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德国文化地图:消失的德国建筑(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20日 10:39 申江服务导报
上海的德国文化地图:消失的德国建筑(图)
上海的德国文化地图
上海的德国文化地图:消失的德国建筑(图)
消失的德国建筑
上海的德国文化地图:消失的德国建筑(图)
有些重要的建筑至今已消失无踪

  原著/吕澍 王维江 编写/晓同

  到过青岛的人对遍布于该市的漂亮的德式建筑往往无法忘怀。其实,德式建筑也曾是上海万国建筑中的一个亮点。令人遗憾的是,有些重要的建筑至今已消失无踪。吕澍、王维江所著《上海的德国文化地图》一书把我们带回了那个被人遗忘的年代。

  德国总会

  19世纪50年代,初到上海的德国人多参加英国人俱乐部,即英国总会。1866年,德国人成立了自己的俱乐部,它的名字叫ClubConcordia,上海人称之为德国总会。Concordia是拉丁词,意思是“和睦”、“喜悦”和“和谐”,起这样一个名字,或许寄托着在沪德国人对异乡美好生活的祈祷和期待。

  因为购买地皮和建屋资金不足,德国总会只得租赁今福建路、山东路之间福州路上的一处房子作为活动场所。自建大楼的计划几番重提和变动,皆因各种原因未能变为现实。几经周折,终于购得外滩的一块地皮,即现在的中山东一路23号。这座新文艺复兴风格的大楼由在上海的德国人倍高(HeinrichBecker)设计和建造,历时3年,于1907年2月4日建成。德国总会因此成为外滩著名的建筑,代表了上海的高雅和奢华,也体现了德意志统一之后政治上的强大和经济上的富足。

  德国人是爱好读书的民族,总会下设有一图书馆,收藏丰富,这也成为德国总会与众不同的亮点。该馆藏有辞书工具类书籍400余种;作家个人全集近600种;除德文书以外,还有英语和法语的文学类书籍近3000种。在沪德国人受教育程度和素养之高,由此可见一斑。

  后来德国总会的南边新添的邻居是沙逊的华懋宾馆,北边是横滨银行上海分行。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该大楼作为敌产被没收。1923年,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入驻,中国银行于1926年发行的5圆纸币图案就是德国总会大楼。1937年,总会大楼被拆除。

  上海新教教区

  19世纪中叶以后,新教在上海的影响超过了天主教,新教是德侨在沪生活须臾不可分离的一部分。

  德国新教教会在上海最早的教区组织成立于1892年。哈克曼牧师于1894年接任负责人之后,以极大的热情,致力于扩大教区的影响力。当时上海德侨还没有自己的礼拜堂,只能借用英国人的新天安堂。但他没有泄气,坚持每两个星期举行一次礼拜,每次都把通知提前刊登在《德文新报》上。哈克曼每次布道的话题不局限于狭隘的教义,而是侧重于中西文化的讲解,比如“100年前德国人的生活”、“达尔文”、“歌德与同时代名人的关系”、“佛教”等,这些演讲很受欢迎。据1896年1月10日《德文新报》的报道,上海新教教区已经成为德国新教教徒在东亚的一个活动中心和心灵庇护所。

  哈克曼一直致力于在上海建造一座属于德侨自己的礼拜堂,这一想法得到当时德国驻沪总领事施托博的支持——他也是上海教区委员会的主席。

  这一年的10月,教区委员会决定买下位于黄浦路80号的地皮。教堂的设计师是匈牙利建筑师邬达克,最终建成是在1901年。据1940-1947任教区牧师的马斯回忆,苏州河旁边的第一座教区教堂属于现代风格,高耸而敞亮,“高雅的大厅,高大的钟楼塔楼,内墙饰以德国各州的州徽,其中汉堡和不来梅所占位置最为显眼”。

  然而,如此美丽的教堂却乏人问津。马斯认为,上海的德国人缺少教会生活的习惯,教堂的布道活动常常因为无人参与而被迫取消,整个夏天教堂干脆关门三个月。马斯牧师道出了在上海布道的艰难:“我清楚地认识到,上海商人们多么清醒而务实,也知道上海商人们是多么习惯于认真而批判性地倾听。”这实在是对国际大都市商人的准确描述。

  更可叹的是这座教堂后来的命运。1930年,教区组织将这座教堂卖掉,在新的“德国之角”造起了新的教堂。可惜的是,新教堂也最终被拆毁,让位于贵都大饭店了。

  伊尔底斯纪念碑

  伊尔底斯纪念碑位于北京东路外滩,1898年11月20日由德国侨民及德商怡和洋行集资建立。

  此事源于1896年夏,德国炮舰伊尔底斯号遇暴风雨沉没于黄海,造成77名船员丧生于海难。雕塑家的创意将一根长6米从沉船上取来的断桅耸立在大理石基座上,桅杆的下端围放着青铜铸造的花环、绘有十字架的军旗和似乎仍被海风吹得微微鼓起的帆布。纪念碑基座的正面是一幅表现伊尔底斯号乘风破浪扬帆前进的浮雕,后面是“纪念1896年7月23日在中国黄海风暴中遇难的伊尔底斯号炮舰全体船员”的碑文和殉难官兵的名字。整座雕塑给人留下不胜怆然的印象。1918年12月2日晚,纪念碑被一批未明身份的欧洲人推倒,时值德国战败。大战结束后,德国人又在赫德路(今常德路)修复此碑,后又把它迁至延安西路华山路德国总会前。1949年后拆除。

  威廉学校

  1901年,威廉学校与新教教堂同时在黄浦路上落成,与德国总领事馆相邻。这里视野开阔,风景优雅,还可以看见1898年为纪念伊尔底斯号(Iltis)沉船而在河对岸的公园里建立的纪念碑。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威廉学校随同教堂一起迁往新的“德国之角”。德侨被紧密联系在了一起:总领事、德国总会、教区、学校,经常一起参与各种活动,而《德文新报》就成了发布活动信息的平台。

  1897年1月,上海举行了德皇威廉一世生日庆祝活动,典型地体现出德侨社团活动的特点:由哈克曼组织并布道,总领事施托博发表主旨演讲,文艺活动在德国总会的大剧场举行。文艺演出的全部内容是合唱和器乐演奏,合唱由威廉学校的学生承担,器乐演奏者是上海的德侨,完全是业余的。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道台也被邀请并讲话,这说明在上海的德侨的生活不是封闭的,他们不仅与英国人等西方人有来往,而且也与上海的地方官员有来往,尽管与中国人的交往不多。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