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比亚意外之旅(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26日 10:27 中国青年报
纳米比亚意外之旅(组图)
纳米比亚独一无二的沙漠景象
纳米比亚意外之旅(组图)
步履从容的象群

  回到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回首整个旅程,丛林中的原住民讲述他们仍然坚守的古老生活习俗时,让人觉得回到了原始时期;在沙漠中开着四轮摩托车冲向蓝色的大海时,让人热血沸腾;在欧式风情的小镇上看着当地小孩卖力地为我们跳舞让人心生怜爱……在这个依然贫穷的国家,充满巨大反差和惊奇的国家,原始与文明、狂野与奢华像那笔直深入大海的红色沙漠让我难忘。

  埃托沙国家公园 非洲最古老的动物乐园

  清晨的阳光照耀在不远处的崖壁上,色彩鲜艳的石壁映衬在蓝色的天空下格外清澈。一路向北,车子驶进埃托沙国家公园(Rtosha National Park)。埃托沙,在当地语言中意为“白色干水之地”,其实就是个巨大的盐沼。动物园内严禁打猎,犀牛大象不会因长有美丽的角和象牙而招来杀身之祸,这里是它们的乐园。

  旱季,长期滴雨不下,整个埃托沙干涸欲裂,树木、灌木、野草都枯萎了,到处一片枯黄,有一点儿火星都会燃烧起来。一个个存有少量雨水的池沼就像一颗颗明珠散落在埃托沙,为动物们提供救命之水。为了存活,它们必须长途跋涉到远处的池沼去饮水。各种动物的生活习性不同,饮水的时间都会错开。这时你可以在公路上、在池沼旁看见很多动物,长颈鹿、羚羊、斑马会在同一个池沼旁嬉戏,饮水。

  国家公园内设有三个营地酒店,中午,我们终于来到了位于公园腹地的一个,其他两个分别设在公园进出口处。酒店中有等级不同的房间,还有可搭帐篷的宿营地。营地酒店就像丛林里的孤岛,我们仿佛是被保护起来的“动物”,如果离开营地,游客必须严格按照国家公园内规定的路线行驶,不得离开道路,也不得在休息区以外的地方离开汽车。

  午后的太阳异常炙热,广阔的草原显得十分安静,在广阔的草原寻找我们期待的野生动物简直就像大海捞针,经验丰富的向导莱斯利告诉我,此时的动物都处于缺水状态,最好的办法就是赶往水源地碰碰运气了。我们沿着公园里的土路以每小时60公里的速度行驶,突然前方的路被一排羚羊阻挡了,原来路旁的两棵树投下的阴影成了它们的遮阳伞,羚羊一字排开,躲在下面乘凉。远处的一头大象则把头伸进一棵小树的阴影下,以躲避难耐的高温。一只长颈鹿正把头俯得很低喝水,对这样长腿、长脖子的动物来说,俯身喝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长颈鹿对我们的汽车高度警惕,当我们的车子减速,慢慢靠近它时,它飞快地迈着长腿从我们面前消失了。一阵烟尘中,几头大象走近水源地,步履缓慢、从容。大象们的身体几近盐湖的白色,映衬在朵朵白云下。眼前的一切,仿佛神话中的某个场景。

  在莱斯利的带领下,我们又赶往另外一个水源地去看狮子。整个草原,只有像狮子这样高踞食物链顶端的君王可以在水源地以逸待劳地捕捉猎物。我们到达时,狮子已经吃上它的早餐了,那是一头前来饮水的斑马。远处,成群的斑马在路边悠闲地觅食,我们慢慢地接近它们,从长焦镜头中,我发现其中有些斑马后背上伤痕累累,莱斯利面色严峻地说:“这是从狮子口中逃出来的幸运儿。”

  不远处,天空中的乌云渐渐低沉了下来,在天空和荒原之间拉起一道云雾织成的幕布,莱斯利张开双臂兴奋地在季节河流干枯的河床上大喊:“那里就要下雨了,纳米比亚的雨季就要来了!”雨季仿佛使非洲平原上的所有生物都在这第一场雨里欢腾起来,莱斯利开心地告诉我们:“哪怕只有一滴雨,我们就已经开始庆祝雨季的来临。草原会在一周内飞快地变绿,也更容易看到野生动物。”

  每天傍晚6点之前,所有参观的客人都必须返回指定营地或者离开国家公园。我们所住的营地旁边就是一处重要水源地。落日将水源地周围涂上了暖暖的色调,在我们赶回后,发现这里已经有长颈鹿和一群斑马在饮水。

  斯瓦科普蒙德 红色沙漠与蔚蓝大海

  沿途没有居民和风景,平坦枯燥的旅途让人昏睡。忽然,我感觉空气中有些海水的味道,才知道已经来到纳米比亚的西海岸了。斯瓦科普蒙德位于纳米比亚西部,濒临大西洋,街上人不多,德式的建筑比比皆是,房子的颜色也很鲜艳,很像一个德国的小镇。

  莱斯利带我们去见他的老朋友汤姆,一位性格豪爽的德国后裔,在纳米比亚长大,在斯瓦科普蒙德居住了40多年,每天带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领略纳米比亚沙漠里的精彩。汤姆是个性格爽朗又充满幽默感的人,健康的肤色,一身户外打扮,他把我们带到他的车前,我们不由一阵惊叹——这是一辆上世纪70年代的军用悍马。汤姆说:“这是沙漠里行走的最好工具了!”他特意让我坐在前排,接着打开了座位中间的一个冰箱,里面摆满了各种饮料和啤酒,能在非洲沙漠中喝着冰镇饮料简直不可思议。

  眼前是绵延起伏的沙丘,在阳光下反射着赭石色。汤姆说:“你们已经知道纳米比亚是个少雨的地方了,但是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才是纳米比亚最少雨水的地方。所以我们这里有与众不同的天气预报,当你听到天气预报说:将降雨30毫米,并不是说下了30毫米的雨,而是说这一滴雨与下一滴雨之间距离为30毫米。”幽默的老人带给我们一阵欢笑。

  汤姆冲着最高的沙丘冲了上去,然后将车缓缓地停在沙丘最高的边缘,前轮已经向着沙丘的另一侧倾斜下去。车上的人一阵惊呼,汤姆大笑:“现在我要熄火了,等一会儿我们就从这里滑下去。”汤姆果然将车子向前又开了不到10厘米,就熄火了。我们的车子由慢变快向沙丘另一侧的陡坡滑下去,汤姆说:“听,沙漠在唱歌了。”侧耳听去,果然听到了鸣沙声。

  滑下这个陡坡,大家长出了一口气,抬头望去,夕阳下仿佛在燃烧的红色沙漠无限宽广,向远处延伸,直伸入蔚蓝的大海,中间没有任何过渡,壮美之极——纳米比亚独一无二的景象尽收眼底。(李建泉)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