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马萨达永不陷落(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01日 09:51 南都周刊
以色列:马萨达永不陷落(组图)
通向马萨达的蛇形道。
以色列:马萨达永不陷落(组图)
  面对罗马帝国的入侵,马萨达的犹太人宁为自由而死,不为奴隶而生。那段自杀事件之后,马萨达成为了犹太民族进行传统教育的场所。
以色列:马萨达永不陷落(组图)
远眺耶路撒冷。
以色列:马萨达永不陷落(组图)
寸草不生的死海,在两千多年前可是长满了肥美的海草的。

  在那寸草不生的嶙峋山顶上,就是希律王当年奢华的行宫。这里是古犹太王国最后的堡垒马萨达,是罗马大军洗劫耶路撒冷之后,犹太人最后的避难所。

  马萨达是犹太人的圣地,世界遗产之一。位于犹地亚沙漠与死海谷底交界处的一座岩石山顶,北距En Gedi约25公里。其东侧悬崖高约450米,从山顶直下死海之滨;西侧悬崖高约100米。山顶平整,呈菱形,南北长约600米,东西宽约300米,周围城墙长约1400米。通向马萨达的自然道路都极为险峻,最主要的是东侧的“蛇行路”(Snake Path)。

  文、图_  蔻蔻梁

  汽车疾行。车窗的右边是一望无际的犹地亚沙漠,左边是蓝得吓人的死海。沙漠上平顶山起伏,寸草不生;死海却平静如镜,连一丝细小的水纹都没有。再远处的山,因为死海常年的蒸腾作用,在水雾里影影绰绰的,很不具象。

  看起来一点生命的痕迹都没有。

  很难想象就在那寸草不生的嶙峋山顶上,就是希律王当年奢华的行宫。这里是古犹太王国最后的堡垒马萨达,是罗马大军洗劫耶路撒冷之后,犹太人最后的避难所。

  满目的景色都是枯燥的,永远的干燥的土黄,永远的没有变化的蓝色。窗外的死海已经让所有的生命都死过一次了,它本身却还要再死一次──关于死海快要枯竭的学说让科学家们挖空了心思,想方设法地要保存这片奇特的水域。黄土上有漫长的引水渠,是一个宏大的工程。科学家们希望把海水引入死海,拯救垂死的它。但是不同比重的海水应该如何混合才不至于引发地壳变动,又是科学家无法解决的难题,所以那些黄土上蜿蜒着的水道依然以一种发问的姿态,不带任何希望地仰望着以色列的天空。

  我不停地喝水。水分就像只是暂时从我的身体里借了个道,然后迅速地被太阳蒸发了。干燥而炎热。

  终于来到山脚下。左边是一条蛇形道,窄小而扭曲的土路一直通向山顶。以色列人多数沿着这样的小路走上城堡,以肉体的磨炼完成一次精神的朝拜。外国游客有专门的游客中心,可以坐着缆车直达。

  我尚不知道马萨达的故事。在令人烦躁的炎热里,义无反顾地扎进了开着冷气的游客大厅。

  缆车一路向上,颓垣败瓦在眼前铺开。和所有的“遗迹”一样,我们只能从它占地的尺寸和地基的规模上想象它在2000年前的盛况。远处是光秃秃的山,绵延成片。一面巨大的以色列国旗迎着山上的大风猎猎作响。废墟上盘旋着几只墨黑的乌鸦,哇哇叫着,偶尔停在枯树或者石头上,犀利地,审视着游人。据说2000年前这里青草遍地,森林密布,所以才成了希律王的夏宫。这里当年吸收了希腊的风格,在外围建筑了1500米的双层高墙,上面建有38个10米高的碉堡。除此之外,还有一排排巨大的仓库,储存了充足的粮食和武器。这一切,都只能靠想象力还原了。

  行走在遗迹里,仔细看,还能看到铺设细致的引水渠以及罗马浴室,可见当年这里一定不是这样的干燥土黄。据说当年城堡里有12个蓄水池,为了满足贵族的享乐,甚至还有蒸气浴室。

  然而这里之所以能成为犹太人的圣地,却并不在于它曾经有多么奢华或者壮观,而在于当年与罗马人的最后一役。

  导游带我们穿行在废墟里,一路娓娓道来。石墙上都画着黑线,黑线以上部分是后人新建的,黑线下是2000年前的石头,它们见证了公元73年,马萨达那一夜的鲜血。

  当年,罗马王朝和犹太教徒进行了长达7年的战争。犹太人且战且退,全部都退到城堡里。兵临城下,四面楚歌。城下的罗马人超过一万人,而坚守马萨达的犹太人,连女人和儿童在内,不过967人。

  公元73年4月15日,罗马人点燃柴火,准备最后攻城略地。马萨达要塞里的犹太人领袖发表了最著名的演说。他说道:“我们是最先起来反抗罗马,也是最后停止抗争的人。天亮时我们将不再抵抗,感谢上帝给了我们这个机会,当我们从容就义时,我们是自由人。不论敌人多么希望我们做活俘虏,但他们没有办法阻止我们。遗憾的是我们没能打败他们,但我们可以自由地选择与所爱的人一起去死。让我们的妻子没有受到蹂躏而死,孩子没有做过奴隶而死吧!把所有的财物连同整个城堡一起烧毁。但是不要烧掉粮食,让它告诉敌人:我们之死不是因为缺粮,而是自始至终,我们宁愿为自由而死,不为奴隶而生!”

  宁为自由而死,不为奴隶而生。犹太人导游诵读到这一句,眼眶已经尽红。山风凛冽,吹得人鼻子一酸。

  我们走到一个小的广场,这里就是当年犹太人集体自杀的地方──或者准确地说不能称之为自杀,因为这有悖于他们的宗教。当年,为了不违背教义,也不沦为奴隶,他们抽签选出10名勇士作为执行者。所有的人平静地躺在地上,母亲抱着孩子,接受自己亲密的同族、战友,刺向自己的仁慈的一剑。这一剑成全了他们的自由。

  然后,剩下的10人再抽签,一人处死剩余的9名同袍,最后自尽。于是,所有对教义的违背之罪,他一人担当。

  次日罗马人长驱直入,发现,比拼死抵抗更可怕的,是凌晨血腥的宁静。他们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攻克的是一座死城,里面有960具尸体。其中有2名大人和5名小孩幸存,把这个血泪写出来的马萨达故事流传了整个犹太人的历史。

  自此,马萨达成为了犹太民族进行传统教育的场所。每一个以色列士兵在新兵训练时都必须在这里发誓:马萨达将永不陷落!

  在那个曾经被鲜血染红了的广场边上有个小小的石室,很小,只能放下一张桌子,一把椅子。里面有一个人,背对着所有的一切,沉浸在他手下抄写的洁净《圣经》里。

  据说犹太人的洁净《圣经》必须由修习《圣经》多年的修士亲手抄写。在抄写之前,必须依律完成犹太人的大洁与小洁方能动笔。每次抄到“上帝”一词之前,则必须离开抄写室,再依律完成自洁和祷告,才能写下这个词语。所以,一部洁净《圣经》需要一个修士数年时间才能抄写完毕,也因此价值不菲。

  因为这里是马萨达,是犹太人的圣地,于是,在这里完成的洁净《圣经》也就因此有了不一样的含义。

  太阳升到了最高处,它沉默无语,威力巨大。有一只鹰高高地盘旋在蓝天之下,黄土以上。原来,这里就是马萨达。蛇形道上偶尔还能见人拾阶而上,我开始明白他们的虔诚。

  每一个上马萨达的游人在上来之前都是轻松的,甚至有点聒噪的。但是在离去的路上,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寂静。

  远处的湛蓝的死海依然是没有半丝波纹。原来它的波澜不惊是因为已经经历过了太激烈的感情震荡。那些英雄的宣言在贫瘠而雄奇的戈壁上顺着大风翻滚而过,轰隆作响:

  我们的双手依然握着刀剑,无拘无束。让它们服从我们的光荣意志,让我们在沦为奴隶之前死去,让我们以自由之身和我们的妻儿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不仅我们的律法要求我们这样做,我们的妻儿渴望我们这样做,而且,上帝的旨意也命令我们必须这样做。相反地,罗马人则唯恐我们在被俘前死去。既然这样,与其将我们自己交给敌人,满足他们的愉悦和统治我们的愿望,就让我们以死明志,用我们的顽强让敌人震惊和尊敬!

  缆车载着我们回到地面。抬头再看永不陷落的马萨达,蓝天之下,何等壮丽。

  行走者语

  ●去以色列旅行最好的方式依然是跟旅行社,个人旅行签证非常难办。

  ●以色列旅行最好的季节是11月到次年4月,天气较为凉爽,但即便如此依然非常炎热。

  ●以色列旅行一般来说是一件非常安全的事情,但是最好出发之前对宗教历史先进行补课,否则许多教堂和遗迹不容易看得懂,甚至不容易听得懂。

  ●去马萨达一般都是和死海同游。在死海游泳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能让眼睛、鼻子内黏膜、耳朵内沾到海水,否则会有黏膜灼伤的危险。更加不要好奇品尝死海的咸度,这同样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