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阿尔萨斯:在历史中穿越(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10日 12:36 南都周刊
法国阿尔萨斯:在历史中穿越(组图)
这是老爷车博物馆入口处的汽车装饰。
法国阿尔萨斯:在历史中穿越(组图)
  施伦普夫兄弟搜集了19世纪的蒸汽汽车,迈巴赫、法拉利、奔驰、福特,整个展馆的全部收藏,凝结了兄弟俩的全部财富与心血。可惜他们最终生意破产,上演了一个玩物丧志的故事。

  博物馆,常常是一副“老先生”模样,发黄的照片和手稿、雕塑、油画和陶器,将历史陈列在玻璃箱里供瞻仰。但法国阿尔萨斯的两个小博物馆,就是打开一扇门,让我们在历史中穿越。

  文/丁丁

  我是在傍晚抵达米卢斯的,夕阳下,微风吹动梧桐树的叶子,街上没什么人,这是一种典型的阿尔萨斯式恬静。

  我没有钻进老城古老幽深的巷子中,而是直接去了施伦普夫汽车收藏馆,这个博物馆的地标性,甚至可以超过矗立市中心的大教堂,500多辆老爷车的收藏规模,足以让任何爱车之人侧目。

  来汽车博物馆,当然不是走着进去的,要开车入“馆”——以这样的方式来探访汽车博物馆,让我和同行的每个人都显得格外兴奋,不过就在入口处,我还是遇到了小小的麻烦,长而宽的旅行车必须以非常精准的角度与速度才能平稳通过狭窄的大门。这个内部空间巨大、停满各年代汽车的博物馆里,那些笨重而体积庞大的老爷车、底盘与地几乎没有缝隙的F1赛车,以及那些价值连城的古董车,究竟是怎么运进来的?“或许是先收藏了足够的车,然后再建起这个博物馆。”同行的一个朋友说。

阿尔萨斯民俗博物馆里有木匠、农夫、羊圈……它们都是活生生的历史。阿尔萨斯民俗博物馆里有木匠、农夫、羊圈……它们都是活生生的历史。
这个占地20公顷的民俗博物馆,其实是一个活生生的乡村,它展现的是一百多年前阿尔萨斯的生活。这个占地20公顷的民俗博物馆,其实是一个活生生的乡村,它展现的是一百多年前阿尔萨斯的生活。

  与老爷车共进晚餐

  与入口处相比,博物馆内部立刻显得豁然开朗。大厅一直纵深向远方,那些没有顶棚的、方向盘在中央的、发动机前置的老爷车,与旁边信息量丰富的文字,以及背后巨幅与车有关的黑白老照片一起,让这个巨大的空间充满魔力。

  “如果施伦普夫兄弟一早就知道最后会落到破产的地步,相信他们当初也不会改变收藏汽车的决定。”一路给我讲解的工作人员笃定地说。他多次提起的施伦普夫兄弟是这座博物馆的创建者和以前的主人。这两位酷爱汽车的纺织大亨凭借雄厚的财力,不仅在这个当年自己的厂区内开辟巨大空间藏车,还重金从世界各地购买藏品,从19世纪的蒸汽汽车,到迈巴赫、法拉利、奔驰、福特,整个展馆的全部收藏,凝结了兄弟俩的全部财富与心血。尽管最终生意破产,上演了一个玩物丧志的故事。但光是这座博物馆,就足以让人永远记住他们。

  博物馆里最受关注的是那一百多辆百年来依然闪烁着耀眼光泽的布加迪。因为这个如今已被他国收购的顶级豪车品牌,其实是有着阿尔萨斯血统的:当年,阿尔萨斯投资家请来年轻的意大利设计师,就在这里开始了设计和手工打造顶级豪华车的工作。“看,这就是我们的镇馆之宝。”说话间,我已被带到两辆体积庞大的深色轿车跟前——12升排量、时速200公里、1926年出品、纯手工打造,价值1200万欧元。

  能够开车入馆,有专属时间和专属向导参观一个有如此规模和藏品的博物馆,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完美,但东道主并不这么想。就在我还在专心致志地欣赏老爷车的精美细节时,不远处的安全通道打开,几个衣着考究的当地人突然出现,他们显然分工协作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一句话不说便可以默契地配合。只用了几分钟,镇馆之宝跟前原本空旷的通道,就变身为一个高级餐厅了:12张天鹅绒座椅、一张铺着雪白台布的餐桌,以及摆放考究的餐具、酒杯已经各就各位。接下来,我们将在这里与价值1200万欧元的古董车共进晚餐。

  冰桶中的香槟酒与头盘的鹅肝酱让每个人感觉到这是一顿传统而隆重的法式大餐,而米卢斯副市长的到来则让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所有人感到受宠若惊。副市长先生同时还兼任米卢斯旅游局局长,一和大家见面,话题自然又回到了这个汽车博物馆上:“施伦普夫兄弟似乎早就预见了如今博物馆会受到大家的欢迎,你们今晚要下榻的酒店同样是当年由他们建造,步行便可以回到酒店,所以,尽情畅游,让你们的车和布加迪今晚待在一起好了。”这段幽默的祝酒词逗乐了在场的所有人,而此时,绿色的阿尔萨斯风格高脚杯中已经倒满了雷司令。

  在两辆1200万欧元古董车的旁边,一场美味盛宴开始了。而在微醺后观察周遭,这里似乎也与初来时有些不同,身后一排承重柱呈青铜的颜色和质感,每根柱子顶部都有两个古色古香的路灯,据副市长先生说,它们与巴黎亚历山大三世大桥上的街灯一模一样。这样的场景加上整齐排列着的不同年代汽车,像一个傍晚前后华灯初上时的巨大车场,更像一条时光隧道,而我们,则是冒冒失失的那些个闯入者。

  2号房子里,一个白头发老婆婆正忙里忙外,准备午餐、给山羊喂草、为地里的蔬菜除草……  2号房子里,一个白头发老婆婆正忙里忙外,准备午餐、给山羊喂草、为地里的蔬菜除草……
这个在榨葡萄汁的小年轻很慷慨,只要你喜欢,他就给你递一杯葡萄汁。这个在榨葡萄汁的小年轻很慷慨,只要你喜欢,他就给你递一杯葡萄汁。

  一种生活,一个时代

  在汽车博物馆晚餐结束时,副市长先生告诉我们,除了汽车博物馆,位于米卢斯郊外的阿尔萨斯民俗博物馆(Ecomusée d’Alsace)同样不可错过,只有去了这两个地方,这次米卢斯之旅才显得完美。听从他的建议,第二天一早,我们便直奔这里。与前者不同的是,这个占地20公顷的所谓博物馆,其实是一个活生生的乡村:里头有木匠、农夫、葡萄园、蜂农……活生生地再现一个时代和那时的生活。

  与汽车博物馆的幽深神秘相比,这个博物明亮开放。从门口的售票处开始,只需穿过一道长长的阳光走廊,便又置身绿树成荫的大自然中,而这里,便已经是“博物馆”了。不过与一路上那些宁静的小村庄不同,这里是百年前的阿尔萨斯乡村。巨大的水车、堆满粮食的谷仓以及那个让人掩鼻的羊圈,都在向每个到访者证明着这一点。没错,这是一个被原样还原的古老阿尔萨斯乡村,与其说它只是一个露天博物馆,不如说这是个主题公园更贴切。

  村口处,门牌为2号的房子看起来颇为富足,房子的主人,一个戴画布披肩和长围裙的白头发老婆婆正忙里忙外,准备午餐、给山羊喂草、为地里的蔬菜除草……各种农活有条不紊地同时交替进行,紧张而有序。就在忙前忙后时,门前羊肠小道上远远传来拖拉机的轰鸣声。只见一个精壮的“农夫”一边扶着拖拉机的方向盘,一边给后边坐着的游客讲解村里的情况。拖拉机博物馆巴士——这是个颇受欢迎的项目。

  比起在拖拉机上颠簸,我宁愿在村子里走路,这样不仅可以随时停下来拜访各路有趣人等,还可以品尝各家的美味。譬如那个操作着老式葡萄榨汁机的小青年,他总是慷慨地将葡萄汁递给围观的人,红葡萄汁有些酸涩,白葡萄汁则美味许多。喝了两杯之后,我跟他约定,等葡萄汁在来年酿成葡萄酒后再来拜访他,届时则可以品尝到上好的葡萄酒。而他旁边那个戴鸭舌帽、穿工装裤的老头更具商业头脑,他使劲向我推销自家酿的蜂蜜,直到我买下两罐子才肯罢休。我其实更乐意与他的伙计,那个木匠聊一会儿,可惜他只说法语,这个耳朵上别着铅笔的家伙专注地在做一个木头轮子的小推车,一旁上了些年纪的老先生时常过来指点,但绝不动一下手,他看起来架子十足,像个高级技术人员,多数在另一个更古老的农机旁,低着头写写画画不知在做些什么,直到另一个穿衬衫、马甲,头戴毡帽的人走来才停下手,愉快地聊一会。一个欣欣向荣的乡下,若干鲜活生动的阿尔萨斯农民形象,这样的博物馆,简直就是一个真实的生活年代。

  行走者语

  米卢斯:(法语:Mulhouse,德语:Mülhausen)位于法国东部,是上莱茵省最大的城市,也是阿尔萨斯大区仅次于斯特拉斯堡的第二大城市。米卢斯临近德国和瑞士,跟这两个国家保持着密切的往来。1746年开始发展工业,1798年“合并”到法国,米卢斯成为欧洲工业重镇,被称为“法国的曼彻斯特”。

  从北京、上海、香港等城市都有航班直达巴黎,之后换乘TGV列车,大约4小时便可以抵达米卢斯。从瑞士和德国的各大城市,都有往来米卢斯的火车。

  由于地域、文化和历史等原因,阿尔萨斯地区的食物与法国其他地方区别较大,而与德国更为接近,香肠拼盘、炖肘子配酸菜、烤猪膝等食物都是地道的大餐。另外,阿尔萨斯的白葡萄酒和鲜酿啤酒也口味纯正,却不可错过。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