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伐克之美:来自塔特拉山上的风(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29日 11:43 《insider社交商圈》
斯洛伐克之美:来自塔特拉山上的风(组图)
地图简览
斯洛伐克之美:来自塔特拉山上的风(组图)
以山为灵魂的国度
斯洛伐克之美:来自塔特拉山上的风(组图)
极具欧式风情
建筑精巧的木屋建筑精巧的木屋
美丽的雪山连绵美丽的雪山连绵

  斯洛伐克的国歌名为《塔特拉山上的暴风》,其中提到的塔特拉山绝大部分位于斯洛伐克境内,山顶的风顺着走势吹往山腰、平原,穿过荒野,抵达静泊,从残留的哥特文明和中世纪金银时代的辉煌进入当下的悠扬生活,品味独到美食和卓越美酒,享受天然温泉的顶级Spa,体验与众不同的“慢生活”。

  在古希腊人看来,欧洲犹如一位美丽的少女,宙斯为了抢走她,不惜变幻成公牛博取欢心。美丽的少女盛装打扮,她的中心,大约在心脏的位置戴着一串镶满宝石的迷人项链,位于欧洲中部的斯洛伐克闪耀着神秘魅力:历史的见证、没有被碰触过的自然处女地、舒适的旅游中心、丰富多彩的文化娱乐活动以及最重要的热情好客的人民。

  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斯洛伐克,我想最精确也是最合适的是“小国大魅力”,因为这个总面积不到5万平方公里的小国家蕴含着无穷的魅力。在斯洛伐克,你可以尽享纯净的天然风光、丰富的历史文化和各种娱乐休闲项目,现代建筑与生活方式和悠久历史文化完美融合,整个国家仿佛被施了魔咒一般,在人类文明大步逼近之际却依然保持原貌。或许这是地处欧洲中部内陆国家的独特之处,你总能在不经意间发现历史与现代的碰撞之美。

  从塔特拉山上的纯净白雪到多诺瓦利的山花灿烂,穿越喀尔巴阡山的葡萄酒之路抵达瓦赫河畔的温泉宫,在布拉迪斯拉发多瑙河的日落余晖中享用斯洛伐克最传统的美食Halusky,一次旅行过后你肯定会迷上与众不同的情调生活。

  信仰与爱的山

  山是斯洛伐克历史、文化和每天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三座山峰组成的山链和一个基督教十字架构成了斯洛伐克的国徽,它们在一起象征着信仰、爱和相互理解。斯洛伐克的山脉给人一个机会忘记过于现代化和工业化的人类社会,在山脉环抱的漫长山谷里,人们可以长时间散步,倾听着纯粹的自然之音。

  在斯洛伐克的众多山脉中,塔特拉山无疑是最为重要的,斯洛伐克的国歌就是围绕它展开。尽管塔特拉山在世界大山排名中远远落后,但相对狭小的区域内集中丰富的自然美景,在欧洲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的。

  塔特拉山主要由高塔特拉山和低塔特拉山组成,前者拥有斯洛伐克海拔最高的盖尔拉赫峰(最高点海拔2655米),后者拥有清凉的美丽峡谷。山地间具有典型的阿尔卑斯式地形,多冰斗、溶洞、山岳湖泊和悬谷等。有矿泉,有山地索道,有国家公园,有登山运动中心以及山地疗养地,是斯洛伐克旅游不可错过的目的地。

  高塔特拉山是斯洛伐克的骄傲,斯洛伐克人将这座喀尔巴阡山脉的最高峰看做自己国家最大的宝藏,其中的斜峰甚至被称为斯洛伐克的民族峰。传说斜峰之所以倾斜,是因为曾经在地球散播美丽的天使撞到了它,因此斜峰也拥有了天使遗落的美丽风光。为了欣赏大自然的恩赐,斯洛伐克人早在18世纪末便开始发掘当地的旅游业,在山麓间修建了许多美丽舒适的住宿点,最高的一处位于什特尔巴普列索的天池边。

  塔特拉的魅力或许在于它山峰形状的突兀和挺拔,突变的天气情况更增添了它变幻莫测的魅力。高塔特拉山是高山远足、攀登和山顶滑雪的理想之地,你可以选择步行登上山峰或山脊,也可以乘坐舒适的缆车一览重峦叠翠之美;低塔特拉山则是体验惊险峡谷风情的绝佳去处,幽深的峡谷中不仅有诱人的惊险之美,更有如画的山涧流水清洗倦怠与疲惫。

  如果说在山峰与峡谷间穿行过于劳累,塔特拉山国家森林公园更适合情侣间惬意地结伴而行。环抱在葱葱树林之中,美丽的小湖泊点缀其间,虽说湖边景色谈不上惊为天人,但一种不加雕琢、僻静而安详的野趣足够让人流连忘返。

  辉煌历史的见证者

  当代历史学家仍然在努力寻求远古人类什么时候开始修建巨大城堡的,不过我们能够确定知晓早在四千年前,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的城堡所在的山丘就已经是当时人们永久性的生活场所了。根据历史记载,过去在斯洛伐克曾有过300个左右的城堡,如今在斯洛伐克地图上能找到的还剩下168个,其中 109个城堡属于国家保护古迹。斯洛伐克的城堡一方面是辉煌历史的见证,另一方面也为异常丰富的文化活动提供浪漫的场所。

  曾是匈牙利帝国一部分的斯洛伐克,国王和贵族统治着这片疆土,豪华的府邸是权力和财富的象征。中世纪时期,人们大多在山坡或沼泽中央修建石头城堡,其中大部分毁于17世纪土耳其人战争和等级起义的战乱,只有少数完整地幸存下来,如红石城堡、丽山城堡和奥瓦拉城堡。经过精心的修复和整理,这些城堡已经成为旅游的热点,充满童话色彩与历史感的城堡让人们有了亲近古代贵族生活方式的可能。

  在这些城堡中,波伊尼策城堡可以说是最受欢迎的一座,其受欢迎程度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段传奇的爱情故事。19世纪末,这座城堡的最后一位主人爱上了一位法国姑娘,不过法国姑娘的父亲嫌弃城堡不够豪华,要求男主人重新装修直至他满意。不过当花费22年的改建之后,曾经热恋的姑娘早已另嫁他人,男主人花费心血却只换来空洞的美丽城堡,孤独度过余生。波伊尼策城堡中拥有风格迥异的房间,其中收藏有各类古董和艺术品,精致的古典浪漫主义吸引了无数游客。

  中欧面积最大的城堡废墟——斯皮什城堡早被收入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特别名录之中,尽管被风化严重,但整体的恢弘气势在天地之间形成苍凉的剪影,巍巍壮观的历史厚重感不禁让人唏嘘。斯皮什城堡当时是管理斯皮什地区世俗事务的中心,如今它对公众开放,夏季还为游客举办各种各样妙趣横生的活动,连同周围的遗迹——斯比施戈波德赫拉杰、热哈拉的圣灵教堂、斯比施卡伽比杜拉一同构筑了完美的体检之旅。

  浪漫的木调文化

  斯洛伐克是欧洲绿化面积最大的国家之一,绿色森林“地毯”的面积仅在斯堪的纳维亚的国家和奥地利之后,斯洛伐克的文化也因此仿佛永远和木头分不开,在历史的长河中散发着神秘的浪漫木调熏香。

  慷慨的大自然赐予了斯洛伐克混合型的森林,其中生长着各种树木,最普遍的是菩提树、云杉和枫树。斯洛伐克人在长期的生活中习惯了运用云杉木盖房子,用菩提树木来雕制木杯、碗和雕像,枫树更是用在了生活的每个小细节中,与大自然和谐共生是斯洛伐克人与生俱来的天性。

  在过去,木材几乎是斯洛伐克山区唯一的建筑材料,木屋也成了山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今天看来,这些木屋和周围的山地环境更加协调,其中在一个月时间内就被官方认定为世界遗产遗址的弗尔克利涅茨村遗址拥有最完整的民间建筑艺术系统。最吸引游人的是位于拉耶次以南的奇奇玛尼村的彩绘木屋,充满地域特色的神秘彩绘和原始自然的木屋搭配出无与伦比的原始魅力。

  除了日常居所,教堂在木质建筑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斯洛伐克东正教、天主教和新教等大小不一的木质结构教堂都是异常珍贵的文化古迹,他们的内部装修和历史价值在整个中欧都是不多见的。位于巴尤杰城附近的赫尔瓦托夫教堂建于15世纪,是历史最悠久的罗马天主教教堂之一,它采用红云杉材料,内部由两部分构成,四面墙上均挂有源自1665年的壁画。圣十字教堂是最古老的一座条款教堂(按拿破仑一世大帝在1681年颁布的条款要求建立的教堂),在新教建筑风格中独树一帜,占地658平方米的圣十字教堂是中欧最大的木质建筑之一,充分呈现杉木的天然韵味。在所有木质教堂中,东仪天主教堂是占有比例最大的,它们分布在斯洛伐克东北部的一些小村庄里,最大的特点是强调数字“三”的使用。

  过去的成就固然让人兴奋,但令人欣慰的是斯洛伐克人依旧没有忘记曾经工匠加工木材的高超技艺,许多设计师在建造新式教堂时也会用到木材。利普托付斯利亚切类似诺亚方舟的双心教堂证明,木材在现代社会中依然保有一定地位。

  睥睨塔特拉山的突兀和挺拔,洞察喀尔巴阡山独特的岩洞,探访镌刻辉煌历史的城堡,寻觅充满民族地区特色的木质建筑,斯洛伐克远比想象中丰盈而生动。在奔波劳顿之后,选择一处火山活动带来的天然温泉,享受具有疗养功能的顶级Spa,品味托卡伊的灵魂佳酿,你或许有种感觉,Solvakia是否象征着一种别具情调的慢生活?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