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和忧郁之城:乔伊斯与萧伯纳的都柏林(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27日 09:52 金羊网-新快报
文学和忧郁之城:乔伊斯与萧伯纳的都柏林(组图)
都柏林

  都柏林因其诞生的众多知名作家,蒙上了文学的光环,吸引了读书爱好者。就在去年,它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文学之城”。

尽管詹姆斯·乔伊斯经常受经济问题的困扰,但是他一直打扮得体。图为乔伊斯与西尔维亚·比奇(左)在莎士比亚书店门口的合影。该书店是比奇于1919年创办的,那时,正在奋笔疾书《尤利西斯》的乔伊斯也是这家书店的座上客。  尽管詹姆斯·乔伊斯经常受经济问题的困扰,但是他一直打扮得体。图为乔伊斯与西尔维亚·比奇(左)在莎士比亚书店门口的合影。该书店是比奇于1919年创办的,那时,正在奋笔疾书《尤利西斯》的乔伊斯也是这家书店的座上客。
萨缪尔·贝克特鹰隼般的目光与他古怪的性格、深居简出的习性一样著名。萨缪尔·贝克特鹰隼般的目光与他古怪的性格、深居简出的习性一样著名。

  萨缪尔·贝克特鹰隼般的目光与他古怪的性格、深居简出的习性一样著名。和他的同胞乔伊斯一样,贝克特也因为对爱尔兰的现状不满,离开了爱尔兰。他移居巴黎,并用法语写作。但他对爱尔兰的影响却没有就此减弱。“今天的爱尔兰作家分为两派,不是乔伊斯派的,就是贝克特派的。乔伊斯总是想方设法把世界填得满满,而贝克特刚好相反,总是给世界留空儿,等人们思考。

  1950年11月2日,萧伯纳在英格兰赫特福德郡的家里去世。随着萧伯纳的离去,往日里庭院的热闹与声音,在这一天也被带走,卓别林曾经兴致冲冲地来到这里寻找他的偶像,却因为羞涩与忐忑,而没有触动门铃。

   虽然出生并成长于都柏林,但萧伯纳的一生都在为革新英国戏剧付出心血。这也是他那一代爱尔兰作家面对的诸多抉择之一:要么留在爱尔兰为民族文学的振兴出一把。

坐在车里的爱蒙·德瓦勒拉轻松地与小朋友打着招呼。坐在车里的爱蒙·德瓦勒拉轻松地与小朋友打着招呼。

  坐在车里的爱蒙·德瓦勒拉轻松地与小朋友打着招呼。这位20世纪爱尔兰标志性的政治人物,创建了新芬党并出任过爱尔兰总统、总理。这一天,他来参加叶芝的移葬。后者于1939年在法国去世,九年后才被移到爱尔兰的故乡斯莱果———叶芝在那里度过了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其实,叶芝生于都柏林的山迪蒙。

这是演员格特鲁德·劳伦斯在萧伯纳的名剧《茶花女》中。这是演员格特鲁德·劳伦斯在萧伯纳的名剧《茶花女》中。

  这是演员格特鲁德·劳伦斯在萧伯纳的名剧《茶花女》中。该剧讲述一个贫穷的卖花女如何在一个语言学家的调教下,成为大家闺秀、并有了爱情的故事。奥黛丽·赫本曾在《窈窕淑女》里演绎过卖花女这个角色。

   在爱尔兰盛产的作家中,也许剧作家是最多的。这也让爱尔兰赢得了“戏剧之邦”的美誉,“戏都”都伯林举办的一年一度的戏剧节水准甚高。

  詹姆斯·乔伊斯(1882-1941),爱尔兰小说家,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代表作《尤利西斯》、《芬尼根守夜人》。

萧伯纳萧伯纳

  萧伯纳(1856-1950),爱尔兰剧作家,1925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代表作《圣女贞德》、《卖花女》。

  萨缪尔·贝克特(1906-1989),爱尔兰评论家和剧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1969年),代表作《等待戈多》。

火车缓缓驶出,两个女人挥手向他们的亲朋好友告别。火车缓缓驶出,两个女人挥手向他们的亲朋好友告别。

  火车缓缓驶出,两个女人挥手向他们的亲朋好友告别。几百年来,这里一直在上演类似的别离故事:19世纪爱尔兰大饥荒时期,人们大量移民美国,在新大陆扎根、生存;而在20世纪初,政治、宗教和生活的压抑让那些颇有抱负的作家,渴望离开。“都柏林人是我在不列颠岛和欧洲大陆遇到过的最没有希望、最无用、最善变的无赖民族!都柏林人把时间都花在酒吧、饭馆或妓院的空谈和聚饮上,却从未因双倍的威士忌和自治权而‘发胖’。”詹姆斯·乔伊斯如是说。后来,乔伊斯离开这座忧郁的城市,游荡在欧洲大陆。晚年的乔伊斯又说:“我何曾离开过都柏林?我死之后,你们会发现我对都柏林的感情早已是刻骨铭心。”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世界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