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凳上的非洲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07日 09:49 中国青年报

  在非洲,板凳不仅仅是日常用品,还传承着独特的非洲文化

  特约撰稿 傅明

  从古玩店到集市,从王宫到普通人家,在非洲几乎所有地区,人们总能看到板凳。除了是日常生活中的必备品,板凳还是非洲传统文化的载体。

  最早的非洲板凳出现在公元前9世纪的西非,即现在的尼日利亚、加纳地区,随后便在整个撒哈拉以南非洲传播开来,从东非的坦桑尼亚、肯尼亚,到西非的多哥、科特迪瓦,都有板凳的影子。而其中,加纳的阿桑蒂人、尼日利亚的伊博人和约鲁巴人、刚果的塔布瓦人尤为喜爱使用板凳。

  非洲的板凳除了用来坐之外,有时还被用作枕头,防止妇女的发式在睡眠中被压坏——这些复杂的发式往往需要花费一整天的时间来制作。

  在加纳,人人都有一只自己特别喜爱的板凳。父亲送给儿子的第一件礼物往往就是板凳,未婚妻最先送给爱人的礼物也是板凳。

  每个人都精心保存属于自己的板凳,每天都用清水冲洗,以保圣洁。在一些祭祀场合,人们甚至将美食和美酒供奉给板凳。人去世后,亲人会把死者生前心爱的凳子用动物的血漆成黑色保存起来,寄托哀思。

  非洲板凳常常是由一块整木雕成的,多为两脚、三脚,最多有五脚,通常在板凳支撑架上雕刻人或动物造型。

  喀麦隆的巴米来科人就将象征智慧的蜘蛛(巴米来科人相信,居住于地下的蜘蛛是连接死者与生者的纽带)、象征速度和勇猛的猎豹雕刻在所有板凳上。部族首领使用的板凳则通常嵌入彩珠装饰。马里的多贡人将凳面视为天、凳底视为地,而凳面与凳底之间的支架则象征大树,连接天地。

  在非洲许多部族文化中,板凳是极私人的物件,被视为灵魂的载体。加纳的阿桑蒂人相信,当板凳不用时要斜靠在墙边,以防路过的灵魂误入其中。

  坐在别人的板凳上被视为禁忌。比如加纳的阿坎人就相信,坐在别人的板凳上会玷污板凳拥有者的灵魂。

  因此,每个人都视自己的板凳为珍宝,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板凳也日益成为拥有者权力和社会地位的象征。在一些部族中,只有部族首领、祭祀、巫医、权贵等人才能拥有自己的板凳。

  东非的斯瓦西里谚语说:“坐上板凳的人应该受到尊重。”意思是说,如果新继位的国王拥有了自己的板凳,即使他年纪再小,也应该被当做国王来对待。而在加纳,部落酋长登基被称为“坐上凳子”,酋长退位则称为“离开凳子”,板凳即王位。

  在尼日利亚地区的约鲁巴,部落首领的板凳平时由白布包裹,并由专人保管。只有在重大仪式上,首领才展示他的精美板凳,以此显示自己的权力。板凳和权力一起在约鲁巴代代相传。

  随着拥有者在部族中地位和权力的不同,板凳的形制也有变化,有的只是一块粗糙的木头,有的却是黄金制成。

  加纳的阿桑蒂地区就以“金板凳”闻名。这个由黄金制成的凳子已保存数百年,它的产生与当地丰富的黄金矿藏有关——阿散蒂金矿以品位高、埋藏浅而出名。

  传说古代加纳阿桑蒂族首领奥塞·图图号召族人团结起来赶走入侵者,获胜后,当全族人聚在一起庆功时,一只被彩色光环环绕的纯金凳子从天而降,正落在图图面前。从此,图图成为阿桑蒂王国的第一位酋长,这只金凳子也被视为至阿桑蒂高无上的王权标志。

  当地人相信,全部阿桑蒂人的灵魂都存在于部族中代代相传的一个纯金制成的板凳中。金板凳只有在特别重大的典礼上才会出现,并且不能沾地,只能安放在豹皮上,任何人不允许坐在金板凳上。新国王继位时,要将金板凳置于高处,国王从其下通过,再将板凳置于低处,国王从其上跨过,此过程中不允许触碰金板凳。

  1896年,阿桑蒂人因为害怕在与异族战争中失去金板凳,不惜放逐自己的国王普兰帕一世,“要板凳不要国王”。1900年,欧洲殖民者曾试图夺取“金板凳”,阿桑蒂人为了保护圣物不惜与要求坐上金板凳的黄金海岸总督胡戈森开战。

  加纳人对板凳喜爱有加,有时甚至将凳子当做国礼送给其他国家。加纳与中国建交后,就曾几次向中国赠送大小不等、装饰不同的凳子。1985年,加纳国家元首罗林斯访华时送给邓小平的礼物就是一只凳子。

  如今,在西非和南非那些曾经拥有许多传统王国的国家,具有特殊意义的板凳还随处可见,一代代传承着独特的非洲文化。但在王国较少的东非地区,板凳在许多国家已经难觅踪迹。

  在肯尼亚,板凳通常只出现在文物市场和针对外国游客的集市上。肯尼亚大学毕业生彼得·奥丘拉斯说,板凳在肯尼亚已经不太常见。“我的关于非洲板凳的知识是从书本上读来的。在肯尼亚人家里,板凳已经很少见,也很少有人说得清板凳所蕴含的文化意义,人们更喜欢漂亮的实木椅子。”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