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的生态旅游教案(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20日 09:47 商务旅行杂志

  雷发林

  核心提示:肯尼亚是非洲各国开展生态旅游最早的国家,它的生态旅游的内涵之一是要顾及当地居民的利益,保证当地居民从旅游业中受益,改善居民的生活质量,以此推动生他旅游区的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亲访的四个案例,也可以作为我们的可持续旅游业很好的参考。

私人动物保护区私人动物保护区

  私人动物保护区 the Selenkay Conservancy:如何让动物回归,让当地人生活更好

  先是大象,接着长颈鹿,再后来是奔跑的羚羊和斑马,在进入the Selenkay Conservancy保护区大门后,一幅幅“动物大世界”的图景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伴着三月金合欢树淡淡的花香。

  跟着Porini Camp的越野车一路从内罗毕南下,开始还是一路平坦的沥青路,后来转上土路,一路灰尘,路边偶尔闪过一个个马赛村庄以及放牧的马赛人,大片的还是较为荒凉的场景,进了the Selenkay Conservancy,绿色才渐渐蔓延开来。

  在1997年前,这里也跟大门外面一样,都是马赛人的村落,马赛人在这里放牧,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生活方式。但由于放牧过度,水草开始慢慢枯萎,也影响到了草原上的生物链,食物少了,动物也渐渐变少,20多年不见大象。

  Porini Camp意识到生态的重要性,其总公司Gamewatchers,是肯尼亚乃至全世界最好的生态公司之一。他们一直以不破坏当地生态环境、与当地部族互惠经营著称。在这种理念下,他们与当地的各部落首领及土地所有者商量,以支付一定租金的合约租用方式,将15000公顷的土地辟做私人生态保护区,让原来的村落迁到保护区之外,并为他们新迁居地修建道路、水井等基本生活设施。

  慢慢地,保护区的自然生态环境得以恢复,加上保护得力,原先消失的大象也渐渐回来了,连狮子的数量都增加到了120头。

  动物多了,来保护区Safari的游客自然也多了起来,对他们的旅游收费是保护区资金的来源。去年保护区就招待了2762名游客,他们在这里停留了 6189夜。不过,保护区也只设Porini Camp一个营地,只有12间帐篷,一次最多20个游客,限制游客人数,保证不会有太多人来破坏草原的生态。营地拥有很好的环保生态措施。太阳能发电,如果当天电能用完,住客就要使用蓄电池应急灯来做简单照明。所有人的相机和手机,都要集中到管理中心去充电;冲凉用水的节能限制,让更多能源可以循环使用不致浪费;为客人烘焙的面包,是用咖啡渣来做炉燃料的;所有的生活垃圾,都会分类装进不同的容器里,由指定的运输车运出草原;营地当中有间黑乎乎的小炭屋,外墙全用烧过的炭块围起,顶上设置洒水器,里面就可以储存营地所需蔬果大约一周的时间。这些不仅做到了珍惜资源、节能环保,还将有效的资源循环利用,让人、动物和草原可以和谐共生。

  这里的工作人员除了负责人Tony和首席向导Harry是白人外,其他的都是聘用当地的马赛人。这样,就可以给他们提供畜牧、狩猎以外的就业机会,这样的策略也稳定了当地部族的生活。当地社区大概有142个人为保护区工作,有500多个马赛人家庭受益。Gamewatchers的总经理Jake Grieves-Coo曾任肯尼亚旅游局的主席,多年以来,他推行“经济利益共享、培养当地人自我资源保护意识,谋求共同发展”的模式,成功形成可持续发展的旅游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土地所有权仍属于马赛人,但是提供给开发者、部落人在此就业,并享受最终盈利的分成。

  Jake Grieves-Coo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个马赛人因为草原资源日渐匮乏,不得不离开部族到内罗毕当保安,一周只能路途迢迢回去一次陪伴家人,月薪大概只有900先令。但和我们合作以后,不仅能每天和家人在一起,还因为做了导游、服务等工作,每个月可以领到2000先令”。

  而且,在营地里,马赛人原始的生存本领被很好地用于各种细节。比如带游客去追随狮子走过的脚印,认识每一种鸟每一种动物。他们就如同草原上的雄鹰,知道草原上哪棵金合欢树下看夕阳最美,知道夜空里的星星每颗叫什么名字。原先需要面对血淋淋的狩猎来满足生活所需,现在他们主动保护动物,甚至把水草丰美的地方让给动物。因为只有这样,才有更多的动物愿意栖息在这片草原上,才能吸引更多的游客来产生更大的盈利,他们才能更好地在家乡生存、发展。

  Porini Camp还和当地的马赛人社区有很好的合作。马赛人社区的文化体验之旅是肯尼亚的一大特色,但Porini Camp的客人去拜访马赛人社区时不需要另外付钱,也不建议当面给小礼物,Jake认为这样会让孩子产生不劳而获的潜在期待。如果要给,就送到他们投资建设的附近学校里去,为孩子们买更多的课本或加入校舍建设。这样的马赛人社区之旅,也让游客心里舒坦一些,实际上,游客住宿费的一部分就是分配给当地社区。

  Porini Camp还赞助当地的学校,政府负责学校的建筑,他们则负责学生的书本以及食物等。客人如果愿意,也可以拜访学校,也可以加入捐助的队伍。

  Jake Grieves-Coo的可持续发展旅游形态,是在尊重当地人利益的基础上,将商业发展的利益合理分配,并用现代化的技术手段对原生资源进行有效管理,同时在细节处培养所有人的环保观念。

  The Selenkay Conservancy开发模式的成功迅速带动了Porini Camp在肯尼亚其他地区的发展。2005年,在马赛马拉建立了9000公顷的Ol Kinyei Conservancy;2006年,还是在马赛马拉,建立了33000公顷的Olare Orok Conservancy;2007年,Porini犀牛帐篷露营开设在90000公顷的Ol Pejeta Conservancy,这也是东非最大的犀牛保护区。

  包括BBC、CNN在内的全球各地媒体也给了Porini Camp高度肯定,2010年Eco warrior award里的“最负责任的旅行运营商”,2009年National Geographic Adventurer Magazine的“非洲TOP10SAFARI公司”?

  之前很多人还质疑Porini Camp的环保模式是否能拯救马赛马拉,如今看来,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度假木屋度假木屋

  度假木屋Il Ngwesi Lodge:由马赛人自主经营的度假屋 如何吸引威廉王子前来

  “招募冒险者:要有足够胆量前往几乎没人去过的地方。”

  一本旅行书上这么描述肯尼亚北部。在无线上网普及、手机无处不在、电视也越来越大的21世纪,难得有机会抛开一切世俗,到一个雷达完全覆盖不到的地方体验当地风情和当地人的生活方式,这就是肯尼亚北部,它跟你所知道的任何地方都截然不同。

  2010年10月威廉王子带女友凯蒂到肯尼亚北部的Lewa野生动物保护区旁边的Il Ngwesi Lodge,向女友求婚,前不久又有一场全球瞩目的皇家婚礼,让这里成了全球关注的焦点以及浪漫之地。

  交通依然是最大的问题,从内罗毕乘坐小飞机前往是最好的选择,不然就得乘坐越野车,在尘土中一路颠簸6个小时。在Lewa野生动物保护区,不允许私人驾车游,只有保护区度假村的客人才能进入,到达Il Ngwesi保护区内,便有当地人上车引路,再辗转穿过丛林,越过小河攀入山谷抵达。

  Il Ngwesi Lodge,隐于一大片金合欢树林中,就像是当地的一个马赛村落。所有的房子都是茅草尖顶的高脚屋。房子都是用泥巴、树杈和茅草建成,主要建材几乎都采自当地,这使得度假村和当地村庄的房屋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更符合游客生活的需求。

  不像肯尼亚其他动物保护区的度假村,一般都是由白人担任最高管理者,这里所有的工作人员也都是当地的马赛人。1996年,当地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听取游客建议,建成了这家当地惟一的度假村。他们提供最原生态的木屋、最淳朴的服务、最简单的美食。然而就是这座不起眼的度假村,自从1997年获得了英国航空公司 “最环保旅游目的地”的奖项,此后变得出名,后来,又被东非地区此类环保树屋度假村纷纷作为范本模仿。

  酒店除了前台、厨房、两个餐厅和远处的配电房就只有独立的6间客房,而且每间房子各据一方,互相距离较远,以保证极高的私密度。房门只是没有锁的半截木板,朝外侧的墙也是全通的半截窗台,这是一种全开放的设计,你能关闭的只有床上透明的纱帐。其中的两间客房更延伸出露天的平台,挂纱帐的大床可以拉到平台上。透过白纱帐看非洲夜空的星星,或者躺在早晨暖暖的阳光里,似乎都是童话里才有的情节。并且无电话无电视无网络,没有来自外界的任何干扰。难怪威廉王子要选这里做二人世界。

  Il Ngwesi Lodge不仅拥有原真的魅力和绝美的景色,更重要的是,旅游收入都尽归当地社区,作改善医疗、教育以及进行各种社区活动之用。不仅如此,住在Il Ngwesi Lodge的客人还会通过徒步或者骑骆驼到附近的村落体验当地的文化,与野生动物近距离接触,这也为村庄带去了新的生意。

海岛度假村海岛度假村

  海岛度假村the Sands at Chale Island:红树林海岛上的唯一度假村 如何与红树林和平共处

  来得不巧。要是赶上退潮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坐着拖拉机慢慢腾腾地摇晃着向Chale岛进发了。

  亏得岛屿的管理人员想出了这么一个有趣的出入岛方式。Chale岛距离大陆只有600米远,退潮时,完全可以涉水徒步上岛。涨潮时,便只能快艇伺候了。

  Chale岛是一个私人度假小岛屿,岛上只有The Sands一家度假村。整个岛只有1.2米长,0.8米宽,南北走向。岛被分为两个部分:酒店区和当地人称之为“卡亚kaya”的森林区。这里也是许多野生动物的家园:成群成群的猴子和狒狒、物种丰富的鸟类、小羚羊、蝴蝶以及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其他动物在这里栖息。

  第一眼看到的The Sands酒店别墅,就像是当地村落的一间间茅草屋。肯尼亚的酒店都十分注重和当地环境的融合,即使是再高端的度假村,也肯定是茅草覆顶,整体外表形状和当地的村落、自然环境融合在一起,而酒店里面,该有的豪华设施也一样不少。The Sands亦是。作为岛上唯一的度假村,如何与周围茫茫的红树林以及生活于其间的动物相处,也是规划设计师最先考虑的问题。

  最好的资源就在身边:红树林。因此,房间里天花木梁、餐厅、SPA以及公共区域的木材用料就用天然的红树,建材不用从外边运入,也避免了运输方面的浪费。茂盛的红树林不仅提供丰富的木材以及美味的螃蟹族群,还生产出丰富的泥浆。这点设计师自然也不会漏过,这些泥浆被涂在了别墅的外墙。远远望去,一片讨喜的粉红色,拙朴当中带着小惊艳。盖屋顶用的材料是棕榈叶,柔韧的棕榈叶除了能给度假屋带来荫凉之外,还有耐盐、耐碱、抗风、防水、防虫、防霉烂、不易燃烧的特点。

  两栋塔楼是最主要的建筑,里有16间宽敞的半圆形的客房和两个复式套房。塔楼的顶用灰色的茅草覆盖,沿袭的是非洲大地上常见的屋顶形状。还专为露台、窗户辟出一方天地来。原生的树枝和树干,被做成房间里天花上的装饰,横竖纵横,躺在床上仿佛就能闻到木头香。

  两个复式套房位于塔楼最高处,高过摇摆的树梢,可以俯瞰整个岛屿以及印度洋的壮观景色。复式结构的套房,一楼有客厅和客房,二楼的阁楼专为夫妻和情侣准备,上到楼来就可以独享高挑、私密的空间。走出阳台,则是270度的大海景,波澜壮阔的印度洋,浓密的森林,都在蓝天白云之下,铺展大自然的迷人色彩。最特别的是,这个阳台上还特意配备了一个露天浴缸,泡着澡看夕阳落日,会是怎样的壮美情怀?

  在塔楼不远处,还有一片可爱的茅草小屋区域。这里包括9间Bandas标准房、14间Bandas高级客房以及6间Chale Bandas房。在当地的斯瓦西里语里,Bandas是“小房子”的意思,以朝向大海、泻湖、海峡或者红树林等不同景观,带来真正的海滨度假感。每间 Bandas套房都有特别加大的落地玻璃门,一打开,就能从浴室直接走进私家花园里,享受天地间的自然淋浴。

  肯尼亚的岛屿不少,度假村更多,而The Sands度假村的设计师更高人一筹的是,设计出了肯尼亚目前唯一的一家水上别墅以及一栋独特的建于悬崖之上的岩石蜜月套房。

  水上屋位于岛的西北面,对面是鸟岛、GAZI海湾以及远处的Shimba山。两个套房的阳台上都配备有露天浴缸,直接浸入海里的小木梯,和马尔代夫水上屋的设计一样,阳光下的“格子海”就澄澈地在最末两级的木梯那儿闪烁。

  水上屋还是岛上观察动物的一个小天堂。脚下有浮游的各色鱼儿,对岸翠绿的红树树顶常栖息有白色的鹭鸟,到了退潮时,还可以看到一道特别的景观:猴子“大迁徙”,一大群猴子从对面的鸟岛排成一字长队,跳跃着过这浅浅的海湾到岛上来。

  与世隔绝的蜜月岩石套房则位于岛的东南端,与水上屋遥遥相对。这里本来是一块独立于主岛的岩石。设计师有心,修了一座石桥过去,将岩石和主岛连成了一体。石桥平常不对外开放,只有套房的客人和服务员才能享用。这也保证了套房的私密性。

  圆形的主建筑就建于岩石中间,挑高的穹顶,让天光可以直泻而下。粉红的墙壁同样增添蜜月里的柔情。为了强调“住在自然的礼物里”这种感觉,设计师还专门设计了高处垂泻而下的小瀑布,直接坠入屋里的小花园,沐着光线闪着晶莹的光。别墅前面还有一个宽敞的阳台,上面有一个看海的露天浴缸,建于悬崖之上。还有一个太阳浴甲板以及两个眺望露台,让人享受无边的风景。这里不仅是蜜月度假者的梦,其实也是每一个人的梦。

  没想到,在西面的红树林里还藏有一个个水塘。

  水塘被茂密的参天大树包围着,虽然面积都不大,但因为有了水,水里横躺着的枯枝,水里清澈的倒影,让整个环境就显得清幽宁静了起来。

  设计师在水面上修起了几道木栈桥,在临水的地方建起了一间面积稍稍大点的茅草屋顶的餐厅以及6间小的但雅致的SPA房间。

  SPA各房之间都互相保持了一定距离,以保持私密。更难得的是,它们都各自占领着水塘的一角,可以看到不同的风景。外墙也涂上了粉红色的泥浆,屋里的墙则是一片白色。朝水塘一面,基本不设墙,只是挂上了一长串白色的帷幔,想看风景时可以拉起,放下就能保证十足的隐私。

  SPA区的北面,还有一个半露天的健身中心,虽然器械不多,但却有着美丽的海景。往下走,还有一个私密的泳池,和海之间隔一小片红树林。

  前台的墙上挂着两个钟,一个是肯尼亚时间,一个是Chale岛自己的时间,比肯尼亚时间慢1个小时。为了环保低碳,酒店在上午10点到下午6点之间停止用电。这时候,最好的事情,就是躺在海风吹拂的阳台上宽敞的纱帐床里打个瞌睡,听海浪轻声的呢语。

陶艺KAZURI陶艺KAZURI

  陶艺KAZURI:肯尼亚本土制造的陶艺工作室如何帮助当地妇女就业

  1975年,苏珊·伍德(Susan Wood)和其她两个非洲妇女开设了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开始用手工制作陶艺,她们给取了个很美的名字,叫Kazuri ,在当地斯瓦西里语里,意思为“small and beautiful(小而美丽)”。

  出生在刚果某个村庄的苏珊,从小就对泥土有特别的情感,所以她想到了用泥土制作小而美的珠子。尤其她在以色列看到那些从欧洲来到非洲用于交换黄金和奴隶的贸易珠之后,就更坚定了挖掘泥土新生、设计陶制手工品的想法。

  慢慢地,苏珊发现在内罗毕附近的平民窟里有很多这样的妇女,她们大多数是单身母亲、没有工作,需要就业的扶助。

  在善心的驱动下,Kazuri渐渐收留了更多贫民窟的妇女。她们应苏珊的用工条件而来:贫寒、单身或单亲妈妈,无论教育程度如何,也不管是否有工作经验。这里成为她们的避风港。她们用自己的巧手和踏实的劳动,养活自己和孩子,告别那些曾经不堪的过去,如泥土到小而美的珠子,淬炼新生。工作时间最长的伊丽莎白在此已经36年,她曾经遭受家暴,Kazuri带给了她人生的自尊、自信和快乐。不仅会和游客大方合影,还会将正在制作中的动物形状陶艺和人们分享。

  Kazuri的手工作坊就挨着《走出非洲》作者凯伦?布里克森的博物馆,许多游客也把这里当成必游的一站。

  每每有游客来,John就会带领游客进行简短的Kazuri手工作坊流程之旅,看着笨重的大机器将黝黑的泥土变成赭色的泥浆,然后制模、烧制、上色、手绘、串珠,到最后被制成项链、手链、耳环、陶器和窗帘。John也是这里少数的男性,已经工作了7年。

  Kazuri的一边是作坊,另一边还设有一个商店,里面是色彩鲜艳的成品。鲜艳,的确是Kazuri显而易见的特点。那些漂亮的珠子,如同宝石一般,闪着湖水绿、孔雀蓝、柔嫩粉、华丽红的光。而将这些美丽的珠子串成手链、耳环、项链的匠人们,和其他非洲人一样,身着艳丽花纹和图案的民族服饰,在棚顶的天光倾泻而下时,哼着动人的民歌,愉悦地埋首工作。

  在商店的墙上,还贴有一份布什夫人的感谢信。在过去的36年历史里,一个小小的Kazuri已经解决了340名来自当地贫民窟的男女的生计问题。而且,就是这样一双双贫穷妇女的手,将这些从肯尼亚山采来的泥浆土,幻化成一个肯尼亚的著名品牌。很多游客到内罗毕都会特意购买Kazuri当作手信送给亲朋做纪念。内罗毕几乎每个购物中心都有Kazuri专柜,Kazuri还出口到了美国、加拿大、澳洲等地。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