澳大利亚:北领地的魅力(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14日 09:39 外滩画报
澳大利亚:北领地的魅力(组图)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北领地的魅力(组图)
水天之间的原始世界
澳大利亚:北领地的魅力(组图)
原始世界
澳大利亚:北领地的魅力(组图)
澳大利亚的魅力
热情友好的土著人热情友好的土著人

  一座雅致的度假小屋和一个偏僻荒凉的营地在这个岛屿的北部,它们为人们提供了贴近澳大利亚大自然的机会,展现在旅行者眼前的,将是一次原始而独特的经历,也是一段迷人的旅程。

  澳大利亚

  如果按照当地年历来计算,现在正值6个季节中的Gurrung(即9月),也是旱季的第二阶段。顷刻间周围会聚集起大群苍蝇,加上难以忍受的潮湿酷热,这儿的环境会把最能吃苦的牛仔也逼疯。紧接而来的是暴风雨季,12月的天空会变得烦躁和暴怒。达尔文市仍对1974年圣诞节横扫而过的特雷西飓风记忆犹新。而较南面的地方,作为北领地的门户,小城凯瑟琳则倾向于忘却发生在1978年的千年大洪灾——那场洪水让凯瑟琳的高架道路上爬满了鳄鱼。

  但眼下,从东南部吹来的风干燥而温暖,十分舒适。北领地每年会迎来 40 万旅游者,为了满足越来越多的游客,达尔文市重新布置了码头防波堤,上面林立着酒吧和餐厅。人们能够在这里一边享用美味的海鲜,一边无拘无束地欣赏下方鳄鱼的“芭蕾舞”。因为有水母的存在——这种微小且致命的水母在每年10月至5月间迅速大量繁殖,北领地的水域人迹罕至。不过没关系,我们来这儿也不是为了泡海水浴。

  水天之间的原始世界

  一部塞斯纳飞机把我们载到距离达尔文市30分钟的Swim Creek Station的红土跑道上,这儿也是澳大利亚北领地最北端——大北角(Top End)最大的畜牧场之一。19世纪末,当羊群已经在南部土著人的土地上吃草的时候,移民们则骑着单峰驼穿越沙漠,来到澳大利亚内陆地区。在那儿,从亚洲引入达尔文的水牛正等待着他们的到来。这些移民者的目标是:定居北部海岸并暂时斩断移居法国的愿望。

  这里才是更加现实的居住地。距玛丽河的河口不远处,澳大利亚人Charles Carlow在一小块开发地上建立了一座度假村,成为该地区第一个值得标注的地点。度假村里有9顶搭建在木桩上的梯形帐篷,一块隐形的金属蚊帐保护着住客免受昆虫的困扰,又不妨碍它们欣赏大草原一望无际的景色。水天之间是黑背钟鹊的世界,这种半蹼鸟类被这里的原住民称为“bamurru”,这个名字来源于附近地名——Bamurru平原。露兜树以超现实主义的姿态伸展着。白蚁冢和蚂蚁巢犹如小人国中的大教堂一般竖立在桉树下,为这幅奇特的画面添上了尽善尽美的一笔。

  拂晓时分,我们登上度假屋的气垫船。伴随着一群肥胖且饶舌的鸟儿展翅高飞,我们疾行在水面上,头戴安全帽,前往“白千层”的王国——这种树皮像白纸一般的树喜欢生长在水中。太阳升起,睡莲打开了它的花冠,长脚雉鸻像杂技员一般表演着平衡技巧。在难得一见的浅滩上,赤颈鸭向我们打招呼。一只军舰鸟在它栖息的树枝上窥伺着。我们看见了远处的大喙巨鹳、白鹳、美洲蛇鹈、普通鸬鹚和其他许多美丽的飞禽……这样的生态系统早在1500年前就出现在澳洲大陆,当时,咸水经过了一次极端气候变化后被淡水替代。

  卡卡杜国家公园的壁画

  在这里,人类见证了大自然的演化。从Bamurru平原起飞20分钟后,我们来到卡卡杜国家公园——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占地19800平方公里。在位于北领地的悬崖边缘地带,蕴藏着不可估量的原住民壁画,数量大约超过5000幅。它们中的一些已经度过了2万年的漫长岁月。科学家认为这些擅长绘画的原住民,其祖先可能在距今5万年前的冰河世纪就已经生活在这里。卡卡杜国家公园最引人入胜的不是这些壁画的年龄,也不是壁画中用粗线条描绘出的宇宙起源说,而是原住民流传下来的生活方式。它们至今几乎未曾改变,也使卡卡杜成为人文艺术及精神的大熔炉。正因为如此,23000年来始终过客不断的Malangangerr考古站点,在1970年代被发掘时曾引起轰动。

  “原住民因为某些复杂的信仰原因,对这片土地有着下意识的依恋情感。他们曾在这里过着游牧者的生活,与当地的自然环境密不可分。而他们对绘画的执着使他们过上了一种‘视觉生活’,不需要对未来有任何展望。”以上话语出自一个法国人之口,他是Francois Giner,一个捉摸不透、疯狂的人。但对于一小部分人来说,他是忠诚的朋友,是 Balang 族人亲密的兄弟。

  对于原住民来说,Balang 族人不是纯正的土著后裔,而是混血儿。在神秘联系的传统文化中,梦创时期即澳大利亚土著人的创世纪,当时被歌颂的戒律得到确立并保证了几千年来原住民的社会凝聚力,并避免争端。

  Francois Giner 的故事开始于 1988 年,当他在自己的冒险之旅中来到阿纳姆地的Weemol村庄,发现这个距离凯瑟琳300公里的地方生活着Ngkalabon部落。自从与部落中的 Georges Balang 及其妻子 Maggy 相遇后,Francois Giner 便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情,这促使他在 1992 年开设了Bedeidei营地。外国游客在营地中能够亲身体验土著人的生活。人们乘坐营地的Oka车一路颠簸来到这里时已疲惫不堪,但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却对部落中的妇女和儿童恋恋不舍,因为正是这些热情友好的土著人,每天带领他们去发现这个充满惊奇的原始世界。

  澳大利亚旅游资讯

  大北角住宿

  双人帐篷每人 2197 欧元起,Safari 套房两夜套餐中包括一日三餐、某些游乐项目(如坐气垫车在沙漠中旅行)以及乘坐小型飞机在达尔文之间往返的机票(单程 35 分钟)。该酒店拥有餐厅、酒吧、沙龙图书馆和露天咖啡座,这个咖啡座能为游人带来一片绿荫,酒店还有一个位于灌木掩映之中的小泳池。不过这家度假村从每年 11 月至次年1月间关门歇业,而且那里无法接待8岁以下的儿童。

  Bodeidei Camp 度假村

  双人帐篷3晚,每人1846 欧元起,提供一日三餐,还包含乘坐四驱越野车前往凯瑟琳的费用。要从 Stuart 高速公路前往矿业城市纽兰拜,必须驱车行驶 310 公里,其中 200 公里将在一条修建于 1970年代的小路上度过。而要前往东海岸,还需再走 800 公里。这个位于荒僻之地的度假村非常舒适,凉爽的大厅里有一家地道的法国餐厅,在那里当地最棒的民乐演奏家 David Blanasi 将用迪吉里杜管给你留下美好的回忆。度假村里还有土著人的壁画,而位处河畔的地理位置可以使游人方便地下水游泳。当地社区的活动还会给住客带来很多助兴节目:例如,步行前往澳洲肺鱼的主要渔区 Kliklima 瀑布,徒步前往 Kotpela 悬崖——在那里游客可以见到许多闻所未闻的壁画。

  澳大利亚必访去处

  原住民精致艺术馆(Aboriginal Fine Art Gallery)位于达尔文市 Mitchell & Knuckey 路的拐角处。在这里,人们会花些时间请你欣赏迪吉里杜管艺术并向你介绍演奏该乐器的艺术家,事实上,这种令人着迷的乐器诞生于阿纳姆地(Arnhem Land)。同样,在这里你还能领略到当地原住民画作的神髓。

  倾情一刻

  在卡卡杜国家公园,有三个可以对公众开放的壁画遗址,其中包括位于东阿利盖特河附近的 Ubir 遗址,它能向游客提供一个 360 度的全景视角,以观察这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文化遗产的国家公园。

  美中不足

  当地土著居民长期受到压抑,关于这一点,Francois Giner 曾在他的作品里进行了完美的阐述。另外还有个小瑕疵:当大北角迎来最佳季节的时候,澳洲南方的好天气却一去不复返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