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开满赤道国(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15日 10:53 世界
奇迹开满赤道国(组图)
  多年前,达尔文正是在厄瓜多尔得到灵感,写出影响世界的《物种起源》。或许今天当你在厄瓜多尔旅行,踏出的下一步,仍会像他一样,遇见奇迹。
奇迹开满赤道国(组图)
寻找黄金时代

  我无法分辨,金是月光照在冷兵器上反射出的森森冷光,是羊皮纸上被无数双手揉皱的一个藏宝地,是戴在啡色皮肤上沉甸甸的首饰,还是书本里一段扑朔迷离的印加传说?我只知道,昆卡的阳光和印第安式笑容,灿若黄金。

  消逝之城

  昆卡的天气可以用“四季如春”来描述。这里曾经是印加古国的黄金城,如今是厄瓜多尔的文化之都。古代文明并没有在这个印加人挚爱的城市里消失,在城市的角落,似乎还能听见它们的低语。

  讲述印加文明的书上说,印加帝国最强盛时,所有的宫殿都是金子造的,国王加冕时全身涂上金粉,然后在湖中畅游。

  昆卡也曾经是座黄金城,那时它叫托梅班巴,地位仅次于首都库斯科。之后西班牙人为它改了名字,造起教堂,白人涌入,一切变了样。

  “尼古拉斯·凯奇是在哪部电影里找到黄金城的?”邻座同伴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印加帝国总是反复出现在好莱坞的电影中,浪漫的美国人将其和冒险、幸运、财富画上了等号。

  电影毕竟是电影,今天的旅行者当然不可能在昆卡找到真正的黄金,但它能够给予的却并不廉价—如果要在厄瓜多尔选择一个城市畅想印加帝国的那段黄金岁月,又有哪里比得上昆卡呢?

黄金岁月的痕迹在昆卡四处皆是黄金岁月的痕迹在昆卡四处皆是

  “你以前从没来过吗?”这是大多数昆卡人得知我要在这里待上一个星期的第一反应。真有趣,他们为什么认为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东方人会多次拜访此地呢?还是他们将我错认成了印加人的后代?

  与厄瓜多尔的其他城市不同,直到上世纪60年代,昆卡都没有一条高速公路与外界相连。它看起来不是一个年代久远保存完好的古城,事实上,它像从16世纪一路活到现在。世界是一个节奏,它是另一个。

  并没有非值得一看的景点,别相信旅游手册这个教堂那个博物馆的推荐,相信我,你只需要看一两个就足够了,再多就审美疲劳了。在昆卡,我更喜欢绕着城市散步。此起彼伏的教堂将天空切割出漂亮的弧线,“永恒的春天”里,永远有微风与阳光—这对散步者而言几乎完美。我去市场检查蔬菜和鱼是否排列整齐、去电器行看看有什么样子的笔记本电脑,如果不是西班牙人来了,印加人是否也会用上笔记本电脑?这个怪念头总是在我脑中盘旋不去。Ingapirca遗址是厄瓜多尔保存最完好的印加遗址之一,就在昆卡北部31英里处。

  从城市坐车1小时又45分钟,越过高山、湖泊和成片成片的草地,就远远地看到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座金黄色建筑。房子的细节早已被岁月侵蚀,看起来就像小孩子漫不经心堆出的沙堡一样朴拙。

  我注意到地上掉落了许多石块。原以为是地震震下的,没想到是印加人自己留在这儿的。原来,就在这座城市的修建过程中,传来了西班牙人要来了的可怕消息,印加人就匆匆地收拾了细软往玻利维亚的方向逃去了,留下了身后一座没有完成的城市。

  尽管如此,印加人的高度文明却令几百年后的我为之惊叹—平坦的栈道、精准的水利设施、阶级分明的澡堂……比起印加人藏着大量黄金的传说,我更愿意相信他们有着金子般的聪慧头脑。

市集的金手指市集的金手指

    市集的金手指

  对今日的厄瓜多尔人来说,黄金时代不仅在层层叠叠的印加废墟下,也在熙熙攘攘的市集上。

  从基多出发,开车往北,青山在远处的云雾袅绕中独自挺拔,就这样一路欣赏一路流连,不久后就到了Otavalo。

  对今日的厄瓜多尔人来说,与其在层层叠叠的印加废墟下寻找黄金时代的遗迹,不如在Otavalo熙熙攘攘的市集小摊上看一看印加人的手工艺品,毕竟前者是书里太过缥缈的传说,后者却能握到手里细细体会岁月的更迭。

  这个集市只有周末才开,每到此时,四周的居民便尽数涌来,一眼望去人头攒动,处处都是印第安商贩和穿着鲜艳手织服饰的手工艺人。市集以 Ponchos广场为中心,向四方街道延伸出去,除了玉米、红薯等路边摊之外,手工织品、金属器皿、首饰、雕刻、陶瓷,甚至古董、布偶以及从南部运来的巴拿马草帽等,都可以搜刮得到。款式颜色之多,让我这个购物爱好者大呼过瘾。通常这些织物上的图案,都是印第安人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古老图腾,展示着这个民族对自然和野性的膜拜。

  当地朋友Hawa领着我往里走,突然从一个架子上取下一顶大圆草帽,示意我戴上试试。这草帽戴上顿时有一种西部牛仔的利落,我才发现基本每一个摊位都有这种草帽卖“这是印第安人的巴拿马大草帽,遮阳挡雨,非常实用。”摊主说。虽然这帽子摸着很柔软,嫩嫩的草黄色也很讨巧,但却不是我的心头好,于是我们继续往前走。在一个卖首饰的摊位前我驻足良久,印第安人向来喜欢用夸张的饰物装扮自己,那些线条粗犷的首饰,衬着当地人深咖啡色的皮肤,甚是好看。我尝试着用很生硬的西班牙语询问一个戒指的价格,那是一个有点宽的银戒指,上面镀着金粉,中间略微有些小切割,阳光下闪闪发亮。那印第安大姐很友好,笑着开价20美金,我问会不会褪色,她很肯定地请我放心,坚决地表示绝对不会。于是我欣然点头,讨价还价之后成交。这枚戒指在我手上戴到现在,颜色依旧,可见当地人的手工艺技术虽古老,却在品质上值得信任。

  除了这些女孩子喜欢的首饰外,我们还逛了一些家用摆设。有一些木盆、木碗我很喜欢,上面用稚拙的笔调画着图案,内容是当地原住民的日常生活和庆典等,据说有些是一代代祖传下来的,色彩依旧鲜艳如昔。

  我见到一个小小的铜制赤道碑,上面用西班牙文写着la mitad del mundo,意思是世界中心。由于昨天才去跨了赤道线,我便决定买下它作个纪念。付钱的时候,Hawa开玩笑说,这可是我们送给巨人的礼物。是的,在这里,人人都可以是一天之内越过赤道的巨人,这也算是厄瓜多尔小小的奇迹之一。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