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切尔诺贝利核污染区 “鬼城”变动物天堂(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18日 10:51 新京报
探切尔诺贝利核污染区 “鬼城”变动物天堂(图)
乌克兰Tulgovichi村,一名老妇推着装食物的小推车。这里距切尔诺贝利核电站30公里,几乎被废弃。
探切尔诺贝利核污染区 “鬼城”变动物天堂(图)
2月24日,一只警犬站在切尔诺贝利无人区边界上。
探切尔诺贝利核污染区 “鬼城”变动物天堂(图)
4月7日,福岛,一幅画像被扔在泥地里,这里距核电站20公里。
探切尔诺贝利核污染区 “鬼城”变动物天堂(图)
3月27日,日本,一个座钟和树倒向被海水淹没的街道。

  4月26日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25周年纪念日。这个悲惨的时刻,人们从未忘怀。如今,因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切尔诺贝利的这个纪念日仿佛更加沉重。此刻,让我们轻轻问一句:25年后,切尔诺贝利,怎样了?

  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于乌克兰的前苏联第一座核电站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4号机组发生爆炸,8吨多强辐射物质混合着炙热的石墨残片和核燃料碎片喷涌而出。

  尘埃随风飘散,致使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许多地区遭到核辐射的污染。方圆30公里内的人随后被政府疏散,至今成为无人区。事故直接和间接的受害者达到900万人。

  根据英国媒体最近的统计,切尔诺贝利核爆炸共释放出4种主要的放射性物质碘131、铯-137、锶-90和钚-239。其中碘131的半衰期很短,造成的影响早已经消退,但铯-137和锶-90的半衰期长达30年,钚-239的半衰期更是长达24000年。

  这意味着,即使过去了25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废弃地依然并不安全,特别是靠近爆炸后被“封堆”的4号机组,放射性物质的浓度要比其他地区高很多。

  25年后的今天,那里依然是一片禁区,不能长期逗留,不过已经可以短暂停留了。近几年,乌克兰旅行社甚至开辟了“切尔诺贝利”一日游的旅游线路。无论是导游还是游客,都要做好足够的安全措施,携带辐射探测器,并且不能过度靠近4号机组。

  在距离切尔诺贝利核电站50多公里的地方,辐射值已经微乎其微,几乎不会对人体带来伤害。在这里,常有前来考察的科学家、追思故地的老年人“出没”,来自英国的摄影发烧友米歇尔·威廉姆斯就是其中之一。

  “鬼城”变身动物天堂

  普里皮亚季镇是外来人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探访时的必去之地。这里曾是一个繁华的小镇,可是由于距离核电站只有2公里,当地居民受到的核辐射最为严重,整个城镇废弃至今。

  小镇25年没有固定居民了,整个地区成了活生生的核事故博物馆。以前曾错落有致的楼堂馆所,如今被掩盖在一片树林的深处。并不是小镇建在了丛林中,而是荒废25年后,小镇各处的道路上和楼房空隙间都长出了参天大树。

  米歇尔坐在旅游大巴上,从车窗外睁大眼睛向外看。在一片藤木的缝隙中,在鸟雀孤独的歌唱里,她能看到小镇的建筑因核爆炸的伤害和侵蚀而显得破败和荒芜。虽然4月的阳光很温柔,但照在毫无人烟的小镇街路上,却显得格外刺眼。

  米歇尔回忆说,从这里能看到25年前人们疏散时的紧张和仓促。“街上有废弃的汽车、衣物、箱子,很多家的门都敞开着,里面黑洞洞的,看不清有什么,但仿佛死神就在里面一样,显得有些阴森。”

  经过当局允许,米歇尔进入了当地的一些废弃建筑内拍照。让她印象最深的是当地的一所小学,宁静得让人不安,教室的课桌里甚至还放着学生的课本,黑板上还有老师工整的字迹。

  在走廊里,米歇尔发现了一只鞋,她拍了下来,这张照片被她视为此行中最有价值的照片之一。“只有一只鞋,它肯定是20多年前匆忙撤离时掉落的。”

  米歇尔还在小镇附近看到很多动物活动的足迹。

  她很好奇,为何核辐射区域动物没有受到影响。同行的科学家则解释说,动物当然会受到很多辐射,不过由于动物没有自觉能力,当人们撤退之后,方圆30公里内几乎没有人类的活动,所以一批又一批的动物在这里繁衍生息,自然就成了它们天堂。

  英国媒体称,当地曾发现很多变异的物种,相信与核辐射有关。但25年过去了,辐射严重的动物早已死去。不过当局警告,不能轻易接触或者喂养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周边的动物,因为它们的身上或多或少还有些“潜在的问题”。

  故土难离返回核辐射区

  切尔诺贝利除了给乌克兰当地带来严重影响之外,白俄罗斯的很多地方也是核爆炸受影响的重灾区。

  在距离切尔诺贝利核电站100多公里的白俄罗斯霍伊尼基市,只有1万多人居住,前苏联曾经将这里划为“准撤离区”。一旦事故恶化,这里的居民也要迁徙。

  25年后过去了,城里的居民来来往往,似乎忘了25年前的提醒。

  英国媒体称,这里的农田长势良好,当地人的蔬菜和瓜果自给自足,没有检测出带有辐射物质。最近20多年,当地医院也没有检查出有患者患有核放射疾病。

  霍伊尼基市民的心态十分平和。他们认为,爆炸发生后,当地几乎没有进行工业化建设,因此这里的环境恢复了天然的风貌。和当地人谈到这件事的时候,他们通常都会说:“大自然的自愈能力其实很强,只要人们别总去打扰它就行。”

  和霍伊尼基市居民安稳的生活相比,乌克兰和俄罗斯一些小镇居民是先撤离疏散,但几年后又迁移回来。

  由于发生严重核爆炸事故之后仅5年,苏联就发生了解体,很多保障措施和以前相比也打了折扣,这让已经撤离到其他地区的切尔诺贝利附近的居民开始怀念起自己的家乡来。一些人明知核辐射危险没有完全解除,但宁可冒核污染风险,也还是选择回家生活。

  在30公里的撤离区内,偶尔会看到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落点缀在有禁区标志的道路两旁。傍晚的夕阳下,袅袅炊烟升起,仿佛这里没有发生过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在这里生活的主要是一些老人,他们说,对所谓的辐射习以为常,只想今后能生活的安稳些。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