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在广州”美誉无关人手多寡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24日 10:10 南方都市报

  餐饮界感叹,这两年原材料大幅上涨,人工提了又提却依然招不到人,工资2000元以下的侍应生最难招。不少市民也感受到了餐饮业服务水平下降,广州饮食行业协会秘书长倪弘认为广州餐饮美誉度可能会受用工荒拖累。

  用工荒和工资低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涨够了工资就不会有用工荒。工资上涨压力和原材料涨价的主因都是通货膨胀、货币超发。各行各业都难逃其魔爪,需要有个调整适应的过程,各行各业调整成本的总和就是通货膨胀的代价。由于认识到价格紊乱危害无穷,美联储才将控制通胀水平当成其唯一目标。

  企业经营者无法对宏观经济施加影响,所能做的是尽快适应它,只要比同行灵敏就能化被动为主动,不但不因工资上涨而收缩,反而可以趁机扩张。方式可以是将员工收入与CPI挂钩,如果不相信官方统计数字,也可与黄金价格挂钩,因为人工和黄金一样都是有限资源,而黄金价格因为交易成本低而比其他商品价格更容易迅速到位。

  前面说的是短期用工荒。有的美食家在怀念十几二十年前,服务员对食客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周到的所谓“粤式服务”,那个建立在人工廉价基础之上的盛况是很难重温的了。那时候广东得风气之先,工人收入远高于内地平均水平,农村的年轻人都往广东涌。但那是千年难遇的偶然现象,当时想着改革有风险,到远离首都的广东去赌一把,结果赌赢了。

  如今广东市场化改革经验已经传播四方,为中央财政作贡献的担子却没有减轻,落到企业身上税费负荷只会比内地重,而不会比内地轻。粤企自然无本事靠工资吸引内地工人了,幸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业岗位仍然比一般省份为多,所以看起来外来工总量仍然不小,但是要人家廉价服务是越来越难了。再放宽一点时段说,咱们中国人这么勤勉给全世界打工的日子,也很快就会过去。要珍惜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用来形容低工资恐怕比感情还要贴切。

  饮食是生活方式,穷有穷的吃法,富有富的吃法,总之要有得吃,民以食为天。这跟制造业不同,工厂可以搬来又搬去,只因商品可以长途贩运。同理,“食在广州”名扬四海,肇因不是饮食业界的贡献,而是广州食客嘴刁所致。有人感叹外来菜系在广州遍地开花,殊不知这正是广州食客贪新鲜的结果、“食在广州”的体现。当然,最能代表广州人口味的还是粤菜,粤菜讲究新鲜滚热辣,原汁原味,对食材精益求精,现在正巧成了回避地沟油的最佳选择。

  子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饐而餲,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肉虽多,不使胜食气。惟酒无量,不及乱。沽酒市脯不食。不撤姜。食不多食。”广州人嘴刁来自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承袭,人群在,文化在,“食在广州”的美誉就无旁落之虞。说了那么多,说得那么细,可是孔夫子压根儿没提一个服务生管几围台,估计那时候人工不低。 □余以为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