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会所门”澄而不清 宫廷文化公司身世待揭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17日 09:43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尚希 吴丰恒 李刚发自北京

  “失窃门”和“错字门”尚未平息,故宫“会所门”持续升温。

  昨日(5月16日),曾首先曝光建福宫“会所”入会协议的网友“不要脸爱面子”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陆续披露重要信息称,“曾被传为建福宫会所投资者的中国动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陈义红只是股东之一”。与此同时,该网友更是在其微博上连续发布了十余张“紫禁城建福宫开幕典礼”的照片。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浮出水面,故宫方面在继5月13日的公开辟谣后,昨日下午再次发表声明: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已彻底停止了这种不当行为,截至目前,尚未有任何协议正式签署,也未为任何人办理过入会手续。

  然而上述澄清仍没有明确说明故宫宫廷文化公司的真实身份,其出资人是谁?与博物院是什么关系?

  被疑为“走账”而设文化公司

  究竟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这其中充当了怎样的角色?

  5月11日,央视主持人芮成钢在新浪微博上爆料:“听说故宫的建德(福)宫已被某知名企业和故宫管理方改成一个为全球所谓顶级富豪们独享的私人会所,500席会籍面向全球限量发售。”

  昨日(5月16日),故宫博物院再次发表辟谣声明。在一篇“关于建福宫花园的有关说明”的博客中称,受院里委托承担花园接待服务工作的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更多地考虑了企业服务支出的补偿,在未经院里审批的情况下,擅作主张,扩大服务对象、发放所谓入会协议书。目前已彻底停止这种不当行为,进行全面整改。截至目前,尚未有任何协议书正式签署,也未为任何人办理过入会手续。

  但网友的质疑并没有随着故宫博物院的回应而停下来。知名网络评论人“五岳散人”就在其微博上表示:这里的破绽更大了,故宫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宫苑日常维护都应该是自身直接管辖的队伍,而不可能是另外注册的文化公司。这是为经营、走账设置的。

  深喉发帖还原会所现场

  就在一些参与者纷纷删除与建福宫会所有关的微博及照片的同时,昨日,上述爆料网友“不要脸爱面子”在其微博上连续发布了十张照片,“还原”建福宫开业当天的情形。

  照片中,紫禁城墙下,“御林军”恭候两侧,古典屏风模样的广告牌赫然写着“紫禁城建福宫开业典礼”。而用餐区域则是中西合璧,“江南织局内造”的织物挂于墙壁两侧,西式餐桌彰显奢华气派。

  究竟何人才能享受这等奢华?该网友称,“此事(开幕式)的参加者大部分是长江商学院的顶级学员,组织者是该学院某知名负责人的夫人,长江商学院是华人首富创立的,集聚了当今中国的顶级富豪。”

  而据香港《文汇报》北京新闻中心执行总编辑彭凯雷在微博上回应称,参加4月23日建福宫开幕式的来宾中“包括了沈南鹏、王中军、梁信军、苏芒等知名人士,会后均接到了建福宫方面的入会邀请”。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向多位被提及的人士进行求证,而在采访中,王中军、梁信军等多位人士均表示“不作回应”。相比一部分人的沉默,却也有人站了出来。昨日,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便发布微博称:“建福宫的开张招待会我也参加了……这次去建福宫发现故宫西北片还有大片废墟不曾整理和保护,国家对这里的投资明显不足,大家热衷于新建,对历史保护重视不够!”

  2005年,由香港文物保护基金会捐资的建福宫花园复建工程竣工,而捐款1400万美元修复建福宫的正是中国香港恒隆集团主席,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创办人兼会长陈启宗。

  芮成钢在其微博上称,听说建福宫会所的入会费是100万人民币,500个会员就是5亿,这个钱够修5个建福宫的。当年陈启宗捐款1400万美元修复建福宫,完工后移交故宫管理部门。他肯定没想到,有一天故宫会用这种方式回馈他的好意。故宫属于每一个中国人。

  对此,记者致电香港恒隆集团,其公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内部也正在沟通,争取在当天给予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尚未得到有关回应。

  宫门紧闭 相关单位不回应

  昨日(5月1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调查后发现,位于故宫西北部的建福宫,目前仍处于封闭状态,游人唯一能够到达建福宫的通道大门紧锁,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通道内杂草长得很高。紧邻建福宫的长春宫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西边的建福宫还在大修过程中,透过宫墙,记者可以看到,建福宫后边的惠风亭仍处于施工状态。

  随后,记者来到故宫管理部门故宫博物院,而在这里,当记者向在场的工作人员询问有关建福宫的管理部门及有关情况等问题时,基本都得到“不知道”或是“不清楚”的回答。现场采访无果,记者相继拨通故宫博物院的办公室电话,其工作人员表示,相关问题只有公共关系科可以解答,但当记者拨通该科室的电话后,却久久无人接听。

  针对建福宫建成私人会所,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马自树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建福宫成为私人会所,有企业在那里举办宴会,则严重违反 《文物保护管理条例》。“博物馆是公共教育机构,该为公众服务而决不能为私人服务。若果真如此,这与全世界的博物馆职业道德相违背,我想故宫应该不至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做这种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后就此事致电中国国家文物局,新闻宣传处的工作人员称,现阶段一律不接受有关“故宫建福宫”的采访,而问及原因,该工作人员则表示其“只是执行部门,没有原因”。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