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那点事儿:宫里的水有多深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10日 10:44 新民周刊

    “宫里的水深着,除非故宫自己把无形的大门敞开,否则无人可以窥见真相。”

  首席记者/杨江  特约记者/晏耀斌

  “会所门”

  “本来希望通过微博能促使故宫和知情者们站出来讲真话,但未果。”5月23日,一直在微博上披露故宫建福宫顶级私人会所内幕的“深喉”“不要脸爱面子”无奈地告诉记者。

  从“失窃门”到“错字门”再到“会所门”,故宫博物院深陷舆论漩涡,“我非常不平衡的是他们有什么权利开除北京那个公司的所有员工,为什么他们能这样做,用牺牲员工的利益换来他们更多信息的掩盖,又为什么没有任何部门介入干预?”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愤愤不平。

  在被曝“会所门”后,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开除了约70名员工中的大部分,只保留了一部分保安、清洁人员进行建福宫花园的日常维护,从而将故宫又推向了“开除门”。

  “不要脸爱面子”指责这是“由于我在这里公布内幕信息,建福宫领导认为是其公司内部人所为,宣布开除公司所有员工”。为此,这位“深喉”向建福宫项目员工表示道歉,称其涉及此事是基于良心,没想过追究任何人,更万万没想到最先受到惩罚的是建福宫的员工。

  不过,对于这份道歉声明,不少被开除的建福宫员工并不领情,有人注册了“揭露不要脸爱面子”的账号在微博舆论场上与“不要脸爱面子”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较量,直指建福宫会所事件背后有权力斗争的阴谋。

  建福宫建于1740年,乾隆皇帝留给嘉庆皇帝的大部分收藏都装箱封存在这里,直到末代皇帝溥仪为给自己出宫后的生活留后路,开始以赏赐的名义让弟弟溥杰把宫里的宝贝慢慢带出宫去。上行下效,英文教师庄士敦告诉溥仪,在北京地安门内的烟袋斜街新开了许多古玩铺,一打听,这些古玩铺的老板都是宫里的太监,溥仪感到了事情的严重,命内务府彻查。于是,1923年6月26日夜,建福宫起了大火。据说是惊恐的太监为毁灭罪证所致。这把火烧掉了多少珍宝至今还是一个谜。据说,建福宫内曾存放了上千尊金佛,事后,光一家金店在处理这些灰烬时就拣出了一万七千两金块和金片。

  1999年,香港企业家陈启宗创立的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香港)向故宫博物院捐助400万美元,专用于建福宫花园的复建。一年后复建工程开工,至2005年11月竣工,2006年5月16日,建福宫花园被移交回故宫博物院。自1925年成立至今,故宫博物院对公众开放的面积只有30%左右,复建后的建福宫就在故宫西北角的非开放区域。由于不对外开放,建福宫一直被挡在故宫高高的宫墙内。

  2011年4月23日,故宫建福宫花园,建福宫会所开幕式举行,建福宫神秘的面纱得以揭开。上百人的来宾名单中,根据“不要脸爱面子”等知情人士透露,包括陈义红、沈南鹏、王中军、梁信军、苏芒、虞锋、胡永敏、朱永兴、刘海峰、沈国军等京城各界大腕,还包括建龙钢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伟祥、华泰联合证券有限公司总裁盛希泰、福建七匹狼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少雄等商界人士,而大部分来宾是长江商学院CEO班的毕业成员。

  根据“深喉”披露的当晚活动照片,晚宴的邀请函被特意做成“圣旨”的卷轴样式,金黄色的背面印着黄底红字的“紫禁城建福宫”印章。正面“诏曰”以“建福”承运,“特诏告曰”:在兹辛卯春日,紫禁城建福宫修饰一新,堂皇揭幕!阳春景明,万象更新。名园落成,喜迎佳宾。当此“四美”足具、“二难”并至,务使社会贤达、精英人士,一体与闻。谨此!辛卯年三月二十一日。

  在建福宫敬胜斋主宴会厅中,数条江南织造总局的“手织金缎”被分挂于两侧墙体,印有“紫禁城建福宫”的奏折和纸砚烫红大字摆放在黄缎覆盖的茶几上。主宴会厅旁的延春阁内,置放多件故宫重器,珍贵的屏风宝座亦悉数陈列,其中包括人们所熟知的“清乾隆紫檀嵌玻璃画宝座屏风”。

  贵宾们穿行的道路有“清兵”守护,宫女装扮的礼仪小姐继而将他们引导至签到处,之后欣赏民乐表演,晚餐结束后再鉴赏陈列文物。

  长江商学院CEO班学员、上海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在媒体披露后第一个回应。他在微博中写道:“建福宫的开张招待会我也参加了,3年前我也去过那里参加‘韩熙载夜宴故宫’演出新闻发布会。那时的建福宫还是个破烂的半拉子工程,原香港捐建单位投资并不完整。这次去建福宫发现故宫西北片还有大片废墟不曾整理和保护,国家对这里的投资明显不足,大家热衷于新建,对历史保护重视不够!”

  “会员需要百万入会费,全球招募500席就是5个亿。”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芮成钢在微博中称。

  建福宫会所被披露的入会协议书照片显示,入会需要填写会员及其配偶、子女的自然信息、故宫专属车证申领信息等。该协议书显示,入会需缴纳会费,可以使用建福宫的设施。图片内有“请将支票交北京紫禁城建福宫”的字样。

  除直接招募会员外,建福宫会所还在国内国外高端奢侈品杂志推广,英文高端旅游杂志Elite Traveler一期北京特辑上也有建福宫的宣传信息。在该杂志当期第4页宣传照上,右上角图说“紫禁城私宴·建福宫”。文章描述了杂志为精英人群精挑细选出“中国首都参观最尊贵的VIP体验”,称可以在紫禁城和颐和园享受到极品美食,“你可以在皇宫不对游客和参观者开放的地方享受盛宴,就像一个真正的皇帝或女皇”。

  建福宫还通过各种高端俱乐部吸引会员。一家北京展示成功人士的高端杂志旗下俱乐部推介人员向记者证实,故宫内建福宫私人会所是他们推介的众多会所项目之一。

  对此,故宫在其官方微博中有过两次回应,第一次表明故宫绝不可能在内部建设私人会所。第二次则表明,受院方委托承担花园接待服务工作的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更多地考虑了企业服务支出的补偿,在未经院里审批的情况下,擅作主张,扩大服务对象、发放所谓入会协议书。目前已经彻底停止这种不当行为,进行全面整改。截至目前,尚未有任何协议书正式签署,也未为任何人办理过入会手续。

  此前在“错字门”中表现出的故宫道歉模式再次上演,故宫方面照旧先是矢口否认,否认不了就将责任推给下属部门。“领导不知情”的解释非但未能平息如潮的质疑,反倒让故宫更陷被动,于是,故宫方面干脆傲慢地避而不谈。

  “不要脸爱面子”觉得很失望,在微博中呼吁当晚参加宴会的名流们出来佐证一下,同样未果。

  “不要脸爱面子”不解:解释与认错,要求过分吗?

  建福宫的合资背景

  芮成钢在2007年星巴克咖啡进驻故宫时就率先发出质疑,此次在建福宫变身私人会所一事的披露上更是不遗余力,除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公司外,会所背后还有一企业身影。传闻身价180亿元的中国动向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义红为会所投资人。印证信息有: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总裁盛希泰4月23日17时39分发微博称,正在参加陈义红的会所开幕典礼,并配了一张现场图片,图片显示该会所名为“紫禁城建福宫”。当晚18时18分,盛希泰又在微博中发了一张照片。这张图片4月24日8时16分被《时尚芭莎》官方微博转发,并称之为“昨晚的故宫建福宫会所”。

  对此,中国动向有限公司表示未以任何形式投资或参与近期媒体报道中提及的“故宫建福宫花园私人会所”的经营,与北京故宫宫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也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商业往来。但此回应并未提到是否为陈义红先生本人的投资行为。而一位接近陈义红的人士告诉记者,在2011年年初的一次聚会上,陈义红曾向身边人提及在投资一家高档会所。

  故宫发表的声明表示,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该院下属企业故宫文化服务中心在2005年成立的合资企业,主要经营“故宫御膳房”品牌及其衍生产品。在管理和使用上,故宫博物院明确建福宫按照由故宫博物院直接管理、委托专业公司承办的思路开展活动。

  2005年故宫对原有管理体制进行了变革,将原有的“服务处”改变为“文化服务中心”。文化服务中心仍是原班人马,服务处主任直接变成了服务中心法人代表。“公司”并没有董事会和监事会等一般公司的组成要素。2005年,半事业半企业性质的故宫文化服务中心“闪电般”地与香港益诚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合约,共同成立了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故宫博物院内设处级机构32个,在职职工1400余人,离退休人员600余人。作为文化部直属事业单位,故宫属于财政拨款单位,除维修费用,其行政支出也是全部通过年度预算向财政部申请。故宫每年的门票收入虽然全额上缴国库,但高达上亿元的商业开发收入和院外所属产权房屋出租所得却并不在公众视线之内。因而故宫并不缺钱,但公众不知的是,作为事业单位的故宫博物院却衍生出了枝系庞杂、却也结构清晰的完整商业体系。这个以故宫文化历史资源为核心的商业版图,在悄然间已存在超过20年。

  前文提到的故宫文化服务中心始终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2005年是故宫博物院设立80周年,这一年,故宫博物院开始考虑与一家企业合作。这就是香港益诚投资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开出的合作条件是出资700万元人民币,与故宫博物院开展经营合作。记者获知的资料则显示该公司于2000年6月2日在香港注册成立,为有限责任公司,由张群言任董事长。该公司的设立期限于2005年届满未续。

  与故宫方面合作,香港益诚希望得到的是故宫所拥有的各类资源的经营权。据知情人士回忆,当时香港益诚提出了两个主要的经营方向,一是含有故宫字样、标志的各类专有名称和商标的使用权,二是在故宫内举办活动及其场地的经营权。

  故宫博物院并没有立即应允,而是反复权衡。“当时故宫方面认为第一种也就是商标和专有名称的合作较为保险,所以在双方签订的合同中,只对商标和专有名称的使用进行了约定,而对于场地的经营,在具体工作中再行磋商。”

  于是,故宫博物院同意其下属的全民所有制企业——故宫文化服务中心作为与香港益诚进行合作经营的企业实体,双方于2005年订立了《中外合作经营企业合同》,并注册成立了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根据双方订立的合同约定,公司的合作期限为30年,自经营执照签发之日起计算。该公司由张群言担任董事长,故宫文化服务中心委派董志霜担任董事、副董事长,委派王凤山为董事,与香港益诚方面的欧建明一起,组成故宫宫廷的董事会。此后,由于董志霜、王凤山年届退休,故宫文化服务中心又委任仇凤琴、高建文分别接任副董事长、董事之职务。

  在故宫宫廷公司中,香港益诚拥有65%的股权,故宫文化服务中心则占股35%。该公司总投资额为1000万元人民币,注册资本为700万元人民币,香港益诚负责100%总额为700万元的货币出资,故宫文化服务中心则授予故宫宫廷使用一系列带有故宫、紫禁城标志、名称的商标、专有名称的使用权,但故宫文化服务中心被授权使用的无形资产,则不计入出资。

  “当时被授权给故宫宫廷使用的故宫资源,包括‘紫禁城’和‘故宫紫禁城’的商标使用权、‘故宫紫禁城御膳房’、紫禁城御膳房的冠名权,以及‘紫禁城御膳房专造’、‘紫禁城御膳房监制’等专有名称的特许使用权。”知情人士称。

  建福宫只是冰山一角

  通过控股故宫宫廷公司,“港商”张群言终于敲开了故宫之门。记者了解到,在双方签订的《中外合作企业经营合同》除去对商标权、名称专有权的使用授权以及经营特许进行了约定外,还特别强调,“如甲方(故宫文化服务中心)没有能力协助乙方(香港益诚)及合作公司解决或处理相关问题,故宫博物院有责任出面解决”。

  2007年前后,故宫宫廷公司的业务开始向经营故宫内的场地以及活动延伸。经营的故宫内场地主要包括漱芳斋、午门、建福宫和宁寿宫四处。而在4年之后成为旋涡中心的建福宫,只是诸多“内场经营”的冰山一角而已。

  上述四地因所处位置、地位、条件不同,拥有不同的标价。其中午门的价格最高,4~10月的室外活动收费报价为30万元/小时;建福宫和宁寿宫的收费次之,分别为室内、室外20万元/半天。漱芳斋的室内活动报价,为20万元/半天。

  按照故宫宫廷公司的销售政策,西方重要节日、纪念日在上述四个场地举办活动,将在定价基础上加收30%的费用。当场地支付金额超过100万元时,可以享受9折优惠、50万~100万元的额度为9.5折、50万元以下也可以享受9.8折的优惠。场地使用房在活动前15天需要提交预订,并签订意向合同,预付30%订金。而代理公司每场次则按照10%的场地费收取代理费用。

  2006年10月6日晚,故宫宁寿门广场曾举办了由故宫博物院主办、潍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冠名赞助的“潍柴动力中秋之夜”晚餐会活动,总计参与人数超过150人,持续时间约超过5小时。

  而在2005年9月26日,故宫博物院午门城楼举行了《世纪典藏情归华夏——瑞典藏中国陶瓷展》。此次展览共展出181件(套)文物,展览结束后,18件瑞典收藏中国精美瓷器,由此次展览的主办方之一沃尔沃集团无偿捐赠给故宫博物院永久收藏。在同年10月,沃尔沃集团卡车公司大中国区的客户大会在北京故宫奉先殿举行。

  本次活动的服务商告诉记者,这场活动以“紫禁城的新皇族”为主题,参会人的范围主要是辐射中国内地、香港、台湾,泰国,韩国,马来西亚等国和地区的沃尔沃卡车集团的大客户群体,除故宫奉先殿的议程外,客户大会的行程还涉及泛舟颐和园、故宫宴会、长城试驾、欧式城堡之旅等活动。

  “在活动中,场地方主要负责活动申报,并提供活动期间的交通、电力、消防、安全支持、活动结束后场地的验收以及活动第三方公司的建议。”这位服务商告诉记者。故宫宫廷公司在对外联系活动的过程中,也将上述两场活动作为案例进行了推荐。

  神秘邮件质疑“亏损”

  熟悉故宫宫廷公司运作的供应商告诉记者,在经营收益的分配上,故宫文化服务中心明确公司设立前4年,不参与企业利润分红,全部故宫宫廷的经营收益均归香港益诚所有,用以抵偿香港益诚方面的全额货币出资。“从第四年开始,也就是2009年开始,故宫文化服务中心才开始按照35%的比例从中提取利润分红。”她说。2009年是故宫宫廷公司销售额最高的一年,全年销售收入473.16万元,其中服务业收入111.6万元,但其利润总额却为“-98.39万元”,处于经营性亏损状态,但销售额较2008年处于增长状态,而亏损额处于逐年下降状态。

  北京中税庆德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年检报告书证实了这一点。该事务所出具年检报告显示,2007年,故宫宫廷公司的销售收入为349.19万元,亏损额度高达314.24万元,到2008年时,销售收入和亏损额分别为246.19万元和259.07万元。

  本刊记者在采访时收到了一份神秘邮件,内容大致为:“我向你提供的消息,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无论如何,请不要提及我的名字,也不要提及我居住的小区。因为他们的势力不小,我怕我和家人会有麻烦……陕西籍人士张群言和马彤以前是夫妻,三四年以前离婚了。马彤一直在北京,之前在西安的时候据说是搞拍卖的……我对马彤不了解,见过一面,但是和张群言打过交道。张群言据说也是跟文物打交道的,据她说,她收的货都不是摆在市面上流通的。另外,据说她家有北魏时期的木雕……她也参与跟故宫有关的那个公司的营销,经常出差去国外什么的。另外,西安也在搞房地产,具体哪个公司不太清楚,总之,是个事业型的女人。”

  为了证明真的与张群言认识,此人还特意标注了张群言的身份证号码,“我很不满的是,他们的公司过去都说亏损,但是看看他们生活的排场,就知道绝对不是亏损,为什么出了问题,相关部门也不介入调查是否真的亏损。当然,我不太懂这些程序,但看来张群言是非常懂法的,和她打交道过程中,知道她绝对有本事不承认她自己认为不该承认的东西,尽管这些东西都是事实。”

  由于故宫、宫廷公司以及涉及此事的相关人员一律回绝记者采访,这些信息无法得到查证。不过,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作为故宫宫廷公司“小股东”的故宫文化服务中心愈加被证为故宫商业版图的核心。

  故宫文化服务中心的前身是设立于1952年的故宫商店,1984年12月,故宫博物院办公会讨论通过了对故宫商店的改革方案。次日,故宫商店更名为故宫服务公司。至1998年,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正式成立并完成更名,注册资金总计124万元,其中固定资产55万元。2007年,故宫文化服务中心的法人代表由董志霜变更为仇凤琴,此二人,亦先后担任过故宫宫廷公司的副董事长。

  一位不愿具名的故宫博物院内部人士向记者证实,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的法人代表、董事会成员均由故宫博物院直接委任,并附有任命公函。对董志霜、仇凤琴的任免,亦均是通过此种方式完成。

  一位长期为故宫提供服务的服务商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故宫博物院体系内,故宫文化服务中心的功能十分特殊。一方面,故宫文化服务中心被授权、拥有大量带有故宫标志、名称的知识产权,同时,该中心还拥有食品流通许可证、文化经营许可证等特殊行政许可进行自身经营;另一方面,故宫文化服务中心还是故宫对外合作经营的投资以及出资参股平台所在。

  宫里的水有多深

  围绕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故宫博物院的运营渐次展开。记者了解到,除去与香港益诚合资成立故宫宫廷公司外,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与民营企业合作,以控股地位成立北京故宫文化产品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故宫文化)。而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基本上稳定在4000万元/年的水平上。

  2004年,北京通州的商人王哲与故宫方面达成协议,其实际控制的北京喜力大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出资12.5万元,与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共同成立“故宫文化”,该公司总注册资本50万元,全部为货币投资。故宫文化服务中心占有该公司75%的股权。首任董事长为董志霜,后由仇凤琴接任。

  前述长期为故宫提供服务的服务商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在成立之初,该公司所从事的业务方向比较繁杂,主要是生产一部分与故宫文化相关的产品,而2007年仇凤琴接替董志霜成为董事长后,将经营的方向进行了一些调整,调整的主要方向为增加了围绕故宫的文化产品开发、销售以及音响制品、出版物和家具、纺织品、字画的销售。同时还新增了三项业务,一是组织文化交流活动,二是展览展示,三是会议服务。

  借助2008年北京奥运会,故宫文化的销售收入冲至历史最高水平,当年销售收入4914万元。“据我所知,主要是依靠销售故宫有关的旅游纪念品获得收入。”前述长期为故宫提供服务的服务商负责人告诉记者。

  与此同时,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自身亦通过经营获利。2009年全年,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销售收入1845万元,创下近三年新高,而其2008年的净利润总额,也高达1379万元。

  除去以故宫文化服务中心为平台出资、自身经营所获取的收入外,故宫博物院尚有通过院外所属产权房屋出租、下属紫禁城出版社兴办公司等方式,继续获得收益。

  5月19日下午,故宫所在地北京市东城区东华门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向记者证实,故宫院墙外的某些不动产产权和管理权为故宫博物院所有。记者此后又实地对景山东街、东华门一带的临街商铺走访,商铺工作人员亦均向记者证实,其经营场所所使用的房屋,系向故宫博物院租赁而来。不过,对于租金水平,商铺工作人员表示不便向记者透露。

  除此之外,作为故宫博物院的直属单位,紫禁城出版社即单独出资200万元成立了北京故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故宫传播)。记者了解到,其法人代表王亚民系紫禁城出版社社长、法人代表。而其办公室地点所占用的560平方米的房屋,位于北京市东城区景山东街4号,故宫北门外东侧。其产权属于故宫博物院。

  “2008年由于刚设立,所以没有什么收入,但到了2009年,也就是正式经营的第一年,还是比较有起色的。”北京紫禁城出版社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称。据了解,2009年全年,故宫传播全年销售收入3570957元,利润接近60万元。

  十分微妙的是,在故宫传播成立的2008年9月10日,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向北京市工商局提供授权书,同意紫禁城出版社出资成立公司使用“北京故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称。

  而围绕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以及周边裙带关系公司所产生的经营性收入,才是除每年超过5亿元的门票收入之外,故宫商业版图的隐蔽核心所在。

  截至目前,故宫方面仍旧保持沉默,一些以宫廷公司员工身份在微博上指责“不要脸爱面子”混淆视听的神秘人士也不愿在现实社会现身。

  京城里不少权贵们将建福宫以及故宫近来的风波评价为“故宫犯了低级错误”。比如京城里昔日的皇家重宅沦为高档会所不是少数,但并不像建福宫这样,都很“低调”。

  “宫里的水深着,除非故宫自己把无形的大门敞开,否则无人可以窥见真相。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