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反思申遗热:花钱申遗 不如花钱保护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13日 10:00 中国文化报

  成功申遗对拉动旅游升温的作用十分有限,通常只在申遗成功后的最初几年有明显效果。

  编译/本报记者 毛莉

  在日前落幕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5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上,日本进入世界遗产候选名单的东京都小笠原群岛和处于地震灾区的岩手县平泉遗迹均成功入选。这个消息令很多日本人倍感欢欣鼓舞之时,也加深了一些人对日本申遗热的忧虑。日本《朝日新闻》指出,成功申遗或许可以拉动旅游升温、振兴当地经济,但其带来的并非都是积极效应。在日本一些成功申遗的地区,盛名之下的一些负面效应正在显现。

  2007年成功申遗的石见银山位于日本岛根县大田市,是日本历史上持续开采400年的著名银矿,人们在那里发现了大大小小600余处保持原貌的坑道。通往山上景点的主要通道是山脚下一条约1000米长的古街,至今仍有一些居民居住在这条古街上。石见银山申遗成功后,蜂拥而至的旅客一度让当地居民不堪其扰。为保护景区,石见银山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严格禁止机动车入内,游客可乘坐的交通工具只有专门的观光巴士。但对于当地居民来说,频繁往来的巴士同样产生了大量噪音污染,还有一些游客会随意攀折居民种植的树木。一位63岁的居民抱怨道:“以前我们过着门不上锁、夜不闭户的平静生活,但后来我们的生活全乱套了。”申遗成功后如果环境遭受破坏将会被取消世界遗产的认定,这促使当地人更加重视环境保护。2008年,根据当地居民要求,景区停止运营观光巴士,游客只能徒步进入景区。徒步游览石见银山往返需要两个多小时,这让很多游客望而却步。近年来,石见银山的游客因此不断减少。

  日本岐阜县的白川乡和五屹山历史村落同样遭受申遗成功的困扰。这些村落至今仍保留着日本古代传统乡村建筑,村内散布着几十栋由茅草和木材搭建的房屋,屋顶如两手合掌时成60度的造型,因此得名合掌屋。合掌屋通常有四五层楼高,全部由人手搭建,不需一根钉。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白川乡和五屹山历史村落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此后,这座拥有600余居民的村落有了和石见银山相似的烦恼:拥堵、噪音、垃圾……

  事实上,在日本的10多处世界遗产中,如石见银山、白川乡和五屹山历史村落一样因过度旅游开发带来负面效应的并不少。而且,事实证明,成功申遗对拉动旅游升温的作用十分有限,通常只在申遗成功后的最初几年有明显效果。东洋大学旅游学教授岛川崇准认为:“旅游开发与遗产保护往往很难兼顾。”

  综观世遗可能带来的这些负面效应,一些日本地方政府认为申遗付出的巨大成本得不到相应回报,因而放弃了原本的申遗计划。山形县的最上川是日本的旅游胜地,包括出羽三山等65处著名旅游景点。山形县此前打算申请最上川为世界遗产,但吉村荣美子在2009年出任山形县知事后立刻宣布放弃申遗。她说:“申遗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这笔投资就像一个无底洞,还不如踏踏实实把这些钱用在遗产保护上。”根据山形县的保守估计,申遗所需资金达3.88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100万元)之巨。

  就像当地人之前所担心的那样,此次平泉遗迹虽然成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但其中的柳之御所遗迹被排除在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评定平泉遗迹时更为重视的是平泉的净土思想,而作为政治场所的柳之御所由于政治意味过于浓重未被收录。这意味着当地政府此前为申遗砸在柳之御所上的23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8亿元)打了水漂。当地政府对这一结果并不甘心,做出了追加申报的决定,但有日本媒体认为,这一决定“胜算不大”。

  对世界遗产领域有相当研究的日本国士馆大学建筑史教授冈田保良说:“申遗的确有很多可取之处,比如,可以让人们主动去深度挖掘申报项目的历史、文化价值,有助于在世界上确立自己的文化身份等。但是,申遗这座独木桥实在太难走,中央政府应该替地方政府把好关,给出充分的建议。在地方政府准备申报的初步阶段,中央政府就应该针对申报项目进行一个可行性分析,避免地方政府走弯路。”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