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旅游”岂可戏耍历史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04日 09:49 东方早报

  早报特约评论员 刘洪波   

  安徽黄山市某景区有“皇军抢花姑娘”上演,是为“红色旅游”。

  报道有图有文。文称,扮演“皇军抢花姑娘”,是黄山市谭家桥镇推出的集体旅游项目,游客有的装鬼子,有的扮汉奸,还有的演“花姑娘”,名为“鬼子进村”。图中可见,所有人笑意盈盈,快乐不已。

  这几天,人们已读过黑龙江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立碑的消息,也有照片,那倒是其状肃穆,足堪寄托哀思。

  黄山演戏与方正立碑结合来看,甚是鲜明。曾遭受战争蹂躏的土地上,“红色旅游”上演日本鬼子抢中国“花姑娘”,乐不可支;受到侵略殖民的土地上,展现胸怀立殖民者记名碑,状极正经。两者还都是为了“了解历史”。

  历史,听起来沉甸甸的,其实真是消失如烟了。蹂躏与反抗,化为“抢花姑娘”的娱乐,称之为“红色旅游”,何如叫“黄色旅游”呢?

  惨烈已经抹去,曾经的“焦土抗战”、“一寸河山一寸血”,在一些人的印象中,可能真的不过是“抓鸡”和“抢姑娘”。于是,“皇军抢花姑娘”自然是新鲜到乐不可支了。历史还有什么历史味儿呢,只合为平淡的日子提供一些新鲜的玩闹而已。如果这可以叫“了解历史”,历史有知,恐怕也愿意死掉。

  历史在这里只是取用的材料,用以填充无趣的生活,“皇军”与“花姑娘”都是消费符号,实现的是平庸的趣味满足,而历史内容全部逸出。这不是了解历史,更不是牢记,而只是一场角色扮演游戏,一部分人扮演凌虐者或助虐者,一部分人扮演受虐者,而且因为情知是游戏,所以更增之愉悦。

  相比之下,方正县的立碑活动,真是庄重,内容十足。方正县为“开拓团”立碑,对“开拓团民亡者”的哀思就得到了凝固,前往寻访和悼亡就大为方便了。然而,方正县未曾专门为“开拓团”的受害者立碑。历史在这里是严肃的,但同时是反向与颠倒的。

  又,据报道,黄山的“红色旅游”,包括“鬼子进村—掳走村姑—八路解救”三个桥段(编者注:八路军在长江以北作战,在安徽黄山一带的,应为新四军。),剧情设计当然视乎旅游市场对“精彩”的认识。侵略与反抗、占领和解放,在“红色旅游”中,凝炼成对“花姑娘”的抢与救。旅游条件下的情景再现、历史取材,映衬着对历史的现实理解与接受心理。“花姑娘”成为历史的中心,而表演取乐被视为可接受的节目。“八路”作为抢姑娘剧目的结尾而出现,这是象征性的历史正确。

  至于方正县的立碑活动,除“日本开拓团”之外,也还有一块碑给予“中国养父母”。这样,纪念建筑以日本殖民政策执行者的开拓团为中心,也具有了象征性的政治稳妥,使“体现中华民族的胸怀”显得不是全无着落。

  这就是说,嘻嘻哈哈的放松游戏,和反向颠倒的纪念建筑,都设计了可资开脱的关目,“八路”和“中国养父母”的出场,所起的作用,不过是使游戏和颠倒获得一块“正确”的牌坊。这颇为可悲。

  (作者系长江日报评论员)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