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乌镇 摆渡今生(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28日 10:31 深圳商报
梦里乌镇 摆渡今生(组图)
乌镇,梦里水乡
梦里乌镇 摆渡今生(组图)
夜景
梦里乌镇 摆渡今生(组图)
水上集市
梦里乌镇 摆渡今生(组图)
梦里乌镇 摆渡今生

  如果命运给我机会挑选一个地方,摆渡前世今生,我愿那地,便是乌镇。

  其实很早就去过乌镇,在我的梦里。其实每个人在去乌镇前都会对它有一番想像。想对了,就是似曾相识;想错了,就是似梦非梦。而如今,乌镇真实地出现在眼前,说不上真正的感觉,但我相信,她便是我命中注定的缘。

  乌镇其实是一座江南生活和民俗的微缩之城。明代诗人赵桓诗写小镇繁华:“长街迢遥两三里,日日香尘街上起。”如今,穿梭在乌镇的石板巷中,脑海中回响着这些诗词,反觉得自己走过的地方正是古人旧地。如果不是镇外偶尔传来的汽车路过声,如果不是街坊酒吧的一两声琴弦,甚会怀疑自己身处唐?宋?明?清?什么都可以,就是不在当下,不在今朝。为什么?因为安静,因为古朴,因为不变的节奏。

  江南古镇里,有两座水镇可以说做到了一骑红尘,绝尘而去。一是周庄,一是乌镇。其实,乌镇更脱颖而出,源于它的文化精粹的传承。

  小桥、流水、人家,光是这简简单单的景色,所蕴含的宁静恬淡美,已叫人深深陶醉。

  而漫步于古镇小巷上,抬头仰望,天空被两旁瓦房割裂得好像只剩下这么一小部分,但是足已让阳光渗入百家。再看两边人家的风景,乌镇人家不因外人所至而有变化。依然是悠闲的生活节奏,糯糯的吴侬软语,宠辱不惊,波澜不兴。乌镇人不把习俗“化妆”,也不故作浓妆艳抹之势,千年前的生活场景跟今日的还是一样。小镇这动人的景色,与千年来人们自己恪守的原则脱不了关系。

  友人说,夜晚的乌镇让人流连忘返,故一直在期待天黑。终于天色暗了,白天的那点喧嚣也被隐于夜色中,亮起来的,是那星星点点的璀璨灯光。登上一叶小舟,慢慢摇橹,顺水直下。观赏两岸风光,房屋依水而建,亮着的灯光在水波中随意地荡漾着。一排排翠绿的树张灯结彩后,在黑暗中时远时近,显得暖昧。两者的灯光夹杂在一起,黄的、红的、绿的……这些颜色完美融合,将一房一屋、一水一树,铺染成世外桃源。我跟同来的友人开玩笑地说:“乌镇要弄垛"忘情墙",让每一位失恋者在这里倾诉一下,然后堵上,离开,遗忘。”乌镇的桨声灯影不是让人沉迷的,是让人清醒的。

  任是再不舍得离开这水景,也得上岸回去住宿的地方。仔细打量了民宿后,有点意外乌镇的笃定与从容。见多了为迎合游客而堆砌的项目,油漆未干都敢开放了,而如今碰到的,却是真实地在千年间伫立的民宿。放着如织的人流,用心去将千年的古航道打造成如今精致如梦的民宿社区,这份自信与从容,只有乌镇人来得。但也不是农家乐,民宿是采用了酒店管理模式,集中管理,责任到户的方式。也就是每一个房东其实是酒店的一个管理者,只不过乌镇将“管理者”还原成隔壁阿叔形象,给人以亲切真挚之感。夜阑人静,心里头没有不安的牵挂,渐渐沉睡,在梦乡里再游乌镇。

  在天色已有些微亮时,我们走出民宿木门,沿街巷散步,安着布帘子的三轮车从旁经过,蓝白花布帘子随风飘扬,像一道流动的别致风景,这个灰青色的街市就快要醒来。

  “乌镇,早安!”在心中默默念叨。

  (康荷冰冰/文图)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