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莱德:躺在地面呼吸(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07日 09:52 南都周刊
阿德莱德:躺在地面呼吸(组图)
阿德莱德有“教堂之城”之称,城内随处可见漂亮的古教堂。
阿德莱德:躺在地面呼吸(组图)
袋鼠岛上的海狮,这里是澳大利亚的自然环境保护得最好的地区之一。
阿德莱德:躺在地面呼吸(组图)
阿德莱德中央市场免费品尝奶酪和蜂蜜的摊位。
阿德莱德:躺在地面呼吸(组图)
巴罗莎山谷是澳大利亚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地之一。

  这是一个躺在地面呼吸的城市,枕着海浪入睡,凌晨被宁静惊醒。草清一色地往一边倾斜,服从风的方向,如同这里的人和事物,服从自然的规律。

  文/西门不暗 摄影/桑田

  如果不是市中心有几座高楼,阿德莱德就像一个幽静整洁的村庄,大部分房子只有一层,偶尔有两层的房子,导游说,要建两层的房子,需和邻居协商,因为会遮住邻居的阳光和视线。

  阿德莱德这个城市名,来自英国威廉四世王后的名字。阿德莱德是英国殖民者建立的第一个移民城市,当年的建造者威廉·莱特在此建城时,曾引发争议。1839年,威廉·莱特去世,他留下了一段话:“把阿德莱德建在这里的理由,我不指望现在能得到广泛的理解和冷静的评判,我是应该受到赞扬还是谴责,自有子孙后代来作判断。”作为澳大利亚第四大城市,南澳大利亚州的首府,阿德莱德有别于其他城市的是,它是移民城市,并不是囚犯流放地。

  被绿色灌木和金黄色的草覆盖的阿德莱德,托伦斯河横贯城市,空气里带着港口城市惯常的腥味和潮湿。在阿德莱德街头散步,城市规划整洁,步行街随处可见,人群中不乏黄皮肤的中国人,当地110万人口中有接近十万中国人,其中有几万是在阿德莱德留学的中国学生。在免费乘坐的公共汽车里,我们的导游碰到几个留学生,他们平静地打招呼,这个被称为20分钟城市的阿德莱德,在街头相遇,好比在中国的县城里碰头。街头有流浪歌手、三三两两坐在路边刻刺青的年轻姑娘、没有大盖帽的城管和警察,街道上的小贩和游玩的人欢声笑语。

  巴罗莎山谷:闻香识葡萄

  阿德莱德,地中海式气候,盛产薰衣草和葡萄。行走在巴罗莎的山野上,蜜蜂指引着我们前行,紫色的薰衣草笔直茂盛,蜂声嗡嗡,养蜂人不知所终,却传来阵阵幽香——这是生产精油和香水的地方。这田园牧歌的表象里,并不是传统的农业文明,在影影绰绰的树丛里,散落着驰名世界的商业品牌。

  喜好葡萄酒的人,一定会知道奔富(Penfolds)。在奔富农庄里,和调酒师一起体验如何调配出红酒,是不可多得的经历。过程很享受,但结果惨不忍睹,美丽的调酒师挺会安慰人,说每个人调出来的酒都很有个性,言外之意是这样的酒不可能到市场上流通。自制葡萄酒的味道如何,见仁见智,但能将自己调配的酒装入刻有各人英文名字的酒瓶,这瓶酒便成为非常珍贵的纪念品了。

  酒香引领我们前行,抵达Seppeltsfield酒庄时,已近黄昏,天下起了雨,但在我们身旁的地下酒窖里,埋着澳洲最古老的酒,在那些橡木桶里,年代最早的酒可追溯到十九世纪80年代。而那桶比所有人都老的酒,卖什么价钱?酒庄负责人摇摇头说,不卖。还有些专门为特殊历史事件而酿造的酒,比如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结婚纪念日,威廉和哈里王子出生日,这些“纪念酒”,都能让人联想起英澳两国的渊源。

  这是家专门生产甜酒的酒庄,主人邀请我们品尝百年前的酒——1911年装瓶,每人只有一口,确切地说,是几滴,像那时光般浓稠的酒液。要是两岸政府买些这个年份的酒,用来纪念辛亥革命,倒很适合,这些酒放进橡木桶时,北半球的武昌响起了枪炮声。

  晚上入住的路易斯酒店,是一家被巴罗莎葡萄园环绕的小型奢华酒店。晚餐,是六人法式大餐,过程冗长、食物精美但分量有限,在漫长的等餐中,因为传奇自行车手阿姆斯特朗的出现以及身边的神秘女郎,让这顿饭充满了八卦和娱乐。

  袋鼠岛:原始的神秘

  袋鼠岛,被称为没有栅栏的动物园,是澳大利亚第三大岛,相当于台湾面积的1/8,袋鼠岛是个彻底的原始荒原,聚集了袋鼠、考拉、猎海豹、海豚,以及企鹅在此栖息。

  这里的风,像动物保护制度一样有秩序,岛上一边倒的金黄色的草可以佐证,它们倾倒匍匐着,既诗意又有美感。

  在树林里穿行,走路要轻,不能喧哗,以免影响树上的考拉休息。网上流传着大部分考拉是因为老了从树上掉下而死的传闻,导游笑笑说,考拉的数量锐减,是因为流行病的肆虐。袋鼠岛上有几万只考拉,澳大利亚大陆上的考拉因流行病大量死去,袋鼠岛成了澳洲保护考拉最重要的基地。

  坐落在袋鼠岛南面海滨的海狮湾保护公园是岛上最出名的风景名胜,约栖息着500多种海狮,占全球海狮总数的10%。海狮的祖先成功地从早期猎人的捕猎中逃脱出来,这里也成为了它们繁殖的圣地。游人不能靠近这些受保护的珍稀动物,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

  在袋鼠岛上看澳洲小企鹅是有趣的经历,几十号人跟随着导游,在手电筒指引下,如鹌鹑大小的企鹅躲在岩石下,从石头堆砌的小房子里探头探脑,可爱笨拙,不发出声响的人群不会惊扰它们,手电筒的灯光色彩是特意调制的,也不会刺激小企鹅。

  阳光、沙滩、海浪,没有仙人掌,但有个老船长。这是袋鼠岛北部海滩的鸸苗湾。这里的海水比蓝更蓝,晚霞掩映下的天空,有种不真实的通透,停泊的小船随海浪沉浮的浮标,三两孩童在岸边嬉戏,让人有想在此终老的冲动。我们随老船长在海上冲刺,全速前进的冲锋艇卷起两道白浪。有海豚在水面翻腾,在近乎透明的海水里,海豚们结伴相游,又相互嬉戏,人迹稀少的海湾,这里是它们的家园。老船长为接待远方来的客人,换上潜水衣,潜到水里,不到五分钟,先后挖上来两个巴掌大的野生鲍鱼,对于只见过养殖的小鲍鱼的中国客人,真是大开眼界。

  在阿德莱德的旅途中,曾在微博记录路上的所思:这是一个躺在地面呼吸的城市,枕着海浪入睡,凌晨被宁静惊醒。舒缓的田园牧歌,有羊驼隐现于金黄的草丛中。草清一色地往一边倾斜,服从风的方向,如同这里的人和事物,服从自然的规律。黑白相间的鸟儿,在原野上下扑腾,那些同样不知名的人,在乡间小道行走,自由而沉默。

  Travel with the wine

  奔富:澳洲传奇

  奔富集团拥有澳大利亚最著名、最大的酒园,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充满传奇。1844年英国医生克里斯多佛?洛神?奔富 (Dr. Christopher Rawson Penfolds)在澳大利亚南部的阿德莱德创建酒园,成为南澳大利亚葡萄酒发展的先驱。他去世后,妻子玛丽接手管理酒园,奠定了奔富日后成功之路。

  2011年4月至6月,奔富酒庄再次在中国开启品酒体验之旅,与社会各界精英人士分享充满传奇色彩的奔富红酒。本次奔富品酒体验之旅穿越中国六大城市——广州、深圳、上海、杭州、成都和北京,将品牌的百年传奇风范带到中国大陆。

  奔富葡萄酒的丰富芳香和独特口感给客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BIN150玛拉南戈设拉子,这款2008年份的红酒被奔富首席酿酒师彼得嘉高先生评价为:“虽初次亮相,却幸运地继承了2008年份其他高品质葡萄酒的光辉。”BIN150是奔富BIN系列2011年新上市红酒中最值得人们期待的一款。

  罗讷河谷:“品味快乐,不能多等一刻”

  中国市场是罗讷河谷葡萄酒最活跃的市场,自2003年起发展迅猛。2010年,罗讷河谷葡萄酒向中国的出口量增长了85%(数据来源于法国海关)。

  罗讷河谷葡萄酒定位于亲民、接近消费者的法国葡萄酒,并且采用红色作为广告基调:罗讷河谷葡萄酒有85%为红葡萄酒。红色在中国文化中具有强有力的代表性,是幸福和富饶的象征,这让罗讷河谷葡萄酒成为“富有保障的产品”: “罗讷河谷葡萄酒=幸福、快乐之酒”。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