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百年故居:感念历史的风云际会(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12日 09:45 生活周刊

  文/陈筠 图/章昊豪

  上海,这个风云际会,英雄辈出的城市,充满了活力,也富含历史底蕴。当我们走在那些或幽静或繁盛的街道中,偶然一个转身,就可能走进一个当年风华人物的家里。百年建筑,依然风流无比,静静诉说着曾经的辉煌。

  公董局总董官邸(现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海上小白宫

公董局总董官邸公董局总董官邸

  地址:汾阳路79号;开放时间:周一至周日,9:00—17:00

  雪白的墙体,宽阔的半圆形露台,就像展开的百褶裙;两侧流水般款款而下的合抱式楼梯更给你一种典雅的感觉。

  这座漂亮的“海上小白宫”,在漫长的岁月中,承载着自己不同的功能,也见证着历史。

  汾阳路太原路的路口,周边有很多的其它老别墅。在它还叫作毕勋路的时候,这里是法租界的高档区域,诸多名流在这里建造的别墅,如犹太人俱乐部、丁贵堂旧居、潘澄波旧居等。1905年,法国人在这一片农田中,建造了一幢法式宫廷式建筑,作为法租界公董局总董的官邸。

  现今此处,已经是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和研究所的所在。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和研究所的陶林详书记告诉记者,公董局总董,今天听起来有些陌生的称呼,在当年便是法租界的最高行政长官。

  他说,这幢建筑,在建造时,采用了法国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风格,由于色彩和外形酷似美国白宫,因而有“小白宫”之称。雪白的墙体,宽阔的半圆形露台,就像展开的百褶裙;两侧流水般款款而下的合抱式楼梯更给你一种典雅的感觉。犹如流水般顺畅的楼梯,带有“新艺术运动”的风格,是20世纪风行的现代主义的雏形。而外墙半圆形落地窗,和整体建筑一样尽显对称之美。

  令人遗憾的是,这幢建筑在文革中也有部分被损毁。“它原来的形状如一皇冠,建筑两边还有非常精美的装饰部分,形状如高脚杯,就像是皇冠两边的流苏。”陶林详说。

  当年的“小白宫”还有外人所不知道的繁盛。“我曾经在档案中看到,这里还有喷泉、雕塑,相当的华丽。”陶林详说,如今,这些已经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

  走入大楼的二楼,这里展示着很多上海民间艺人的优秀作品。从底楼大厅到三楼的楼梯间的窗户,都是彩绘玻璃。彩色的镶嵌玻璃是新艺术运动的重要元素。陶林详更特意提醒记者,正对大门的一幅绘着云层松林的窗户上,绘画并非由画笔创作,而是当年建筑伊始,由艺术家用铁丝所铸就。据说,这幅艺术窗户之所以能保留,得益于当年这里工作人员的智慧。

  在三楼的卫生间,一百年前的卫生设施,几乎与今天的无所差别。特别有一个冲淋房,全铜制的喷淋,除了有顶部大喷淋外,两边腰部,各有一个喷淋,让当年的总董可以享受最舒适的淋浴。陶林详表示,一位经常来这里参观的曾任美国驻上海总领事的贵宾告诉过他,这样的喷淋房,全世界保留下来的,相当的稀有,一个在美国,一个便是在这里。

  推开阳台,眺望楼下的大草坪,右首边还有一条弧线的水池,如美人鱼。这边绿色的草坪上,也迎来过很多主人,就如同这幢建筑,曾为公董局的总董官邸,抗战后为世界卫生组织的办公地,解放初期又是陈毅市长的居所之一。到1954年,为中苏友好机关办公地点。1960年后,上海市工艺美术研究所迁入办公。

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

  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先生最爱的家

  地址:淮海中路1843号;开放时间:9:00—16:30(全年开放)

  百年香樟环绕的大草坪、悠然散步的白鸽,每每来到这里,我们不免缅怀斯人,如同宋庆龄的愿望,希望和平与爱充满这个世界。

  淮海中路到了西首,一下子从繁盛变成了幽雅宁静。在靠近武康路上的狭长三角地带,屹立着著名的像一艘邮轮的“诺曼底大楼”(今称武康大楼)。立在它正前,也有一艘小“邮轮”,便是今天的上海宋庆龄故居。

  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宣教处副主任傅强向记者介绍,根据相关资料的记载,庭院主楼建于1920年,属于近代欧洲独院式建筑,它最初的主人是一位希腊籍船主。他早年来华,经营内河航运。“所以,主人也把自己的住宅建造成了一艘轮船。”

  时间的轨迹中,这幢精美的别墅,主人如走马灯般轮换着。希腊的船商,未过几年便回国了,多次转手后,到了1940年时,一位名为费尔西里的德国医生,拥有了它。当时,他在上海开了一家私人诊所,等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临近尾声,他便将此处房产转卖给朋友——上海著名的银行家朱博泉。1945年8月,由于朱博泉有附逆之嫌,该房产被国民党政府作为敌伪产业收为国有。

  抗战胜利的同时,宋庆龄也由重庆回到上海,她将莫利哀路29号(今香山路7号)的寓所“改为孙中山故居,作为一个永久的国家纪念馆让人瞻仰”,自己则暂居在靖江路45号(今桃江路45号)。这是一所狭小而又会漏水的居所,第二年,当蒋介石和宋美龄拜访宋庆龄时,发觉了这一问题,便授意下属为宋庆龄另觅一处较大的房屋。到1949年1月,根据蒋介石的手谕,国民政府行政院电令中央信托局派员与宋庆龄接洽,建议宋庆龄从几处没收的敌伪产业中挑选一处作为住宅,宋庆龄最后选定了当时为林森中路1803号的这座宅院。

  从此,这也是宋庆龄一生中最后拥有的唯一一处有产权的房产,也是她最爱的家。虽然其晚年因工作、年龄等原因不便再南北奔波,遂以北京为主要居住地。但宋庆龄对上海的住所依然非常眷恋,只要条件允许或者逢年过节,她必定会回来居住一段时间。用她自己的话讲:去北京是“上班”,到上海是“回家”。

  宋庆龄的家,虽不奢华,却不失精致。砖木混凝土结构的主楼,总建筑面积近700平方米,坐北朝南,前为大草坪,后为小花园。1950年代,政府将主楼的西北侧原来的车库,扩建为辅楼,底层为车库,二层则为工作人员的生活用房。如今,当年宋庆龄乘坐过的“红旗”牌和“吉姆”牌两辆轿车依然停放在车库中。旁边的绿色鸽棚内,饲养着几十羽品质优良的鸽子。当年宋庆龄常常亲自给鸽子喂食,看着它们在空中盘旋。

  宋庆龄入住此间后,主楼的底层分别用作过道厅、客厅、餐厅和书房,二楼则为卧室和办公室。过道厅与门厅相接,是作为客人来访时等候的地方。宋庆龄对过道厅的布置十分细致用心,她特地在客人休息等候的桌椅边放了很多报刊杂志以供翻阅,墙上则挂着宋庆龄精心挑选的苏联油画“冬日”、徐悲鸿的国画“双马垂柳图”以及印度尼西亚的风俗水彩画等艺术品。

  今天看到的家居布局,几乎与当年完全相同。傅强告诉记者,这里所用的实木地板,质地相当的好。“有一次,宋庆龄就在这里摔倒骨折了。毛主席听说后,来上海拜访时,便给她带来了全套的羊毛地毯。”在客厅的北墙上,挂着孙中山先生的遗像,南墙上则是1961年5月11日,毛泽东来访时与宋庆龄在客厅壁炉前留下的合影。当年他们都是68岁,峥嵘岁月早已化作缕缕银丝爬上了他们的鬓角,然而宋庆龄的眼中却仍然可见几分激动、几分兴奋。

  客厅的餐厅,有门连着厨房,这里是宋庆龄招待世界各国的贵宾之处,她喜欢把国宴变成“家宴”,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亲和力把这间小小的餐厅变成了一个促进新中国与世界各国友好交往的大舞台。在二楼的卧室中,实景摆放的家具,都是宋庆龄与孙中山共同生活时用过的,其中一套四件的藤木家具,正是当年宋庆龄与孙中山结婚后,宋家父母补送给他们的结婚礼物。而这一套家具伴随了她大半个世纪。

  前院的大草坪,宋庆龄最爱请小朋友前来,也曾经在这里举办茶话会,招待前来我国参加国际民主妇女联合理事会的27个国家的妇女代表。闲暇时,她喜欢穿着宽松的布衫在其中漫步,偶尔也会在一张白色的靠椅上小憩,仿佛超然世外,又仿佛是在回首岁月,重温过往。

  蔡元培故居:最后的住所,情系故乡

蔡元培故居:最后的住所,情系故乡蔡元培故居

  地址:华山路303弄16号;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上午9:00-11:30,下午13:00-16:30。11点、16点停止入馆。

  这所洋房成了蔡元培先生在内地的最后一处住所。

  华山路303弄,在希尔顿酒店的对面,这里往来人流如云。不少人若驻足弄堂口,会看到有一个印有蔡元培先生头像的浮雕,边上是毛泽东的“学界泰斗人世楷模”8个大字。

  蔡元培是一位促进了中国现代教育的发端的伟大教育家。“德智体美世界观”五方面的教育,就是由其率先所提出并倡导的。这位进士及第的思想家,在任职北京大学校长时,更倡导思想自由、兼容并蓄,使北大成为新文化运动的中心。

  走入弄堂,转个弯,不远便是蔡元培故居所在的16号。这是一幢三层的英式洋房,门口有低矮的篱笆。洋房有尖顶,两坡较陡,山墙一段露出深色的木构架,搭配深灰色的卵石墙面,看得出历史的年头。

  上个世纪30年代,蔡先生和宋庆龄女士等人在上海组织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他被推为副主席。到了1937年10月,蔡元培由上海愚园路寓所迁至这里。在祖国命运飘零之际,这位民主革命家,带头与交通、同济、暨南、浙江等大学校长联名致电九国公约会议,呼吁遏制日本对华之侵略,并要求严惩日本违反国际公法,肆意摧毁我国文教机关之暴行。工作人员金小姐告诉记者,可惜,蔡先生在这里只租住了一个月,由于上海的沦陷,他不得不去往香港。

  “此前,蔡先生的学生们打算集资为他买下这所洋房。”不幸的是,这所洋房,成了蔡元培先生在上海最后的寓所。洋房的一楼,目前已经全部开辟成了陈列室。从蔡元培科考时的答卷,到出生地绍兴故居的模型,以及更多关于他的各教育理念、思想成就等著作。

  若是早些年来这里,还会遇上蔡先生的儿子与女儿,他们会与游人恳谈蔡先生的掌故。蔡先生的后人,从上个世纪40年代起,一直居住在这幢洋房的二楼和三楼,直到去年,蔡的小儿子蔡怀新离世。目前,蔡先生的女儿住在华东医院就医,也已久未返回家中。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