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化的欧洲贵族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25日 09:32 华夏时报

  本报记者 张颍 北京报道

  4月29日,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平民少女凯特·米德尔顿与英国威廉王子用一场世纪婚礼演出了一幕真实的童话,这场全球瞩目的婚礼,让“皇室”、“贵族”这两个词汇再次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实际上,在法国、意大利、比利时、奥地利……这些仍保留着皇室与贵族的国度里,绝大多数贵族和皇室成员们早已远离英国皇室和西班牙皇室那样的风光与荣耀,在现实面前,他们的选择只有两种:改变,抑或消失。本报特别专访从事欧洲贵族服务的专家UNICIVIL欧洲联合文化集团执行董事Maggie Gu,为您揭秘欧洲皇室与贵族们的真实生活。

  《华夏时报》:现在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贵族的情况是什么样的,还有几大旺族?他们现在如何挑选结婚对象?依靠什么生活?

  Maggie:根据我掌握的一份贵族图谱,可以看到欧洲现在还有几大贵族。靠女王这支越近,越受到关注,比如哥达王朝和温莎王朝等,但他们的生活已经和普通人的区别不大,只是还保持着爵位和阶级荣耀,结婚对象的挑选也不会受到特别限制。靠女王近的几支,爵位高的,决定结婚之前还需要会被要求象征性地征求皇室的同意,其它的皇室成员已经不受到任何限制,大多数皇室成员都是与平民结婚,只是这些“平民”的家庭在婚前多数都已经有一定社会和经济地位。

  现在皇室和贵族们与平民的生活已经非常接近,以英国为例,贵族们在英格兰和苏格兰拥有宽阔的私人领地,现在他们的后裔却开始将祖辈用于狩猎的森林变成面向公众售票的野外游乐场。比如贝德佛公爵就在自己的森林里建了“月亮公园”,巴斯侯爵也有一个对公众开放的野生动物园,理查蒙公爵甚至带头在著名的古德伍德皇家赛马会附近建造了一个赛车场。就连英国王室也以出租汉普顿宫空房间的方式来弥补亏空。

  在意大利,罗马和托斯卡纳地区的贵族也在保护祖业和做生意之间找到了平衡点,比如马西莫王子、弗雷斯科巴尔蒂侯爵、德拉家族的伯爵们,都会把原来只供家族享用的葡萄酒送往昂贵的酒廊出售,这种贵族庄园出产的具有神秘色彩的葡萄酒很容易令其他品牌的酒黯然失色。

  《华夏时报》:目前皇室每年还会将贵族爵位授予平民,这些人是如何挑选的?受封的贵族与世袭贵族有什么区别?这件事会被商业运作吗?

  Maggie:现在很多欧洲国家,王室越来越频繁地为政要、名流授勋,授勋最多的是巨贾、官员和明星,比如歌手约翰·埃尔顿,007的两代扮演者肖恩·康纳利、罗杰·摩尔等,这次来参加婚礼的贝克汉姆就被授勋为爵士。

  仍以英国为例,按照传统,女王(或国王)可以根据内阁首相的提议,将某种贵族爵位授予某人,但受封的人数是有限的,每年大约在20名以内。贵族爵位(peerages)分为公爵(Duke)、侯爵(Marquis或Marquess)、伯爵(Earl)、子爵(Viscount)和男爵(Baron)5个等级。原来贵族爵位都是世袭的,而且只能有一个继承人。长子是法定继承人。只有在贵族没有儿子的情况下,其爵位才能由首先达到继承年龄的直系后代来继承。自1958年以后,才允许将非继承性的“终身贵族爵位”(Life peerages)授予某一个人。

  现在对平民的受勋通常是荣誉性的,获得爵位的平民不只具有了贵族的身份,在正式的场合和书面表达时对他们的称谓也会发生变化。比如对公爵、公爵夫人(Duchess)会尊称为“Grace”。直接称呼时用“Your Grace”(大人、夫人),间接提及时用“His(Her)Grace”,用在信封或信的开头可尊称为“His Grace the Duck of……”(公爵大人)或“Her Grace the Duchess of……”(公爵夫人)。侯爵、伯爵、子爵和男爵都被称为“Lord”(勋爵),直接称呼时,都可称“Your Lordship”,间接提及时可用“Lord+姓”或“Lord +地名”。信封上或信的开头分别称“My Lord Marquis”或“My Lord”(主要用于伯、子、男爵)。公爵、侯爵、伯爵的长子在他们的父亲没去世之前,即没有继承其父亲爵位之前,也可称之为“Lord”(勋爵),但不是贵族。公爵、侯爵的次子以下的儿子,可以终身称之为“Lord”勋爵);对伯、子、男爵的次子以下的儿子可称“Honorable”(尊敬的),他们也都不是贵族。

  侯爵夫人(Marchioness)、伯爵夫人(Countess)、子爵夫人(Viscountess)、男爵夫人(Baroness)均可称之为:“Lady”(夫人),用“Lady+丈夫的姓或丈夫勋称中的地名”。公爵、侯爵、伯爵的每一个女儿也都可称为“Lady”,即可用“Lady+授予名+姓”。如果她结了婚,就用丈夫的姓代替自己的姓,但仍称为“Lady”(夫人),即使丈夫无爵位,是个普通的“先生”,也可称为“Lady”。如果丈夫有了爵位,那她就要选用相应的誉称。除了贵族爵位以外,还有别的一些誉称,对爵士则尊称为“Sir”(爵士)。具体做法是“Sir+授予名+姓”或“Sir+授予名”,爵士的夫人也可称为“Lady”。

  所以在欧洲如果出席正式场合,你通过人们对一个人的称谓,就可以判断他(她)的地位,但也必须注意千万不能叫错,否则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华夏时报》:现在欧洲的贵族们依靠什么生活,外出工作吗?有什么比较叛逆的贵族?

  Maggie:我认识的一位侯爵,家中有城堡和周围12.5公顷庄园的封地,他本人不出去工作,但会常常在城堡内举行一些商业活动,比如举办研讨会、音乐会、戏剧、承办婚礼等来补贴生活费用。比如在他的城堡办一场婚礼,场地费大概是2500欧元。他的城堡有6个长期租住的房客,他母亲的城堡有十多房客,他的马厩和练马场也对外出租。尽管如此,他偶尔还得卖掉一些土地或城堡里的藏画来维持高昂的开销。因为仅仅是他城堡和封地的养护费用,包括雇人修剪草坪、树木,缴纳地产税、冬季取暖费等,每年就要花费12.5万欧元。在他家里,你已经完全体会不到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贵族生活,甚至连一个佣人都没有,请来修剪草木的园丁都是临时按小时付费的。他虽然有马厩,但养的马都是别人的,是用来增加个人收入的生意。而且他的城堡还在周末举办有偿参观,而且不接散客只接团体,因为散客的门票收入不足以支付导游的报酬。

  欧洲的贵族中一直都有“叛逆分子”,他们虽然是世袭的“蓝血”,但却对自己的身份不屑一顾,一心想过平民的生活。比如欧洲名模Ines,就放弃了使用家族全名Ines de Fressange的权利,只保留了“Ines”作为自己的名字,她的照片出现在《ELLE》杂志后,立刻风靡整个巴黎,Kenzo、Lacroix等品牌都与她高薪签约,Chanel后来也与她合作,她人生的巅峰,就是不以贵族身份,而是以超级名模的身份,成为法国的国家形象代言人。

  就算是现在的英国女王,也是个生活简单和作风低调的人,有时候生活得甚至可以说简朴。目前威廉王子也是跟父亲和后母住在一起,只不过单独在王宫有个办公室,有个私人助理,平时他常常会骑摩托外出,和朋友在普通餐馆见面吃饭,与平民无异。

  《华夏时报》:现在欧洲有没有贵族专用的品牌,或因为贵族使用过而因此受到欢迎的品牌?

  Maggie:在英国,特别是伦敦,所有给皇室家族提供商品和服务的商家,都可以冠以“Royal Award”的称号,目前有女王家、查尔斯王子家、菲利普王子家,威廉结婚后,也会有威廉王子家的标徽。为皇室供应商品的商家的墙面上都会有很大的皇室供应商标徽,可以印在名片上,这是一种皇室给予的荣耀,也是一个信誉的保证,这些商家包括,食品、红酒、租车等。但一旦皇室家庭停用这个商家的服务,必须立即移除。

  目前与皇室相关最成功的商业运作应该算卡拉斯王子推出的生态食品“Duchy Originals”,他琢磨透了人们追逐时髦和虚荣的消费心理,将王室成员变成了最大的促销广告。为了尝一口查尔斯王子经常喝的茶,吃几片他酷爱的橙皮或者姜汁小饼干,英国人掏空钱包也在所不惜。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