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轴线”申遗之天安门:从仰望到登上观礼台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11日 11:20 北京晚报

  作者:赵书

  “中轴线”申遗,如今已被列入北京市“十二五”文物博物馆事业发展规划。作为世界上现存的最长的城市中轴线,老北京的中轴线已走过近600年的沧桑岁月。其实,我们每个人所亲闻、亲历、亲为的“中轴线”故事,也都是“中轴线”上一个个令人回味的音符。

  我爱北京天安门,它是那样庄严、雄伟,大方、美丽。每当我来到天安门广场,见到红墙、黄瓦、白桥、蓝天,都会情不自禁地感叹:有谁能把红、黄、蓝三原色这样大胆地组合在一起?

  1949——掖块干粮去看升旗

  我对天安门的感情,还要从幼年谈起。1949年10月1日下午,我们一群小朋友和大人们一起,从海淀蓝靛厂南门街上商铺的收音机中,听到了新华社播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的实况广播。广播结束后,我们六七个不到10岁的孩子,手挽手沿着长河向西直门方向走去。我们要去天安门,亲眼看一下毛主席升起的五星红旗。谁也没有向家长请假,只是每人偷偷掖了块干粮。家长发现我们不见了,派叔叔、舅舅沿着河岸追我们,直到埋钟桥(今麦钟桥)才追上,不由分说,立刻回家!我们贪婪地望着东南方向城区的灯光,央求他们让我们向北京城方向再往前走几步。我们几个小朋友拉钩约定:有朝一日,一定要相会在天安门广场。回到家里,焦急的妈妈把我搂在怀里,责怪地说:“你要去天安门,妈妈支持你。但是妈妈不愿你这样偷偷摸摸地去,妈妈希望你将来胸戴红花,当战斗英雄、劳动模范,挺胸抬头,光荣地站在天安门广场,去见毛主席。”

  1959——投身工艺美术事业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10年。1959年,新中国迎来10周年华诞。这年夏天,敬爱的朱德委员长视察我们学校,我正在挑补绣车间实习绣花,我认真操作的神态吸引了敬爱的首长。他凝神看我穿针引线,就对校长说:这样的孩子应该培养。摄影老师刘锡昌及时抓拍了这个镜头,学校把这张照片放大,陈列在学校展览室显著的位置。校长在全校大会上对我“党的需要,就是我的理想”的表态给予表扬。同时宣布,为了支持投身工艺美术事业的青年,故宫博物院向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免费开放,凭学生证可以进入故宫临摹、写生和学习。自此,每到休息日,我们就到故宫汲取传统文化的营养,然后去天安门广场。9月10日,庄严雄伟的人民大会堂建成,171800多平方米的建筑一年竣工!幸福再一次眷顾了我们,工艺美校师生作为第一批观众,到大会堂参观学习。

  1960——超大地毯送到人民大会堂

  一年后,学校送我到天津工艺美术学院进修,我的指导教授孙兆年是人民大会堂地毯图案的总设计师。当时还有一批花毯尚未下架,最大的一块超过篮球场的面积,此毯是为宴会厅过厅平台量身定做,上方挂着的是毛泽东主席亲自题写的“江山如此多娇”的巨幅国画。这样大的织花毯世界罕见,图案也很新奇,题材是当时号称四大元帅的“钢、煤、粮、棉”,用这种工农业生产内容做地毯装饰纹样的题材很有创意。孙老师耐心地给我讲解了他的设计思想,图案要和环境相衬,更要反映时代足迹。为了让我体会设计意图,他还亲自带我们到织造现场去参观学习。这个织毯确实巨大,因为傅抱石、关山月两位大师的巨幅山水画,只有用这种题材的图案才能与其呼应。师傅们介绍说,陈毅副总理陪同外宾来此参观,外宾未见过如此巨大的地毯,问:中国能造多大的地毯?陈副总理答:你要多大的地毯?那时,我们织地毯的大梁是由铁轨联接成的,可以无限延长!

  当时正值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所有的生活用品供应非常紧张。孙老师构思新作时喜欢抽烟,一个月那两盒烟不到一周就抽光了。尽管孙老师是全国知名教授,可有时也要为票证等生活琐事着急。为使他不为吸烟这点小事分散宝贵精力,我就每天从位于劝业场的宿舍出发,步行走到地纬路天津工艺美院的所在地,沿街捡拾人家扔到地上的烟头,想给老师一个惊喜。1960年9月,人民大会堂宴会厅过堂的超大地毯由天津送进了北京。负责护送地毯的同学向大家汇报大地毯铺设的经过,听到大会堂领导对此赞许的消息,孙老师高兴地说:我完成了一个历史使命。我马上送上了一包烟丝,向老师表示祝贺。老师看到烟丝十分惊奇,还当众卷了一支来吸。见到老师高兴,我心中十分欢喜,以后我每两天送上一包烟丝,表示对老师的敬意。“十一”前的一天,孙教授把我叫到他的桌前,慈祥地对我说:“你又不是卷烟厂,哪里来的烟丝?从10月上班起,我戒烟了。今后你不要再沿街捡烟头剥烟丝给我,你的时间应该用来学习。根据规定,人民大会堂宴会厅这块地毯铺装到位后,图案纹样可以解密。现在,你可以把底稿拿回宿舍去临摹,时间只有一个星期。”

  1960年国庆节我没有回北京的家,而是在宿舍埋头勾摹老师给我的珍贵纹样底稿。节后开学,我把作业给孙教授看,他十分满意。从此以后,他每天从家中带来几张珍藏了几十年的画稿,供我业余临摹学习。这些藏稿很少示人,因为在旧社会这属于各家地毯社的商业机密。白天我和大家一样学习,晚上勾摹孙老师收藏的各式地毯图案,充实自己。我的进修成果是一张整幅的地毯图案,学校把它当做重点作品挂在了教学楼中间走廊长期展览。

  1961年,中苏关系紧张,原来对苏出口的产品骤然减少,国家需要扩大对资本主义国家的出口,纺织品美术设计人员一时显得紧张。手工业管理局的领导答应纺织工业局领导的要求,点名把我从商业美术设计专业调入位于清河的北京毛纺织厂,充实纺织工业设计力量。要对资本主义国家出口,必须要对出口国家民俗爱好有所了解,要使织花纹样走出新路,必须掌握提花工艺技术才能搞好设计。在众多领导与从事纺织工程前辈和同事们的鼓励、支持、谅解和配合下,在众多工人师傅的共同努力下,北京绒毯厂生产的毛毯出口到37个国家和地区,我本人也取得了三年设计投产140余幅毛毯图案,出口订货率达85%的好成绩,受到了组织上的表扬和鼓励。

  1964——登上天安门观礼台

  1964年市政府授予我“北京市五好职工”奖章,被推荐为“国庆十五周年全国劳动模范观礼代表”,与我久已仰慕的李瑞环、倪志福、张百发、时传祥等著名全国劳动模范同在北京代表团。10月1日我们登上了天安门前的观礼台,观看国庆15周年的大游行。望着天安门广场上的五星红旗,我想起了因劳累过度已去世12年的母亲,不由得在心中说:“妈妈,您盼我胸戴红花到天安门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儿子实现了您的愿望!”想着想着,泪水流了下来。自己23岁能完成妈妈的遗愿,是老师、师傅们为我花了无数的心血,是祖国和党给了我这个10岁就失去母亲的孩子克服困难的勇气。1964年10月5日,更是我一生难忘的日子,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朱德、邓小平接见了全国劳动模范观礼团的成员。那天,我的位置正好是第四排正中央,与毛泽东主席距离那么近。当摄影师宣布照相,随着摄影镜头的灯光移动照到我的时候,心中忽然一惊,这一刻凝聚的是历史,是责任,也是光荣。

  今年恰逢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年满70岁的我到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展览。从博物馆西门出来,右面是天安门,前面是人民大会堂。望着天安门广场上鲜艳的五星红旗,我在心中暗暗地说:“妈妈,我还在努力!”

  作者简介

  赵书,1941年出生于北京,满族。

  1962年毕业于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先后在北京绒毯厂任美术设计师,北京毛纺织科学研究所任副所长。

  现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团成员、北京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北京市文联副主席、东城区文联主席。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