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郊外的红色记忆:踏访中共六大遗址(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28日 11:17 新民网
莫斯科郊外的红色记忆:踏访中共六大遗址(图)
踏访中共六大遗址

  作者:张光政

  核心提示: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中,六大是惟一一次在国外召开的全国代表大会。岁月无痕,却并未抹去莫斯科郊外那幢老式建筑中留下的珍贵记忆。中共六大遗址今安在?当年中国共产党的重要会议为什么要在境外举行?带着这些疑问,我从莫斯科市区出发,向南驱车20多公里,来到莫斯科郊外纳罗福明斯克区五一村。

  历经沧桑的“银色别墅”,形色日衰,却仍珍藏着久远的红色记忆

  距村口大约100米处,矗立着一幢老式建筑“银色别墅”(见题图,张光政摄)。这是一幢三层楼房,建于1827年,是俄罗斯沙皇时代大贵族穆辛 普希金的一座乡间别墅,因其白墙在阳光下耀眼夺目而得名。据当地人回忆,当年“银色别墅”面向公路,楼后是花园,花园过去是小山,山上长满树木,山后溪水清澈,一片美景尽在眼中。历经岁月的剥蚀,如今这幢别墅已面目全非,墙面斑驳,铁皮屋顶被掀开,还有一块铁皮从屋檐上耷拉下来。最上面一层还有过火的痕迹。而这里就是当年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旧址。

  “你们是来投资的吗?要在这里建博物馆?”几个俄罗斯男孩儿好奇地围上来问。我问他们是否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件?一个男孩儿回答:“听我爷爷讲,很多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跟中国有关的一件大事。”

  一位过路的中年人插话说,在沙俄时代,这里是一座贵族庄园,如今是一处历史遗迹。当地政府已提出要求,对这座建筑只准复原,不得拆除和改建。在路边正和几个村民喝啤酒的男子亚历山大主动过来跟我打招呼。他说,两年前,他全家就住在这幢楼房里,可是,突然有一天,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爬上楼顶,在上面浇了汽油点燃大火后逃之夭夭。火灾发生后,亚历山大全家和其他住户只好从这幢楼中迁出,有人投靠了亲友,有人在别处买了房子,实在没辙的就住在当地政府提供的临时安置房里。

  走进“银色别墅”,沿着布满尘埃的楼梯往上走,很难想象这里曾经发生过与中国革命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相关的重大事件。但是,只要查阅史料,那远去的历史便一幕幕呈现在眼前。

  会址选择苏联,是环境所迫,更是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关系发展的必然产物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开始走上了独立领导中国革命的道路,迫切需要召开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以统一思想,明确中国革命的性质、对象、动力、前途等重大问题。而中共六大之所以选择在境外举行,直接原因是处于革命低潮的中国共产党人面临着险恶的环境,蒋介石对共产党人采取的“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的血腥政策,使党很难找到一个安全的开会地点。就在这时,中央得知,赤色职工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共产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和少共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1928年春夏将在莫斯科举行,考虑到届时中共也将派代表团出席这几个会议,遂将中共六大会址定在了莫斯科。

  六大会址选择莫斯科的深层原因,在于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的必然联系。中国共产党当时是共产国际下属的一个支部,共产国际与中共的关系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大革命失败后,中共党内对失败的原因存在分歧,对于共产国际的领导也存在着不同意见。在此时刻,年轻的中国共产党人还不可能独立解决这些问题,并统一全党思想,于是寄希望于共产国际的指导机关。而共产国际和联共(布)也认为,在莫斯科召开中共六大,便于共产国际充分发挥顾问作用。

  事实上,中共六大确实得到了共产国际和联共(布)领导人及时和直接的指导。斯大林和布哈林都是中共六大主席团成员。斯大林在大会开幕前,会见了出席六大的瞿秋白、向忠发、周恩来、李立三等中国党的主要负责同志,发表了重要讲话,对六大路线的确定提出指导意见,并始终关心着大会进程。

  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莫斯科郊外五一村的“银色别墅”二层会客厅秘密召开。这个客厅很大,当年装饰华丽,能容纳七八十人。据知情人士介绍,参加会议的瞿秋白、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和大会代表就住在二层的其他房间,三层也是宿舍,一层则是厨房和用餐的地方。共产国际派来的代表布哈林,有时在邻近的一座别墅过夜,有时当天即返莫斯科。

  出席中共六大会议的代表共有142人,其中有选举权的代表84人。会上,瞿秋白代表中共中央作政治报告,周恩来作组织报告与军事报告,李立三作农民问题报告,向忠发作职工运动报告。此外,共产国际书记处书记布哈林以《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的任务》为题,作了长达9个小时的报告。

  因为有布哈林等共产国际领导人出席,大会文件也需要中俄两种文本,所以一批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的中国留学生和一些曾在中大东方研究会工作过的苏联同志参与了大会翻译工作。

  尽管六大有其历史局限性,但是在特定条件下召开的这次会议,由于对有关中国革命的一系列存在严重争论的根本问题作出了基本正确的回答,对统一全党思想、推动中国革命起到了积极作用。

  经过80多年雪雨风霜的洗礼,今天的“银色别墅”已损毁得非常严重,破败不堪、岌岌可危。令人欣慰的是,今年3月,中国驻俄罗斯大使与俄联邦文化遗产保护署署长在对两国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合作进行深入商讨时,对莫斯科郊外中共六大会址的保护给予了特别关注。我们期待这一红色遗址能够重新焕发昔日风采,让后人常能来这里重温历史,感受中国共产党人百折不挠、愈挫愈奋、顽强不息的信念和勇气。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