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的千年哭墙:犹太人心中永远的痛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31日 10:07 中国新闻网

  在千年哭墙前

  哭墙广场戒备森严,内外都有荷枪实弹的以色列军警层层把守。这里对游客自由开放,却禁止穆斯林入内。徘徊在广场里,一抬头就能看见前方矗立着的两座庄严的清真寺;转几个弯,又能遇上基督教圣墓大教堂……这就是为信仰而生的耶路撒冷,也是叫人爱恨交加的耶路撒冷

  文/陈颖

  如果你想给上帝寄封信,哪里会有通往天国的邮局?

  答案就是: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是全球犹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共同向往的圣城,被公认为“离上帝最近的地方”。事实上,世界各地写给上帝的信件一直源源不断地被投递到这里。

  如果说耶路撒冷是“天国的邮局”,那么哭墙就是“天国的阶梯”。因为当地邮局把信件“呈阅”给上帝的方式,通常是层层叠叠塞到哭墙的缝隙里。

  和许多人一样,我千里迢迢奔向耶路撒冷,也想亲手给上帝捎个信。

  穿过耶路撒冷迷宫一般的古城街区,经过重重安检门,眼前一个广场豁然开朗。这就是哭墙广场。

  广场中央一道长栅栏,把哭墙分隔成男女祷告区,游客可自由进出。一般而言游客都会入乡随俗——进去时男性会在门口借顶帽子戴上;离开时面对哭墙后退出去以示尊重。

  哭墙其实不过是50来米长、18来米高的一堵废墙,由600块左右的巨石堆砌而成。墙面斑驳,杂草丛生。

  但这可不是普通的一堵墙,它是犹太人心里永远的痛。

  翻开圣经故事,我们可以触摸到犹太民族的悲情历史:三千年前,大卫以耶路撒冷为都城,建立了统一的古以色列王国。随后,大卫的儿子——所罗门王开创了历史上的鼎盛时代,这个犹太盛世的标志即为耗费七年打造的圣殿(史称第一圣殿)。据说这座为供奉摩西十诫和约柜而建的殿堂宏伟壮丽,曾被誉为“上帝的居所”。可惜好景不长。公元前586年,耶路撒冷被巴比伦人攻占,第一圣殿被付之一炬。之后,圣殿被重建,但很快又被罗马人夷为平地,仅存西边的一段护墙(因此哭墙原名西墙)。罗马帝国统治时期,绝大多数犹太人逃离耶路撒冷,由此展开了两千年大流散的血泪史。

  1967年一场“六日战争”,以色列从约旦手里夺回耶路撒冷,阔别近两千年的哭墙由此重回犹太人的怀抱。

  收复哭墙后,以色列政府并没有大兴土木重建圣殿,只是拆除了一部分破败街区,为哭墙开拓了一片宽阔的广场。

  千百年来,只要获得重归故里的机会,犹太人都会找到这段护墙,在这面象征信仰和苦难的石墙前深情祈祷,哭诉流亡之苦,“哭墙”由此得名。

  据说,2002年7月,哭墙真的“哭”了——墙面上出现了异常的一道道水渍,连续几天既不扩散也不消失。这是哭墙之泪吗?在犹太教传说中,哭墙流泪可是犹太救世主“弥塞亚”降临的预兆!为此以色列文物局专门组织调查,结论是:纯属自然现象,水渍是因为石缝中的植物腐烂造成的。

  除了安息日外,哭墙广场白天黑夜总是人潮如织。来来往往的犹太男子大多头戴一顶名叫“卡巴”的小盖帽,圆形,有蓝、白、花多种颜色。他们笃信上帝就在哭墙上方,用“卡巴”遮住头顶中央,是对上帝表示敬畏。

  这些犹太男子中,有一些人装束奇特,像“套中人”的模样:清一色穿黑外套,戴黑礼帽,留大胡子,耳边晃动着两条卷曲的小辫子。他们是犹太教正统派。据说,正统犹太教徒是吃“皇粮”终老的,身份类似政府公务员,但他们不干别的工作,只管研究经文。

  哭墙前的众生相是最令我难忘的。前来祈祷的犹太人络绎不绝,几乎人手一本犹太经典《妥拉》(Torah,即《圣经》的前五卷书), 面对哭墙个个千言万语,一往情深。他们当中有的面壁而立念念有词;有的长跪在地默默哀思;有的正把纸条塞进墙缝;有的干脆搬张椅子正襟危坐,整天沉浸在与上帝的对话中不舍离去……

  哭墙前也是孩子们的世界。一个个懵懂的小孩被领到这里,在父母的示范下,张开稚嫩的小嘴,学着亲吻哭墙和经书。

  成人礼也在哭墙前举行。据说每周一和周四是在哭墙广场举行成人礼的时间。按照犹太人的习俗,女孩年满12岁,男孩13岁,就要举行成人礼,庆祝孩子长大成人,开始新的人生道路。不过,只有男孩才有幸在哭墙广场举行成人礼,与神分享成长的喜悦。

  我们去时正好赶上一场成人礼的举行。遗憾的是无法进入男性祷告区,只能趴在栅栏上观望。小主角是一个13岁的英俊少年,一头卷曲的短发,脸上时不时浮现羞涩的笑容。他穿成大人样,身披亚麻布的“祈祷披肩”,手臂和额头上佩戴着黑色小盒子。身边的犹太朋友解释说,这两个黑色小盒子是父亲送给刚成年儿子的礼物,名叫经文护符匣,里面装有袖珍版的经文语录。按照犹太教的说法,佩戴护符匣可以免受魔鬼侵扰,表达对戒律的遵守,以及对上帝的敬意。

  举行仪式时,大人们簇拥着少年来到经文柜前,取出《妥拉》羊皮经卷,交给少年。少年和大人一起大声吟诵,稚气未脱的脸上带着一股认真劲。此举意味着少年已经拥有成人的宗教权利和义务,将传承这个民族的文化和信仰。

  收起经卷后,亲朋好友纷纷上前拥抱少年,欢呼庆祝。随后少年父亲向人群散发糖果,连我也分到了一份喜悦。现场顿时充满了欢声笑语,大家纷纷举起镜头抢拍下这一难忘瞬间。

  哭墙前,成人礼一拨接一拨地举行。这个谜一样的民族历经磨难而打不散、杀不绝,靠的不就是哭墙一般坚实的信仰吗?

  我喜欢和平年代的哭墙。因为这里不再只有哭,还有了笑。据说除成人礼外,广场里也举行浪漫的婚礼和节日庆典。

  但即使在和平年代,哭墙广场也戒备森严,内外都有荷枪实弹的以色列军警层层把守。这里对游客自由开放,却禁止穆斯林入内。徘徊在广场里,一抬头就能看见前方矗立着的两座庄严的清真寺;转几个弯,又能遇上基督教圣墓大教堂⋯⋯这就是为信仰而生的耶路撒冷,也是叫人爱恨交加的耶路撒冷。

  一位犹太人告诉我,耶路撒冷希伯莱语意即“和平之城”。然而这个城市从诞生以来总是和平与战争相伴,神圣与野蛮并存,毁灭与重生交替⋯⋯世间还有什么地方比在耶路撒冷更能让人彻悟和平的真谛?

  临走时,我不由又一次来到哭墙前。站在“天国的阶梯”面前,我在心中呼唤着神灵,尝试把脸贴近塞满“信件”的石墙,侧耳倾听……身边每个人都在忘我地跟他们心中的上帝交谈。在这里,所有的痛苦都可以宣泄,所有的心事都可以放下。 ★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