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巴斯:英国小城的高雅与悠闲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14日 17:56 南方人物周刊

  文/张子宇

  如果没有亲身体验过巴斯的生活,很难理解这座英国西南部小城的高雅与悠闲。小城的精华,围绕着市中心Abbey Yard(大修道院广场)及周边的小街小巷,便可得大半。

  说出这样的话,难免要被指责为“贪恋于乔治王时代风情的攀附风雅,而舍弃了萨默赛特郡清丽的乡间味道”。确实,巴斯的乡间之好,完全担得上独撰一文,吹嘘一下不同于北境苏格兰的粗犷大气或者清新湖区的精致细巧。不过,要体会巴斯的人文精髓,却离不开位于市中心那些数百年的花岗岩建筑。我寄居的亲戚家租的房子,就在市中心,有400年的历史。知道这点后,我首先跑到厕所里,仔细研究了一下浴缸和抽水马桶,确定了它们都是现代文明的产物。

  广场两边是巴斯最重要的人文景观——罗马巴斯浴池(Roma Bath Spa)和巴斯大教堂(Bath Abbey)。后者是欧洲常见的城市大教堂,虽然是英格兰西部最大的垂直哥特式建筑之一,在欧洲还是远谈不上雄伟壮丽。不过,对于大部分欧洲城市来说,教堂就是一座城市的最高点,这多少给了迷路的游客一个方向。

  浴池在某种程度上是这座城市的象征。巴斯(Bath)本身就是“洗浴”的意思。作为罗马人温泉圣地的巴斯城最早建于公元43年,拉丁文名字为Aquae Sulis,意为“苏利丝之水”。苏利丝是古凯尔特人的女神,罗马人将其等同为自己的女神密涅瓦(即雅典娜的罗马名)。因为城市所在埃文河谷地区的温泉是英格兰惟一的天然温泉,罗马人于是在这里建立了温泉浴场。

  有着温泉的巴斯有英国难得的温暖,夏时制的时候,这里大部分时光都是阳光充足的。周末的下午,街头总是聚满了游客、街头艺术家和牵着约克郡梗犬或者短腿腊肠狗的本地人。我常混迹于他们中间,很快,世界就只剩下天空的蓝色、城市建筑的淡黄色和维多利亚公园的草绿色。

  真正罗马时代的巴斯浴场,大部分都在石板路下面的淤泥里,今日所见的,主要是乔治王和维多利亚时期重建的产物。“圣泉”的海拔虽然低于现代街道,但保存良好。19世纪起,这里就成为考古学家的宝库,从精美绝伦的海马马赛克到印着哈德良皇帝头像的金币、乳白色的磨脚石,没有想象不到的东西。他们在这里发现了刻在石板上的戈尔贡(蛇发女妖)画像,于是戈尔贡变成了巴斯大学的标志。老实说,戈尔贡看上去更像一个“惊恐的老爷爷”,而非女妖。

  巴斯温泉在后来的英国历史上继续使用,据说充斥着治好麻风病人一类的神迹,还让玛丽女王怀了身孕,于是名噪一时。劳伦斯·赖特在《清洁与高雅》一书中写道:“那些混杂在一起的半裸人群,令人想起在上帝审判日那些死而复活的人。”

  女旅行家西莉娅·法因斯(Celia Fiennes)更直接书写了巴斯温泉里的女子浴场:“著名的美女,令人心跳的乳房,奇怪的体型,几乎全部展现在公众面前……一切都在柔美的乐曲中进行,足以让贞洁女子去品尝那被禁止的乐趣,让圣人成为世俗的俘虏,让丘比特着魔……”

  厌倦了过多游人的话,可以去追寻简·奥斯汀的芳踪。简·奥斯汀故居在广场的西南面。1801年,她与父母及姐姐卡桑德拉一起迁居到巴斯,5年后搬离。遗憾的是,简·奥斯汀似乎从未爱上过这座城市,她曾在给卡桑德拉的信中写道:“明天就是我们搬离巴斯投奔克里夫顿的两周年纪念了,那曾是多么令人愉悦的解脱之时啊。”

  旧居附近还有巴斯最重要的美食——莎莉伦点心(Sally Lunn bun)。其得名于1772年巴斯当地的报纸——《巴斯编年史》(Bath Chronicle)上发表的诗文。这份报纸现在依然还在,只是从日报变成了周报。

  茶店在一座现已成为古迹的3层小楼里。最好在一个游人不多的非假日下午,踩着有四百多年历史、嘎吱作响的地板拾级而上,品尝涂着手制果酱或蜂蜜的莎莉伦大圆面包,配上芬香的印度红茶或者当地花茶。别忘了多加糖和奶,体验嗜甜腻的英国饮食文化嘛。太甜?那就要一份鲜牛肉三文治吧,多汁,分量也够。接下来就是尽情悠闲地聊天了,不用担心不能说一口牛津腔,附近十有八九会坐着一群日本姑娘……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