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丘:济南文脉的美丽结点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17日 10:02 舜网-济南时报

  韩双娇

  济南的文化脉络延续数千年,生于斯、学于斯、歌于斯的文人太多,足可称道的文化故事也太多,这些人与事所勾勒的线索简直就是一张绵绵密密的网,牢笼了济南全部的时空。而无需仔细研究,就可以发现在济南的文化历程中,有一个地方几千年来始终凭借丰富的文化内涵璀璨夺目,仿佛在这繁复的文脉上打了一个美丽的结,这个地方就是章丘。

  龙山秀色迷东坡

  “掂之飘忽若无,敲之铮铮有声”,难以想象,这样的黑陶产自4000年前遥远的时代,而造就黑陶文化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章丘的龙山。从20世纪20年代以来,龙山二字就因为这美丽的黑陶和远古的文明享誉世界。而著名诗人苏轼早于世界各地的考古专家一千年,就来过章丘龙山,留下了他的诗句。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苏轼,一共只来过两次山东,却每一次都到过章丘。初到济南,最令他心旌摇曳的美景除了趵突泉、大明湖之外就是章丘的龙山。时值大雪初霁的时候,见雪面露喜色的东坡居士当即为美丽的龙山写下诗句:“济南春好雪初晴,行到龙山马足轻。”

  见过大世面的苏东坡到了章丘的龙山,竟然马都变得脚步轻快,想必当时龙山的秀色一定不俗。

  唐宋名相发源地

  章丘有个不出名的村子,叫做相公村,相公村里曾产出过大名鼎鼎的人物。据史书记载,战国时代创立了阴阳五行学说的邹衍就出生在这里。一千多年以后,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又出了一位在整个中国史上都赫赫有名的能臣,就是唐代的宰相房玄龄,曾经辅佐唐太宗李世民成就辉煌的霸业。那李贺登不上的凌烟阁,相公村“村民”房玄龄的名字就清晰地镌刻在上面。

  出了小村庄,往邹平和章丘的交界看去,有山白云环绕,名曰长白山,和东北的长白山“撞名”。那位“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河之远则忧其君”的范仲淹,因为少时家贫,曾在章丘长白山的醴泉寺苦读三年。三年之后,他高中进士,又几番宦海沉浮,终于官拜参政知事,相当于副宰相,达到政治巅峰。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章丘的经历可谓是范仲淹人生道路上的“第一桶金”。若没有当年章丘山中的刻苦研读,又怎么造就“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苦心意旨?

  章丘凭借地图上的方寸之地,造就了唐宋两代“最著名”的宰相。那些信奉风水学说的士子们,得闻这段历史,大略要对章丘的小村庄和小山丘顶礼膜拜一番了。

  本色章丘本色词

  说到济南的文脉,就不能绕过李清照,而提起李清照,也就说到了章丘。同是济南人的当代大家田遨先生认为李清照的词,最妙在“本色”二字:她用字浅近不嗜典故却寄托遥深,语言最是简单又最是明丽。我私自冒昧结构他的点评,认为如果以当代女作家为标度,李清照基本上就是用六六的语言写出了安妮宝贝的意境,不装腔作势但却让人读后纠结万状。“花自飘零水自流”、“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她笔下的这些词,哪一句不是大白话?可是,哪一句不够美丽不够哀愁?又有哪一句不是流传千古?

  写出了伟大词句的李清照,正是被章丘的一山一水写就的。她的词本色、人本色,恰恰是由于生养她的章丘的风物美得亲切写实、民风自然淳厚。如果把章丘的地理人文换做南国的柔媚风光,李清照就少了半壁江山。她的词虽“别是一家”,诗却有几把铮铮铁骨。除了人们耳熟能详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更有离开金陵时写下的“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其豪情气概竟不输历史上的任何一个女英雄。

  诗词之间,或者缠绵悱恻,或者荡气回肠,唯有章丘的李清照,也唯有李清照的章丘。

  中国统领下的东方文化太博大,过长的历史褶皱里藏匿了太多的文人和文趣,有些地方盛名之下反而其实难副。章丘不大,却有太多文化名流在此投影、驻足或者擦肩而过,但是她始终又是沉默的,以一种富有见识的雍容大度,因为无论如何去抚摸泉城的文脉,都不可能不碰触章丘这个结点,那如诗如画的历史和今天。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