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看不见的战线(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29日 11:13 新周刊
瑞士:看不见的战线(图)
看不见的战线
瑞士:看不见的战线(图)
事实上存在着两个“瑞士”

  “国而无防,必遭侵略”,这是瑞士官方拍摄防务题材电影结尾经常打出的字幕。事实上,存在着两个瑞士:一个是地面上的,景色优美的旅游胜地,遍布湖泊、山峰和树林;另一个是地底下的,充满各种各样的防务地道。

  瑞士人民亲昵地称之为“干酪”的,不是人们所知的那种瑞士著名奶酪,而是瑞士国土下那连绵数百公里的隧道。这些隧道隐没在崇山峻岭之下及山区农舍之间,同时是空军基地、兵工厂和防核掩蔽室。这就是200多年成功保持中立的瑞士——一个永远为战争而布防的和平国度。

  三百间假农舍遍布整个国家

  在瑞士,军队无处不在,只是人们看不见他们。然而,所有的瑞士公民每年都到国家军队中进行为期三到六周的“服役期”。每位新兵家中都有自己的武器和制服。和他们一样,民用飞机的飞行员们每年都来到六大瑞士地下空军基地之一,驾驶着空军F-5老虎或F/A-18大黄蜂进行一些飞行训练。他们有些曾服务于瑞士航空公司, 有些如今还在瑞士的一些航空公司上班。这些空中老手们很轻松地从他们的波音747过渡到作战飞机。每次飞行后,飞机被安放在一个从山腹中挖掘出来的“洞穴”中。由于飞机没法自行开往“洞穴”中,这时需要一个巧妙的系统装置,通过拖拉机在前面牵引着飞机的起飞机组,并借助一个探测器和一条粘附于地表的线来避免飞机在呈S形的入口隧道中产生碰撞 (注:S形是一种特殊的堡垒形式,用于改变导弹的方向)。

  这些地下基地构思于最后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并在冷战时期得以实现,目的是保护瑞士的兵工厂免受东部的苏联集团的潜在进攻。基地内部是几间储存室以及飞机修理室,还有一个扎营地。里面有受保护的宿舍、食堂和医院,能躲避外部攻击尤其是核爆的攻击。士兵们几乎在各个地方都建造起假农舍——然而却是真正的反坦克掩体。这些农舍扩大成一张网,完全融入四周,如同明信片中的背景。

  事实上存在着两个瑞士:一个是地面上的,景色优美的旅游胜地,遍布湖泊、山峰和树林;另一个是地底下的,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防务隧道。莫里斯·洛维萨(Maurice Lovisa),一位防御工事专家说:“地下的瑞士是值得骄傲的,因为在发生核战争或核意外时,它能够保护我们绝大多数瑞士公民。”

  曾登上旅游杂志,作为瑞士田园诗形象代表的福伦塞(Faulensee)小镇,其农舍实际上属于四大假农舍辐射网之一的一个部分。这四大辐射网内的农舍们,都装备着反坦克大炮或远程大炮。这些小农舍建在福伦塞小镇的中心,看来和图恩湖(Thoune)畔的混凝土房屋没什么两样,其能力却可以困住一个军团,将之阻滞于原地。藉由地下网络通道和指挥中心,这些农舍彼此相通并可互递信息。它们所处的位置看似不重要,却足以让那些负责自卫的瑞士平民们在此展开监视敌情和掩护自己的活动,并且,在紧急的情况发生时能够加入军队掩体,或在必要时进行还击。

  “巧克力”和“干酪”构建的“第二道防线”

  另外一个地表网络贯通了这个国家,它的目的是抵抗任何假设的装甲进攻。人们亲切地称之为“Toblerone”(一种瑞士三角巧克力)”。这种继“干酪”之后以食品而命名的新产物也与味道毫无关系。事实上,这是一系列混凝土齿状物,其形状恰似大名鼎鼎的瑞士三角巧克力La Toblerone。

  距离福伦塞几百公里的地方,位于法国对面的戴利要塞(Dailly)大炮们构成赫赫有名的“第二道防线(Réduit national)”。它们面朝着法国著名滑雪圣地阿沃里亚兹的滑雪道,其射程可到达法国本土。几座150 毫米口径的大炮和若隐若现的迫击炮,巧妙地隐藏在山野树木间,可将炮弹送至25公里开外的夏慕尼山谷。要塞地底下蜿蜒几公里长的地下通道。通道连通了各个驻营地和兵工厂,可在几个星期内蔽护和装备1000名士兵。

  瑞士军队和联邦国家共同拥有一个定期更新的食物储备系统,以供应所有公民和军队的食品需要的。每座房屋,每家医院,每个学校,都拥有自己的“平民避难所”。地下的军队医院和公民医院也在冷战时期建立起来了。事实上,每家医院都被这样要求,其地下装置和设备必须毫不逊色于地上的设施。

  由于战略上的原因,几十个地下工厂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建立起来了。例如格瑞姆塞尔山(Grimsel)的地下兵工厂,它能够确保包括苏黎世在内的多个瑞士城市的电力供应。

  所有经济计划和生产计划都被纳入考虑范围,目的是能够从核战争或核冲突中生存下来。即使在地面上被“核融化”掉,这个国家也有能力在地下继续存在。几十年来,数百万瑞士法郎被投入到这个防御系统中,该系统亦被称为“第二道防线”。

  自建成以来,第二道防线的西边、南边和东边的最前线掩体就从未停止过改进和完善。

  不过只有在50 年代,所有措施才加快了完善速度。莫里斯·洛维萨对此解释说:“是冷战发动了这一场真正的全民武装及防御运动。”于是,所有的“洞穴”全都得以扩大及改善,包括:位于圣·莫里斯(Saint-Maurice)——即戴利要塞地下的,面对着法国;位于圣哥达山口地下的,面对着意大利;位于伯尔尼(Bernner)地下的,面对着奥地利和德国。在这一时期,人们偏执狂似的将国家主要银行的金钱大把地撒在各个堡垒和要塞上,以防某一天,那些签订了华沙条约的国家的军队将魔爪伸向瑞士这片肥地。

  虽然投资了数十亿,瑞士的军队还是选择逐步地拆除了那些掩体,同时相应地减少了士兵的数目。一些空军基地的地下隧道如今用来储存老旧的坦克或直升飞机。一些地堡变成了博物馆,需花很大的代价才能维护。一些公司抓住了这一商机,于是某些掩体转变成了以供私人或公司使用的享受高度保护的储藏中心,甚至变成新世纪生活场所或酒店。然而,它们中的大部分只需几天便可还原回来。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