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凯恩斯深入昆士兰热带雨林(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28日 10:46 新京报
从凯恩斯深入昆士兰热带雨林(组图)
  凯恩斯属于那种让人瞬间产生震惊感的城市:城市中央的大片草地上,铺开无数赤裸的肉体———晒日光浴的男男女女。
从凯恩斯深入昆士兰热带雨林(组图)
雨林小镇库兰达市集上的袋鼠皮内衣。
从凯恩斯深入昆士兰热带雨林(组图)
雨林里的库库雅兰季部落遗址,在土著带领下看土著岩画。

  现在是南半球的冬季,越往南越冷,越往北越暖。从南澳首府阿德莱德飞往“阳光之州”昆士兰东部海滨的凯恩斯,三个半小时,就像冬天从北京到了海南。从北昆士兰中心重镇凯恩斯出发,一小时内就可以到达两大世界自然遗产———大堡礁和热带雨林。在北昆士兰地区的广阔热带雨林中,认识陌生的热带植物和动物,走进雨林中不同的土著部落栖息地,听土著讲解各种自然物的用途,发现人类原始时代与万物相通的灵性,对于与自然万物隔绝的现代人来说,这是一次“回家”之旅。

  凯恩斯:欢迎躺倒的城市

  人 “伊甸园”的亚当夏娃们

  揣着潜水证、直奔世界奇迹大堡礁而来的游客,首先要在与大堡礁隔海相望的小城凯恩斯落脚,住一夜,等待第二天早上从凯恩斯坐船出海,尽快奔赴心中的圣地。“落脚之地”往往意味着“耽搁在中途”。然而,当你到达这个海滨小城后,会突然希望延长耽搁时间。

  凯恩斯属于那种让人瞬间产生震惊感的城市。我们进入凯恩斯所看到的第一幅画面,是一个超现实主义电影中的场景:城市中央的大片草地上,铺开了无数赤裸的肉体———晒日光浴的男男女女,他们最大限度地裸露身体、最大程度地舒展四肢,独自入梦,成双成对,或一群光身子趴成一圈聊天。一群亚当和更多的夏娃,将现代城市的中心变成了伊甸园。这时,你会有一种在旧衣服里裹了很久以后忽然裸露在空气中的感觉。

  城市 随地坐下或躺倒

  这座接近赤道的热带海滨小城,令人震惊的不是文明的结晶(建筑奇观),也不是原始风俗画,而是现代世界的享乐图景———人的身体活动不受束缚的自由,以及感官的充分满足。海滨大道由木板铺成,光脚最舒服;路边有海水泳池和人造沙滩,居民和游客都可以免费享用;草地上有公共野餐灶台和餐桌,深夜都有人在野餐或家庭聚会;大街上的咖啡馆与树林草地之间,不仅有自行车道,还有专门的跑步小径。热带地区的露天爱好、澳洲旅游城市的完善设施,使得这座小城的一切都服务于人的自由逸乐。漫步城中,你会发现几乎每一个地方都可以坐下来,乃至躺倒。

  城市及其周边被热带雨林和海洋环抱,满目都是绿色和蓝色。蓝色的是蜿蜒的海岸线、海湾、岛屿、大大小小的海滩、邮轮和私家游艇林立的海港;绿色的是热带雨林、野生动物保护区、动物园、植物园和土著文化园。蓝色和绿色交融之处,是度假酒店、露天餐厅、咖啡馆、酒吧、画廊、设计精致的店铺,还有色彩缤纷的土著市集。游客放下背包,穿上拖鞋就可以迅速融入当地生活。凯恩斯本地居民只有12万,每年来访游客达上百万。

  漫步街头,你很难判断,在树林里跑步的姑娘、海滨长椅上给婴儿换尿布的男人,是居民还是游客。居民与游客之间的界限几乎消失了,这既是互相影响的结果,也是所有空间对二者同等程度敞开的结果。 延长线 沿海岸线自驾到道格拉斯港

  凯恩斯所在的北昆士兰地区,是世界上唯一拥有两个世界自然遗产(大堡礁和热带雨林)的地方。如果想深入热带北昆士兰,可以从凯恩斯往北,沿着海岸线自驾上百公里,上“库克船长”公路,经过棕榈湾、道格拉斯港,直到莫斯曼(Mossman)附近的黛恩树国家公园。

  海洋与热带雨林之间的这段自驾路线,被我们的向导巴瑞先生称为“My way”,69岁的巴瑞说,平时他最爱沿着这条海岸线自驾,中途在棕榈湾或道格拉斯港吃饭。道格拉斯港离凯恩斯76公里,小镇至今依然保留了浓厚的乡村气息,所有建筑都不超过棕榈树的高度,路边有被巴瑞封为“my restaurant”的露天餐厅。“My way”途经克里夫顿、爱丽丝、四里海滩等8个海滩,巴瑞指着一个宁静的小海滩:“My beach!”原来他的房子就在这里。

  巴瑞祖籍是苏格兰,在新西兰长大,现居凯恩斯,在印度有房产,在英国有女朋友。我们问他最喜欢哪个城市,这位幽默的世界公民认真思索了一下,答道:“还是凯恩斯。”为什么?“因为这里最舒服。”

  ■ 更深更远

  在热带雨林与土著一起“回家”

  从凯恩斯开车沿“热带自驾路线”北行,很快进入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的北昆士兰热带雨林。一直延伸到大堡礁海边的广阔雨林之中,满目都是陌生的热带植物和动物,可以走进不同的自然公园、野生动物园、土著文化园,还有友善可爱的雨林小镇和村庄。在雨林小镇库兰达,乘坐世界最长的空中缆车(Skyrail Rainforest Cableway),越过雨林上空,经过峡谷、河流和拜伦瀑布,一直到达热带雨林与大海交界处。

  北昆士兰生活着不同的土著部落,如查普凯(Tjapukai)、帕玛吉利(Pamaggirri)、库库雅兰季(Kuku Yalanji)等。这些部落告别原始生活后,在丛林中留下了土著村落遗址。各部落成立了土著文化旅游公司,完全由土著居民开发、拥有和经营,从事土著文化管理、教育和旅游。

  在莫斯曼地区的雨林中,我们进入了库库雅兰季部落的遗址地,在一位年轻土著向导的带领下,进行原始雨林漫步。向导带我们走过丛林深处的土著窝棚,演示如何搭建窝棚,投掷回力标,吹响树干做成的“迪吉里杜管”。砍下一截带坚硬长刺的树干,这是部落勇士格斗时使用的利器;而另一种树干有剧毒,不能碰。随手从地上捡起不同的石子,蘸上水后,很快就磨成了不同色彩的颜料,用来绘画和文身;摘下几片草叶,在掌心搓出泡沫,转眼就洗掉了颜料。在土著世界里,一切自然物各有其性,各尽其用。在这种无所不包的“物性论”中,发现人类原始时代与自然万物相通的灵性,对于现代人来说,是一次“回家”之旅。

  在雨林中住树屋,是最接近原始人的体验。黛恩树国家公园旁边的度假村Silky Oaks Lodge,有50间搭在树林中的树屋,每一间都用动物名字命名。躺在露台的吊床上,林中朝雾与夜露润湿皮肤,耳边是虫鸣声、河水哗哗的声音、树木簌簌的声音。清晨散步,忽听一阵吧嗒吧嗒的脚步声———不是人,是一只鸸鹋般的大鸟跟你擦身而过。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昆士兰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