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书店的生生死死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16日 10:12 东方网

  据《东方早报》报道,“从前,星期天下午骑车出门。先到虹桥路,现广元西路,有家小书店,多半不买。再到康平路口自立书店,老太太会从柜台下面拿出一本‘侬要吗’的书,多半是要的。到了淮海路,在人行道推行一段,就是一介书屋。往东是图书馆的文达书苑,转过乌鲁木齐路,是小季风。往北至五原路,又一小书店。现在都没了。”

  近日,沪上著名出版人王为松在微博上说起了上海小书店的话题,引来一片怀念和感慨。近年来,在网络书店和电子书的冲击下,加上铺面昂贵租金的重负,上海小书店的经营环境可谓每下愈况,一家又一家沪上读书人熟知的小书店在无奈中退场。但总还有人在坚持着,间或也会有新的小书店开张。据说,最近文庙的旧书市都“奇迹般地振兴”。一切都在飞快地变化,对上海小书店的生生死死,爱书人也许不必太过介怀,谁知道明天的小书店会是什么样?当电视出现的时候,许多人惊呼广播电台和电影的末日到了,但事实大家都知道。也许种种不利的因素,并不足以断绝小书店浴火重生的可能。我们祝福它们!也祝愿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和生活在这里的读书人有福气继续拥有代表独立和品位的小书店。

  万象书坊

  不得不承认,现在已经不是到复旦淘书最好的时光了。说起过去,每一个复旦的老书虫都会扳着指头数出好多家书店来,而现在,缩水的缩水,关张的关张,萧条的萧条,屹立不倒的,已经不多了。万象书坊是2008年开张的,也许因为是外来的和尚罢——总店设在南京大学附近,它一直坚持到了现在,但也还是挪了地方,今年2月,它从国年路200号搬到了大学路318号。

  搬至新址的万象书坊,楼层比过去少了一层,原来放在旧址二楼的中华书局和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文史古籍都搬到了一楼,一排排“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中国古典文学丛书”在台子上码得整整齐齐,引人眼馋。旁边摆了四五张桌子,供读者坐下看书,每张桌上都放有一只玻璃瓶,里面插了一朵花。相较过去,现在的万象书坊留给读者的空间更大了——原来只在逼仄的角落里摆了两张桌子,灯光也并不明亮,看不多时,就会双眼酸涩,脑袋胀痛。有一位店员是从开店以来就在的老面孔,正在手把手指点新人员工,只是那位好拉家常的阿姨却找不见了,也没敢多问。

  在万象逛了好久,买了一本福柯,一本金克木,一本斯坦因,再加上其他好几本杂七杂八的书,眼看天色晚了,才依依不舍走出来。这是一家怎样的书店呢?就像它的广告语说的那样:“每一个城市都会有那么一些书店。它们不卖教辅,不卖公务员考试宝典,不卖考研政治。小小的门脸,明亮的光线,大幅的落地窗,读者的贴纸墙……还有干净的桌子台灯和无线网络可以免费在这里看上一整天书。”大约这样的书店已经不多了。万象,请务必坚持下去!

  1984 Bookstore

  1984这个名字听上去就文艺气十足,不消说,创意来自于乔治·奥威尔的名著。介绍也非常文艺:“1984不是书店,不是咖啡馆,不是广告公司创意部,不是约会拍照调情装文艺打喷嚏蹲马桶过夜吐露自我的地方。你认为它是什么的时候它就什么都不是了。”话虽这么说,大多数人还是会把它算作一家书店的吧,至少,是一个让人喝喝下午茶看看闲书让绷紧的弦松一松的地方。

  书店在湖南路11号,离上海图书馆不远。一进去就能看到一个乌龟缸,还有墙上的雷人标语:“不许上楼,不许喧哗,违者铲猫砂。”一见便知店主一定是爱猫人。走得再深一点,果然就看到了可爱的小猫。整个书店,就是底楼人家的两间房外加一个大天井,二楼三楼住的都是老人,所以才会提醒不要喧哗。环境风格相当的混搭:家居,复古,兼而有之,还带有文艺气和童趣。庭院里随处是花花草草,造型拗得也还有腔有调。屋里每一处角落都会在不经意间予人惊喜:棉布沙发、竹藤篓箩、怀旧黑白照、航海罗盘、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工作证、雪茄烟盒……然而这些细节都并不刻意,由此更显店主的用心细密。

  1984的老板是两个八〇后,喜欢一切文艺青年喜欢的东西:摄影,画画,阅读,电影……自然而然,这家店也就随了他们的趣味:清新文艺,自在幽静。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小资情调?末了值得一提的是,店中那只黑白花纹的猫,名叫希特勒。

  博师书店

  这家位于国权后路13号的书店,是个颇为奇特的存在,复旦的爱书人对它说得上是又爱又恨。爱,是因为折扣够低,好书不少,而且常有新书来;恨,是因为你很难准确把握这家书店的开门时间,运气不好的人跑过去,常常会吃到闭门羹。所以,日月光华BBS的读书版上,对博师书店一直骂声不绝,但又总是有帖子通知大家说,博师又到了一批新书……

  如果你运气够好,能赶上博师开门,那么,博师是一家会让爱书人狂喜的书店。这里放着成套成套的各大古籍出版社的书,而且折扣比一般书店都要来得低——七折。上个月来,你可能赶上《全唐诗》,那么这个月可能就是《全宋词》了。这里架上长期摆着中华书局的唐宋元明清笔记丛刊,如果没有配齐,也大可来这里一试。

  往店堂深处走,会发现很多形单影只的书,而且不易买到,比如,老版《沧趣楼诗文集》的上册和“邓云乡文集”中的几本,它们共同的特点是:便宜。不过,便宜也要代价,除开不成套之外,品相也是个大问题,常常会有脏污破损。饶是如此,仍可见到中年以上的顾客在这里流连不去,毕竟,便宜淘到市面上难得一见的好书,是读书人的无上乐事。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