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国倾城泰姬陵 泰戈尔笔下的爱情泪珠(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26日 10:23 华夏地理杂志
倾国倾城泰姬陵 泰戈尔笔下的爱情泪珠(图)
泰姬陵

  泰戈尔形容泰姬陵:一颗爱的泪珠。一句话道尽泰姬陵惊天动地的美,还有泰姬玛哈尔倾国倾城的丰仪。爱通过建筑来表达,有时候更加能够穿越时空,经得起人世间的风雨。莫卧尔王朝第五代皇帝沙杰汗为他的宠后泰姬·玛哈尔修建了泰姬陵(Taj Mahal Mausoleum),从1631年动工,费时22年完成。

  莫卧儿王朝因为一个建筑或者说因为一场爱情走向败亡。沙杰汗因爱妃死去而建了这座陵墓,却劳师动众劳民伤财,他的儿子囚禁了他,他只好每天在阿格拉堡中,远远眺望,却又触手难及。泰姬陵是爱情的见证,我想大部分女人都会渴望这样一场旷日持久的爱情,虽然我并不羡慕她,但是能有个人这么爱自己,对大部分人来说总是幸福的吧。但我还是忍不住煞风景地说,被爱太浓,其实是负担,粘在身上,有些让人觉得累。但我们都不是她,她自有她的快乐与悲伤,何况印度是男权社会,女人能有这样爱情附身,总该欢喜莫名。

  我总想,泰姬玛哈尔去世的时候已经38岁,那场爱恋断不止因为她的容颜,一定有超越外表的更内在的东西,让沙杰汗牵心思念,至死不悔。并留下了这座让时间铭记他的爱的伟大建筑。沙杰汗因为是个了不起的建筑师,所以没能当好国王,泰姬陵留给世人多少震撼与景仰,却让他失去了其它。一个人再多运气,即使含着金汤匙出身,却也未必能够一生拥有。但我是真的很爱泰姬陵这座建筑本身,好的建筑很多,但象它这么美的,就不是处处可见了。

  就如好看的人是很多的,但不是每个都惊心动魄,一般的你只说她清丽便已不易,有的却令你惊呼一声,那才是真美,想起我12岁时看到苏菲玛索的照片,惊为天人,估计就是这般光景。

  在去泰姬陵之前,我还带着克久拉霍的小感冒病毒。给老公短信,他回复说:要吃药休息,还要好好看看泰姬陵,那玩意儿不仅美,还系耐情呀!看,这么木独的人都知道那是爱情。我笑笑,躲过最热的中午,换上那件孔雀蓝纱丽来到泰姬陵。纱丽是7米长的布,裹在身上,不用一针一线,手法就比中国的旗袍复杂些。我以为我学会了,其实没有。就用不完全正确的手法把纱丽裹身上,然后拿着美金买了票进去。一路被人抓住整理衣服。

  第一位是泰姬陵看门的女警卫,她见我背着双肩包,说包太大,不准我背进去。我给她看里面的相机。她就仔细搜相机包,发现了我的快门线,不认识这是什么,我只好把快门线插在相机上给她看。她放我走时,突然把我抓回,帮我整理衣服;第二位是在泰姬陵遇到的一位姑娘,她很漂亮,朋友拍下我俩的合影,等日后我看的时候,觉得颇有几分中印友好标准照的味道;第三位是个阿姨,她帮我整理衣服时,从身上取下一个别针,帮我别在肩膀的衣服那。她们都态度友善自然,语言不太能沟通,但彼此的微笑真的是最好的语言。

  泰姬陵热热闹闹很有人缘,我相信这里集聚了世界各地的人们。大家都在欣赏着赞叹着它的美好。我的纱丽让我联想起在中国看到洋妞穿旗袍,有几分古怪,又有更多亲切和喜乐。泰姬陵融合了印度、伊斯兰和波斯等建筑风格,布局完美和谐,其主体建筑以纯白大理石砌建而成的,这里上下左右工整对称,中央圆顶高62米,前方是清澈的水道陵园占地面积17万平方米,中间有一个十字形水池,中心是喷泉。

  从陵园大门到陵墓,有一条用红石铺成的甬道。陵墓两侧各有一座清真寺,陵墓四方,还有四座41米高的尖塔。它就是这样骄傲地站在那,符合它传奇的身份。站在十字形水池前,泰姬陵的倒影清晰可见。倒影总是能够增添韵致,有了双重的美,还多了几分柔软。站在那拍泰姬陵的倒影直至太阳西沉。太阳的余光打在泰姬陵上,泰姬陵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淡黄色。我走到在旁边的清真寺,我的影子被投到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黑影。几个小时的时光,就在对泰姬陵的惊艳中消逝。离开的时候,我一步一回头,凝视这座我之前一直向往之间热爱之后怀恋的建筑。

  大理石的光洁表面,对称的设计,外观大气,细部精美,加上那段故事,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心中羡慕泰姬玛哈尔能够拥有那样一份痴狂执著永久的爱。我一直欣赏平淡的幸福,也不禁叹服:爱的然后可以这样长,这么久。泰姬陵在夕阳下依然一副圣洁的表情,我不禁想,建筑与爱情的生命力,哪一个会更长久?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