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联合国新成员国的文化发展之路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20日 10:00 中国文化报

  任 立

  编者按:今年2月7日,随着苏丹总统宣布接受南部公民投票最终结果,南部苏丹正式独立。7月14日,第65届联合国大会接纳南苏丹共和国为联合国第193个会员国。通常情况下,加入联合国对一国发展都是一种促进,对该国文化发展也不例外。在过去20年中,除南苏丹外,共有26个国家先后加入联合国,不仅在政治经济上实现了主权国家的独立,也在文化上有了新的发展。

  7月14日,第65届联合国大会一致通过决议,接纳南苏丹共和国为联合国第193个会员国。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欢迎南苏丹共和国加入联合国,并呼吁苏丹和南苏丹尽快解决边界划分、资源分配等问题,彼此成为真正的合作伙伴。崭新的南苏丹的未来走向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而在过去20年中,一些新近加入联合国的国家也走上了各具特色的发展之路。

  波罗的海三国:修复老城忙申遗

  波罗的海三国,即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位于波罗的海东岸、芬兰湾南岸,1990年和1991年相继宣布独立,并于1991年成为联合国会员国。

  立陶宛独立以后,首都维尔纽斯迅速转变为一个现代化的欧洲城市,在发展城市新商业中心的同时,有关部门也投入巨资修复了许多古老的建筑。从国家到地方,人们都对旧城的修复充满期待,正是全民上下一心、凝聚共识,才留住了维尔纽斯古城最初的面貌。维尔纽斯旧城是欧洲面积最大的旧城之一,拥有将近1500座古建筑,199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此外,立陶宛还与周边国家广泛开展古建筑方面的交流,如2009年进行的“波罗的海三国哥特式建筑寻踪”活动等。

  爱沙尼亚是波罗的海最小的国家,首都塔林在二战期间饱受轰炸,此后的40多年里,老城更是残旧不堪,大部分人口遗弃了老城搬迁至周围苏联风格的楼房。独立之后,国家马上加快步伐奔向21世纪,政府也立即修复了塔林古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于1997年将其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拉脱维亚与爱沙尼亚的情况比较相似,首都里加素有“北方巴黎”美誉,老城区已有800多年的历史,也于1997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中亚五国:力推“双轨”语言政策

  1991 年,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先后宣布独立,并于1992年成为联合国会员国。此后,俄语在这一地区的地位受到了严峻挑战——在各种宣传媒介、群众性集会、竞选演说中,为民族语言而斗争一时成了最热门的话题之一。199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决定,每年2月21日举办庆祝“国际母语日”,旨在促进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

  虽然各国推广母语的想法极其迫切,但俄语毕竟是联合国的工作语言之一。吉尔吉斯斯坦独立之初,议会曾通过一系列限制俄语的法律,结果造成大量俄罗斯族军官、法律工作者及其他行业的专家学者回流俄罗斯。因此,多数国家在权衡利弊后还是选择了“双轨制”的语言政策。如1993年,吉尔吉斯斯坦发布总统令,给予俄语以官方语言的地位。2000年,吉尔吉斯斯坦还通过了《国语法》,确立俄语为吉尔吉斯斯坦的第二国语。

  乌兹别克斯坦的情况也比较相似,曾于1989年立法规定,所有在管理部门工作的人员必须通晓乌兹别克语。后来,乌兹别克斯坦议会废止了这项语言限制规定。塔吉克斯坦宪法规定塔吉克语为国语,俄语为族际交际语。哈萨克斯坦宪法规定哈萨克语为国语,俄语为官方语言。在国家组织和地方自治机构中俄语与哈萨克语一样平等地使用,因此,俄语至今仍是政府和议会的办公语言。

  瑞士:向“独善其身”说再见

  联合国的欧洲总部就设在瑞士名城日内瓦,每年有无数的国际会议在这里召开,众多的联合国决议在这里通过。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作为东道国的瑞士直到2002年才正式成为联合国的会员国。在历史上,瑞士长期处于神圣罗马帝国的统治下,直到1684年才宣布独立并开始奉行中立,拿破仑战败后的维也纳会议正式确认它为永久中立国。

  “永久中立”不仅使瑞士在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中免遭战乱,而且能够在战后的冷战时期超然于种种国际冲突之外,为一些重大国际谈判提供场所和对国际纠纷进行斡旋,在东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交往中发挥着独特的桥梁作用。可以说,瑞士人非常珍爱他们的中立,并为拥有这份立场而由衷地感到庆幸和骄傲。反对加入联合国的人就是担心,一旦加入联合国,就得对国际事务表态,这将损害瑞士传统的中立立场,不可避免地把它卷入国际纷争。

  然而,经济全球化必然带来国际事务全球化。伴随着这一进程的不断发展,各国的安全与发展同外部世界的联系日益密切,国与国之间相互依赖的程度大大加深,一个国家很难再“独善其身”,置身于国际社会之外。而在成为会员国之前,以观察员身份出现的瑞士既无投票权也无决策权,在许多重大国际问题上几乎听不到它的声音,如果继续下去,难免会陷入被边缘化的孤立境地。正如瑞士联邦委员会前主席卡斯帕·维利热所说,加入联合国对瑞士的经济发展只会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并且有助于提升它在国际经济合作中的地位。也许不少瑞士人意识到了这一点,才转而支持其加入联合国。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