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的市井大观(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25日 11:05 中国新闻网
阿姆斯特丹的市井大观(图)
繁华的步行小街。(美国《侨报》 桑叶供图)

  我从阿姆斯特丹的游船上下来进入市区,在星星点点的小雨中,映入眼帘窄长的街道上,高耸的旧式楼房一栋连着一栋,大都是四五层高有数百年历史的建筑,奇特的是每栋楼的楼面和楼顶是不一样的。这些楼房好像有些倾斜,听说以前整个城市的房屋都是以木桩打基,城市就像架在无数个木桩之上,所以对这些看似东倒西歪的楼房也就不必担心了。

  在步行街的闹市上,两边的商店橱窗琳琅满目的商品、纪念品,五颜六色知名的荷兰木鞋数不胜数,大些的木鞋价格不菲,我只买了几对一寸长的磁制的袖珍鞋,以示纪念而已。

  在小巷中转悠时,我突然闻到一点说不出的异味,孩子告诉我这是大麻屋中吸食大麻者传出的大麻味,他们跟我开玩笑说,您可以尝尝,价钱不贵几欧元就能合法地抽上大麻了……我一听到大麻就头皮发“麻”,那玩艺儿岂是能“试”的,抽上瘾后果不堪设想,立即转移。

  饭后,我又路过了几家花花绿绿的“赌”馆。看!前面的红灯区到了!儿女警告:这里不许拍照!在光天化日之下近距离看到玻璃橱窗半掩的纱帘边,竟摆放着一个只挂一丝、雪白如瓷的活生生裸女,线条流畅的小山包下面扭动着的粉嫩的臀……公然向临街游动的红男绿女宣示着“性”的诱惑。

  我不能不对此情此景大感惊叹,金发碧眼的姑娘是如此清丽漂亮,犹如商店橱窗里闪烁在霓虹灯下的芭比娃娃……

  在我目瞪口呆之际,那橱中女郎竟冲我嫣然一笑……我想她肯定是笑我“刘姥姥进大观园”没见过世面,我并不在意自己被她看成少见多怪的“乡巴佬”,倒是有些怜香惜玉地惴惴不安,幸而是下午时分,如果到了红灯靡丽的微醺之夜,在斑驳陆离的水晶灯后边……不知究竟是人性的升华,还是人性的堕落。

  不过,说句老实话,这可比老北京传说中的“八大胡同”、世人难见的“春宫图”,还有早先那些妻妾成群的达官贵人……直截了当多了。

  直到离开这条举世闻名的红灯街,看到小桥流水中一群白天鹅,我这个“姥姥”才定下神。世界是如此奇妙,洁白的天鹅们成双成对悠闲地在戏水,红灯街在暮霭沉沉中露尽峥嵘,流水像古老的阿姆斯特丹血脉静静流淌,为什么人类的欲望如此无止境!

  红都也是花都——郁金香王国呵!据说荷兰人惜土如命,不忍在这有限的土地上种庄稼,而用来种花。经过了几百年的悉心培育,荷兰人种出了世界上最鲜艳美丽、五彩斑斓的郁金香,我特别喜欢“金香”前边的那个沉稳的“郁”字,因为“它”好似一洗“花”的浮华而雍容金贵般的脱俗,就像我心目中清纯淡雅的茉莉花……可惜春已去秋亦浓,花儿飘零也。此情此景,花如美人、美人如花么!

  荷兰是一个“雨”国,据说每年日照仅有70多天,所以小雨几乎无人打伞。我出了红灯区在蒙蒙细雨中来到繁华的市中心,购物人流依然如潮。不要忘记荷兰还是世界上鼎鼎大名的自行车王国,我曾在“宜家”家居城的广场上看到购物者停放的数千辆各式各样(双人骑、躺着骑……)的自行车,市中心小广场凌乱停放的自行车,不过是一个小小缩影。

  哇噻!前边的市中心广场,巨大的双层飞轮在高楼大厦上面转动,飞轮左右隐约可见一个骑着“扫把”女巫的模型在扭动……也许是星期天的缘故,飞轮下阴森恐怖的魔鬼城人潮如流,魔王、魔鬼们在魔鬼城上俯视着城下来往的芸芸众生,而更使人心惊肉跳的是两具血淋淋的尸体(模型)被悬挂在魔鬼城、也就是悬挂在阿姆斯特丹城的上空。莫非,在迷离的闹市中,这是一种对世人的警示!

  这不能不让人唏嘘,全世界各个角落都有共同的善、恶观。很多老一辈中国人都信奉“头上三尺有神灵”,脚底下也有阴森恐怖“十八层地狱”的阎罗王,做了坏事的人到了阴曹地府也会遭刀剐油炸“报应”的。这种万千年流传于世“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统统都报”的价值观,东方、西方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

  离开了魔鬼城,我们又来到对面的阿姆斯特丹最大的购物中心,对我这个一贯主张低消费、少消费者而言,不过是见识一下价钱昂贵的世界名牌而已。

  暮霭中,隐约传来了教堂的钟声,归窝的鸟从头顶匆匆掠过,一天的旅游就这样结束了。(摘自美国《侨报》 德州 桑叶 有删节)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