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的国籍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29日 09:59 经济观察报

  杨婷婷

  说珠宝有国籍,有些人是要笑的。宝石有原产地区之分,斯里兰卡的红宝石、巴西的彩宝、南非的钻石,各大珠宝品牌要制成一件高级珠宝,都得从这些地方挑上好的原料回来。一件珠宝的国籍从何说起?

  事实上,同样的原材料,经过不同珠宝设计师的加工,往往有了不同的风貌。

  正如珠宝设计师 Omma torres所说,不同背景设计师在珠宝设计当中能为珠宝赋予全新的生命。

  浪漫奇思法兰西

  法国真是世界上最爱打扮自己的国家了,他们对浪漫的热衷简直无可救药。在整个欧洲,巴黎都算得上是最美丽的城市,还有无数时髦男女点缀其中。

  有人说,巴黎之所以美丽,气质如此妩媚是因为它更像一座女性化的城市。但在历史上的巴黎,这里可是经历了三次大革命的城市,每隔几天革命的号声就会在巴黎的上空吹响。男人的浪漫革命思想,一点也不亚于女人。

  很多珠宝品牌做活动,都很发愁请什么样的明星做嘉宾,那些在地毯上走秀的熟脸可不能在珠宝活动上出现,珠宝太女性化,太有独立的风格,明星选不对,连珠宝的气质都要打折。很少见法国品牌发愁这个,运作得极为成功的商业品牌譬如卡地亚已经无需靠明星撑腰,但更具作坊式的手工传统品牌,CHAUMET或者Boucheron即使在中国举行路演,也要千里迢迢地请苏菲·玛索或者奥黛丽·塔图过来。在他们眼里,只有法国女人才能最好地诠释这些珠宝。很多时候,法国女人身上可没有中产阶级的味道,法国人能自信地说自己是最有文化和最美丽的那一个。

  贵族范儿,是绝大部分法国珠宝品牌的追求。为了满足贵族们挑剔的口味,珠宝商们把一切能运用的元素都堆砌在了珠宝上。植物、动物、天文、人物,这些通通都能被复刻在项链、手镯、手表上。如果你以为这是为了应对今天物质社会的商业策略的话,他们会用骄傲的法语告诉你,“我们从拿破仑时代开始,就已经这么干了。我们在巴黎和平街的高级珠宝工作室,有几个世纪了,你有兴趣,欢迎你预约来参观。”

  所以,当你现在看到卡地亚在它的高级腕表上用钻石镶嵌出鳄鱼,或者是以蛇形图案为基本元素的宝诗龙,再或者是以“环游世界”为主题的梵克雅宝,你一点也没必要惊讶,对于法国女人来说,珠宝就像生命,是许多浪漫故事的开头。在马歇尔·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里,他写到如何用珠宝去讨取姑娘的欢心,“今天如果她表现好,我会送她一件礼物。这礼物是她看上的一条项链,价格对我来说有些贵,要3万法郎。不过她的生活本来也没有多少欢欣可言,她告诉过我,有一个人可能会把这条项链送给她,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和那个家族珠宝商达成了协议,让他们为我保持到了现在。”

  实实在在德意志

  这世界上还有比德国人更严谨的民族吗?答案是没有。上海女孩子常常喜欢找洋人做男朋友,但德国男友常常是不在考虑之列的,就是因为太较真。

  老实说,德国并不擅长做珠宝。归根结底,珠宝是专供给女人的,看看世界上有名的德国制造,车子、厨具、笔具、机床、手表,哪一个不是精密仪器给男人用的。德国人的实在,据说连表扣上的金子都要比瑞士人用得足。

  德国品牌华洛芙家族第四代家族管理人克里斯托·华洛芙上个月来北京开了首家精品店,他坦承德国在制造珠宝上与浪漫的法国人和意大利人不同。对他来说,每个国家的珠宝都在默默传达自己所拥有的生活方式。法国人在珠宝上抒发浪漫,德国人就在珠宝上镌刻规则、品质和友谊。

  一般来说,奢侈品牌们很少强调自己产品的实用性,因为这无需强调。但对于德国人来说,这往往成为在珠宝设计初的第一要素。即使是像华洛芙这样以黄金(1504.30,4.10,0.27%)为主要材质的珠宝生产商来说,他们也在追逐更好的手感。至于为什么选择黄金,这个德国人的理念跟中国人颇像——“因为珠宝这个东西是要传给下一代的,而黄金是可以保存最久的材质。”

  他们也不那么急迫地去创造或者引领潮流,和其他领域的德国人一样,做珠宝的德国人相信,如果一个品牌拥有最好的材料、最好的技术、最好的人,那就一定能做出世界上最好的珠宝。而只要有了最好的珠宝,世界上最好的购买者就会到这里来。

  原色日本

  日本人在时尚方面算得上是后起之秀,但在整个时尚界却拥有独一无二的地位。高级时装界的川久保铃、三宅一生在欧美同样受到热捧,日本珠宝并不像时装一样享有如此尊崇地位。但日本珠宝同样带有浓浓的本土特色。

  在中国进行大力推广的几个日本珠宝品牌都在着力推荐其珍珠产品。细细想来也是日本人拯救了珍珠,珍珠多年来一直被称作大海的眼泪,近两个世纪前在墨西哥湾一带,人们常常不带任何潜水装置入海采撷珍珠。后来由于石油工业的发展,这一带的珠母大量死亡,天然珍珠的产量急剧减少。

  日本人对珍珠的拯救在于,它成功地发明了人工培育珍珠的方法。日本高级珠宝品牌Mr. Kokichi Mikimoto御木本幸吉先生在1893年开创了近代珍珠珠宝的发展历史,这个日本人发现,孕育珍珠的贝在遇到沙粒、寄生虫的情况下会不断分泌环状物,就人工地将圆核或珠子塞入母贝中,促使其分泌环状物形成珍珠层,成功地发明世上第一颗养珠。

  如今市面上的珍珠大多为养殖珍珠,天然的珍珠大都被当作古董售卖了,价格奇高。好在如果只是自己配戴,外观上与天然珍珠并无二致。除非放在X光射线下,才能分辨出来,但比起昂贵的天然珍珠来,养殖的珍珠价格更亲民,也更符合日本人一贯推崇的环保、自然。

  MIKIMOTO在日本已经有着过百年的历史,为了更适应如今的潮流,他们用珍珠搭配了钻石以及宝石,在日本独有的设计风格下,打造出了温和简约的日系珠宝。

  翡翠最中国

  自古以来,中国人对珠宝的理解不外乎三种:金手饰、银手饰、玉手饰。如果说前两个还有保值之嫌,玉绝对算得上是中国人发自内心欣赏和喜欢的手饰。

  不然哪来的那么多用玉表示褒义的赞美呢,夸女孩子清纯要用“冰清玉洁”,形成君子也要“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君子与玉比德焉”。就连《红楼梦》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贾宝玉,曹雪芹也要让他含玉而生呢。

  中国人喜欢玉绝不是单纯地喜欢玉,好像只有我们对一块石头倾注了太多人文情感。玉的温润色泽代表仁慈、坚韧质地象征智慧,不伤人的棱角表示公平正义,敲击时发出的清脆舒畅的乐音是廉直美德的反应。

  翡翠是硬玉,在很久以前就被用做为配饰,以绿为名贵。从古至今,回归山林都是士大夫的终极目标。西方人用珠宝做搭配用,彰显地位尊贵,这些功能我们一样不落,只是我们还要用玉来显示品德。不过现如今,用翡翠做手饰的品牌越来越多了,在西方珠宝品牌中短暂迷失后,东方女性发现其婉约与含蓄更适合用绿色翡翠来衬托。与其跟风,倒不如独特地创造潮流。今天的昭仪翠屋在销量上的成功印证了这一点,而早在多年前,96岁的宋美龄女士在出席美国国会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50周年酒会时,便用中国翡翠征服了世界——手上戴一对满绿翡翠手镯,翡翠马鞍戒指,胸前佩戴一只翡翠别针,耳侧是一副翡翠耳环,一如既往地恬静、高贵。

  都说玉是有灵性的,当影星李冰冰戴着台湾珠宝品牌富御RICH JADE高级珠宝走过金马奖红毯时,她心里希望这大片绿色能为她带来好运,果然美梦成真。

  富御RICH JADE的艺术总监胡焱荣是个彻头彻尾的艺术家,由于在缅甸有自己的矿,他在雕刻时常常因为舍弃珍贵材料而让人惊叹,曾在澳门威尼斯人酒店的精品店里,一位阿拉伯客人惊讶于在他玉石上雕刻的手艺,和那些把玉石当作生意的商人相比,胡焱荣的佛教信仰让他的作品总是带着些超脱,或者说,灵气十足。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