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书店之旅(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27日 10:34 新京报
荷兰书店之旅(组图)
夜间相逢的一家叫ATLEEST的书店。
荷兰书店之旅(组图)
荷兰一家街角书店,SINGEL CENTRUM 348号。
荷兰书店之旅(组图)
让人惊奇的波浪型书摊。

  频频看到各地有书店关门的消息,让爱书之人内心隐隐作疼。之前,看到我曾服务过的风入松书店被传关门的消息,更是让我内心触动很大。近日,又见美国第二大连锁书店Borders也遭遇倒闭命运,让我们不得不反思传统书店的命运与电子化世界带来的冲击。

  文/图 绿茶

  上月进行了一场荷兰书店之旅。看到荷兰多个小城繁荣的书店景象,多少让人内心有了一些自信和对书店美好的想象。

  1

  去阿姆斯特丹前,我对这座城市一无所知。关于荷兰的书店,先前只知道在荷兰南部马斯特里赫特有一家教堂改装的“天堂书店”,这家被列为世界十大书店的店曾列入我的此行计划。但来到阿姆斯特丹后发现,荷兰不仅只有一个天堂书店,这个城市中,有特别多不同特色的书店,每个书店在我看来都像天堂一样,让人惊叹。

  在阿城,出行基本靠走,这就方便了我探访所能遇见的所有书店,由于此行安排紧凑,有些书店仅仅是路过,拍下,而没有机会进去,探访书店里的秘密。这是遗憾,也是牵挂。

  我没有打听到阿市共有多少家书店,但我可以告诉你几乎每条街都有不止一家书店,这个人口不足80万的小城,这样的书店容量真是让人赞叹。很好奇地向荷兰朋友打听,怎么荷兰有这么好的阅读氛围,他们说,在荷兰,书店就像咖啡馆一样,是城市不可或缺的风景,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种方式。

  在我拜访的几十家书店里,我看到人们都在安静认真地读书,买书,有些二手书店虽然顾客寥寥,但看到店家一个人也在店里静静地阅读,我都不忍心进去打扰。

  但是,我还是一次次地推开书店大门,或问候两句,或自顾自地拍照和翻书。

  那几天,每天奔波在不同的机构,或采访或聊天或吃饭,但小城交通基本靠走,我非常享受走在这样石头铺成的路上,一边是运河,一边是老房子,好客的人们会和我打招呼,而我,更留意的是路两边不时露面的一家家书店。

  到后来,我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书店上,导致同行的几位朋友受到感染,看到书店就喊“绿茶,书店”,而我自然就扑上去,一通拍照,围观。

  2

  太多的书店,让我很难取舍,但是我还是想借此机会先推荐几家。

  首先是到的当天晚上,荷兰朋友带我们去吃饭,路过一家街角书店,SINGEL CENTRUM 348号,当时是晚上,天虽然没黑,但书店已经打烊,店内柔和的灯光映照出一幅我想象中美好书店的样子,顿时让我消除了十小时飞行的疲劳,真想推门进去翻翻书,坐坐。

  第二天一早,又迫不及待地去这家书店,人们还是没开门,门上贴着条,每天11点开门。后来知道,阿市所有商店,几乎早上都不开门。再后来,一次次从这家书店门前经过,每回都要拿出相机,留下一张书店影像。

  这是一家绘本书店,店内摆设非常有趣,可爱,书店不大,但店内书的品种非常多,因为都是绘本,虽然看不懂,但翻翻这些可爱的绘本,已经是很美的享受。荷兰的绘本非常强,之后的几天,摆放了多位绘本作家和他们的作品,被这些作家和他们的作品深深吸引。

  紧挨着这家书店,还有一家叫Antiquariaat的古本店,这家书店更是非常袖珍,但小小的橱窗吸引我一次次驻足,展示的那几叠旧报纸和旧杂志以及旧书,我来回辨认了很久,只认识两本《国家地理》杂志。

  3

  阿姆斯特丹之行,和我们最密切接触的是两位翻译毕业于莱顿大学的荷兰翻译家林恪(Mark Leenhouts)和莱顿大学中国留学生孙远(Sofie)。所以,我们中间开小差去了趟莱顿大学,拜访了莱顿大学中文系和他们的东亚图书馆,图书馆里的高罗佩藏书馆,宝贝很多,负责人高柏教授毫无保留地给我们展示那些宝贝,看见这些藏书,我们几位眼睛都直了。

  更让我们惊讶的是,中文系主任柯雷和图书馆负责人高柏两位的普通话,简直让我这位南方人无地自容,柯雷满口的京片子让我恍若在北京胡同里,而高柏教授居然能和我用我的家乡话对话,哦买高。那一天我爽坏了,当晚的饭局上,当了几天哑巴的我,像个话痨一样,和这些普通话比我还好的老外们一直说一直说一直说。

  其实,从迈入莱顿小城开始,我就被惊了一讶。从火车站出来不远,一个波浪型书摊把我震着了,我迈开大步扑上去,腿都软了。这个由好几百个书盒码起来的书摊,呈波浪型,荡开来,我的小广角相机愣是没拍全全景。和摊主聊天知道,这个移动书摊不定期来莱顿,也到其他城市,我们来的这天,算是赶上了。

  围着书墙中找寻,发现一个书架,上面有中文书,也有翻译成外文的中国书。翻译林恪指着其中一本书说,那是他翻译的书,一本谢阁兰在中国的游记。

  后来,我把这个书摊的照片贴到微博上,围观者众,有两个问题最集中,一是下雨怎么办?二是什么样的书车?

  关于下雨怎么办的问题,没有问过老板,但是,在我拍的照片中,我发现很多防雨的塑料布和包装袋,那些应该是用来防雨的。的确,荷兰是个时不时就下雨的地方,这样的措施老板应该能想到。而且,这个书摊是由一个个书盒组成的,是很容易搬到停在旁边的书车上的。

  4

  我想赖在书摊边不走。

  从莱顿大学图书馆出来,在河边喝咖啡,聊起书店,中文系哥舒玺思老师说,她也是位书店控,作为同好,她当即表示带我逛莱顿的书店,站起来就走,没走几步就看见一家法律书店,店门紧闭,傍晚时刻,书店打烊了。趴在橱窗一通观望,拍下照片。在一千米左右范围内,哥舒玺思老师带我趴观了七八家书店,都关门了。但我很满足,也不觉得这些书店拒绝了我,我知道,她们在给我留着念想,期待我有一天再次踏入大门。

  莱顿小城,只有12万左右人口,据说有十几家书店,我没能一一参观。晚餐后十点多,天蒙蒙黑,准备走出小城时,又遇见一家叫ATLEEST的书店。镜头中,同行的康师傅在给荷兰大牌作家卡德尔·阿卜杜拉(Kader Abdolah)(他的作品《天书·我父亲的笔记本》已有中文版。)拍照,他们都被我摄入镜头中。

  又再路过下午书摊处,这里一片空旷,下午的书摊像是海市蜃楼,成了记忆中的美好。

  荷兰书店之旅,真像一场童话中的旅行,让我久久回味,所以,回来之后,陆续在微博上推荐,但很多美好不能一口气回味,容我另择时机,再慢慢与大家分享。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