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夜未眠(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11日 11:58 经济观察报

  文/王隽

  欧洲一个博物馆的馆长说,现代人应该是24小时生活制。也就是说,全天的任何时间都可以拿来体验不同的场景和艺术作品。

  夜晚理所当然属于这24小时。并且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夜晚的敏锐度比白天更佳。而夏天,天完全黑下来之后才是一天中最好的时间。

  睡在你喜欢的动物身旁

  灯光昏暗的国家动物博物馆里,在蓝鲸骨架的模型下,一对情侣费力地搭好了帐篷,累得够呛的他们抬头看了看自己选的这块地方,满意地关了手电筒,钻进帐篷互道晚安。睡不着的那个又亮起电筒来照了一下头顶上的骨架模型,确认这不是电影,只是他们约好了共同度过的一个夏天周末。

  “你可以睡在你喜欢的任何动物身旁。”

  国家动物博物馆展示馆馆长黄乘明的这句话,在42个由果壳网自然控小组召集的动物热爱者听起来,实在是个大诱惑。5月28日到29日的主题定为情侣派对,只有两个小朋友和他们的妈妈“挤”进了这次活动。

  先看4D电影,再由动物学博士张劲硕举着手电带大家夜游博物馆——这里有570万个动物标本,虽然并没有全部开放展示,但也比大家去一次动物园看到的物种要多许多。

  对于此番前来的“动物控”们,夜游活动比凡间男女的牌局、K歌有趣多了。张博士虽为博士,却食得人间烟火,讲得冷笑话,有表演欲,连记性最不好的LUNA同学回忆起张博士整晚的讲解,都忘不了他在空荡荡的博物馆里学猿猴在各种状态下的啼叫,“又惊悚又喜感,想起来就好玩”。

  其实那天张劲硕挺紧张的,倒不是怯场,而是因为人手不够,整晚三个多小时都是他在讲解,“怕大家闷,时间太长了,换人讲接受度会高一些。都是爱动物的人,其实是很愿意听这些知识的。本来这天是情侣派对,是可以讲些动物两性笑话的,可惜来了两个小朋友,只好作罢。”

  人手不够是因为这相当于开一整晚的博物馆,有人放电影,有人负责安保,看起来40多人的一个小活动,“其实费不少人一晚上在那儿看着。”

  整晚最热闹的部分其实是在游览动物标本之后,“搭帐篷时气氛最好”。

  睡哪个?

  “睡熊猫还是睡恐龙?”在果壳网自然控小组的回味帖里,还有不少网友想起那晚“稍微晚一点做决定,想好的动物就让别人睡了,压根就不能犹豫啊!”

  情侣们不改往日习惯,依然都往昏暗的角落里扎;小朋友则在妈妈的带领下走安全路线,去了灯开得最多的鸟类标本厅;有一个女孩非要睡在马门溪龙化石的模型骨架正下方,好在马门溪龙是吃素的……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早,张劲硕要带着大家去西南六环的麋鹿园。“总不能一直看标本,我做活动的时候就想好了,要让大家一天室内,一天户外,看完麋鹿标本,就直接看活的麋鹿,那儿还可以观鸟,我们准备了望远镜,头天夜里看了500多号鸟的标本,这会儿看看能认出几个来。”

  国家动物博物馆本来是亲子活动的好去处,不少小朋友和家长会时常“光顾”,就是5月底的那次“睡动物派对”,让这个有点儿冷僻的博物馆在年轻人中火了起来。张博士说,“7月2号的博物馆之夜,刚把活动介绍放上去,没过十二个小时,就报满了。”

  美术馆里什么都可以玩

  欧洲的许多美术馆可以玩到深夜,在每年的博物馆之夜期间。

  去年的5月,整个欧洲开放了1200个博物馆,而单单在这个活动的初始地法国,就已经相当有趣:在兰斯,圣·雷米博物馆把孩子们装扮成中世纪传说中的人物,图卢兹的圣·雷蒙博物馆,人们都扮成罗马人,在巴黎工艺博物馆,你可以积极参与猎宝行动……

  而伦敦则开放了非常特别的丘吉尔博物馆和内阁战情室,让和平年代的人们体验一把防空洞,你也可以去伦敦大学博物馆里扎堆看恐怖片,在泰晤士河上的“贝尔法斯特号”战舰上尽情跳舞,在南丁格尔博物馆和人们一起点灯。

  今年夏天,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也开始了美术馆之夜。这项活动的赞助方是嘉德在线拍卖有限公司,它的董事长陆昂就是一位游历过欧洲诸多博物馆的艺术爱好者。陆昂对欧洲的博物馆之夜应该非常熟悉,对央美美术馆的这次尝试也许有不小的推动力。

  这个尝试在6月11日付诸行动,从下午5点到晚上10点,中央美院美术馆里几乎全是年轻的面孔:十几所京城高校的学生们到这里来Exchange个人的兴趣与创作,《靳尚谊:向维米尔致意》《显像之境——全国高等艺术院校丝网版画展》同时在进行。

  “文艺中年”也没闲着,徐冰在T恤上继续写“天书”,王横生在丝巾上作画,那边厢爱热闹的去听现场乐队、看电影、改装T恤……总之爱玩什么有什么,可惜只到10点,有点“夜未央,馆要关”的意思,有点违背那位欧洲馆长所说的“全天候体验”。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