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西班牙“围城”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13日 10:04 大众网-齐鲁晚报

  徐淼

  西班牙的西南角有座岛城,是腓尼基人公元前1100年左右建造的,名叫“加蒂斯”,腓尼基语意为“被城墙围绕的城市”,是西欧最古老的城市,现在是安逸的旅游之都。因为它扼守着地理要冲,所以在历史上一直是战争焦点。为了自我保护,这里的居民建起了护城墙。

  进入老城,游客很容易迷路。为了防止海风贯通,当地人故意把道路建得蜿蜒曲折,再加上房子的颜色与模式相近,没有罗盘,很容易掉向。但加蒂斯人却告诉游客:在我们这里,别怕迷路,撞上墙看到海就知道走错了,整个岛直径步行不超过一小时,容易回头。说是这样说,兜圈子毕竟很沮丧,如入迷宫一般茫然。想想当年巷战,入侵者真有难处。

  我住在名叫“孤独街”的巷子中,这里的居民一点儿都不孤独,每到傍晚,家家户户搬出小板凳,男女老少坐在门外,亲朋邻里谈天说地,其乐融融,很像北京的四合院。巷子里楼与楼的间距很窄,大概只有三四米左右,我常趁晾衣服时和对楼的邻居交谈几句。加蒂斯居民友好和善,围城将其围得很紧、很团结。

  人是好奇的动物,城市越封闭,大家越想了解外面的世界。战争使加蒂斯城门紧关,商贸使加蒂斯城门大开。如今这里的房子多为17-18世纪的商人所建,是当时西班牙与美洲贸易繁荣时的遗产。典型的商家建筑分四层,大厅在一楼,工作室在二楼,家人住三楼,仆人住四楼。下人住上面,更加安全些,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安排。站到楼顶的瞭望台上,视野能够超越城墙,在家里就可以看到港口,商船漂泊于风暴与海盗出没的大海中,人们带着期盼眺望,希望与失望同在。希望回来了,手舞足蹈;失望回来了,垂头丧气,但可重新再来,希望犹在。

  加蒂斯是哥伦布两次出海探险的起点。我站在城墙边,面对神秘的浩瀚汪洋,顿生对航海家的无比崇敬之情。西方人的冒险精神造就了蓝色文明,眼睛向外,就能放大自我,胆识成就人生。墙内平静安逸,海外危机四伏,哥伦布选择了后者,迷恋于令人畏惧的未知。他该拥有怎样的信心和勇气,才会认定天水之后有广袤的沃土?

  面对险恶,多数人望而却步,喜欢平凡地生活于瓮城中。但对远方的好奇却不可避免地涌动在心里。老城中最有名的沙滩叫“加莱达海滩”,游客纷纷到此享受阳光的抚慰。而当地人却称之为“死去的灵魂的沙滩”,因为许多老人逝后将骨灰撒到海湾里。有生之年没有哥伦布的魄力,身后追随而去,也算了却了游走世界的心愿。

  钱锺书的名著《围城》有段著名的话: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城门开关就是加蒂斯的历史。关闭它,是传统抑或落后,打开它,是机遇抑或危险。西班牙人正是在这种矛盾中徘徊了几千年。这里留下了本土根基,但也留下了罗马人的足迹、阿拉伯人的身影、英国人的炮声。现今看来,物是人非。但只要站在海边的城墙上,面朝夕阳,闭上双眼,每一块城砖都会向你畅述一段往事。幽幽千古,瞬间永恒;茫茫世界,一粒万方。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