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热河文庙大成门大成殿满蒙文字被质疑写错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05日 10:22 长城网
承德热河文庙大成门大成殿满蒙文字被质疑写错
书写错误的大成殿。
承德热河文庙大成门大成殿满蒙文字被质疑写错
存在错误的大成门。
承德热河文庙大成门大成殿满蒙文字被质疑写错
满蒙汉维四种文字书写的大乘之阁。
承德热河文庙大成门大成殿满蒙文字被质疑写错
满蒙汉书写会乘殿。

  大“乘”非大“成”

  承德热河文庙经过四年的维修现在已对外试营业,然而承德当地一位民间文保人士在参观过文庙后对大成门和大成殿的满蒙文字书写提出了质疑,并认为存在着书写错误,他希望这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杨建光是民建承德市委宣传部部长,也是承德当地一位知名的民间文保人士。近日,他到热河文庙参观时,发现大成门和大成殿的满蒙文字存在书写错误。

  杨建光告诉记者,在承德的园林和寺庙里,匾额多采用满汉蒙等语体书写。比如,在普宁寺就有一个叫“大乘之阁”的匾。这里的“大乘”,是梵文 Mahāyāna(摩诃衍那)的意译,其中摩诃译为大,衍那译为车乘或乘载。它是强调利他,普度一切众生,提倡以“六度”为主的“菩萨行”,如发大心者所乘的大车,故名“大乘”。另外,在殊像寺的主殿“会乘殿”的匾额里,也有“乘”字,其意也是指大乘,这里主要泛指大乘佛教。

  杨建光说,至于“大成”,一般用于评价先师孔子。在《孟子》中有这样一句:“孔子之谓集大成”,是赞扬孔子思想集古圣贤之大成就。所以,后世君主为孔子上尊号为“大成至圣先师”、“大成至圣文宣王”等。比如,公元1307年(大德十一年)元成宗孛儿只斤•铁木尔就加封孔子为“大成至圣文宣王”。

  修复后的热河文庙“大成门”满语:amba kulge duka (此为转写—记者注),很显然,其中“成”字的满语写法,并不是儒学所讲的“成”,而是采用了佛教用词“乘”。

  在满语中的“成”有专用字,可以转写为Xanggan来书写,也可以用直接拼写。从满语书写习惯上看,承德修复后的热河文庙的“大成门”匾额中的满语用字上,应该是一处错误。

  现在修复后重新开放的热河文庙内的“大成门”匾额中满语“成字”写法采用的是转写kulge。它是名词,指佛教三乘之乘。与儒学所讲的大“成”并不相同。

  满语中“成”应该是转写xanggan。它也是名词,指成和完的意思,这是清代时期封谥的专用字。

  为此,杨建光查阅过刘厚生等编著的《简明满汉辞典》(河南大学出版社)和安双成《满汉大辞典》(辽宁民族出版社),也得到了相关印证。上述字典里,也明确标注大成门、大成殿中的“成”字满语写法,均采用此字。

  另外,杨建光认为在热河文庙的大成殿匾额的书写上,也出现了与“大成门”一样的错误,其满语的“成”字用法不当。

  同时,杨建光还认为热河文庙的蒙语也存在着问题。为了印证此事,杨建光特意向承德市的部分蒙古族人士进行了咨询。经过与普宁寺“大乘之阁”匾额对比,热河文庙匾额中的“大成”两字的蒙语写法,与之相同。显然,热河文庙的大成门、大成殿的匾额中的蒙古语使用的也是“大乘”。蒙语读为:伊克 库勒根,这并不是“大成”之本意。

  经过杨建光查证,“成”字的蒙古语写法出现于民族出版社1957年《五体清文鉴》下册第3693页,与满语字是对照。为此,热河文庙的两处匾额在书写上,出现了满蒙文字使用上的错的。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