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尔库:芬兰的中世纪面孔(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09日 09:44 21世纪网
图尔库:芬兰的中世纪面孔(图)
图尔库

  芬兰迎来了弥足珍贵的短暂夏季,或许是为了弥补这份短暂,芬兰夏季每天的日照时间居然长达20个小时,这也成就了当地“午夜太阳”的奇异景观,即便到了凌晨时分,窗外世界依然亮如白昼。

  除了游荡于芬兰的湖光山色间,探访北欧古城图尔库成为挥霍夏日的重要项目。这座芬兰最古老的城市是曾经的首善之都。虽然担任首都要职的时间很短,但这里的一切似乎都与王位、权力有关,图尔库见证了芬兰从被瑞典王朝统治到成为独立主权国家的所有历史。

  数百年前的交锋

  从赫尔辛基机场出发,沿着“国王之路”驱车数小时便可来到图尔库。

  图尔库最负盛名的古迹便是图尔库城堡。古堡的外观并不惊艳,强烈的阳光让原本就是白色的岩石外墙显得更加独立分明。城堡外墙几乎没有任何装饰,仅仅高耸在那里,若非知其身份,一般人断然不会将其与帝王联系起来。

  古城堡建于1280年,光是建筑工程就持续了近300年时间,其间古堡不断被加厚加高,15世纪中叶又扩建了新堡,形成现在的规模。进入古城堡大门后,风格依旧质朴,凹凸不平的石头地面显露出岁月侵蚀的痕迹。

  事实上,图尔库城堡绝非眼前看到的这般简单,以此为舞台,曾发生过一幕王族夺位的历史大戏。

  中世纪的图尔库城堡一直是瑞典王国统治芬兰最重要的军事要塞。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一世的大儿子埃里克十四世和小儿子约翰三世都很受父亲疼爱,但王位自然落在年长的埃里克身上。1560年,埃里克十四世成为瑞典国王,但野心勃勃的弟弟约翰并不甘心,在担任芬兰公爵时期,约翰试图将同父异母的哥哥赶下台,但在1563年被埃里克镇压,并被关入监狱。可惜哥哥埃里克在位期间的统治不得人心,这给了弟弟约翰机会,从监狱释放后的约翰联合了部下发动策反。为了增加自己的实力,约翰还与波兰公主卡塔芝娜·雅格隆尼卡联姻,他甚至还特意建设了专属公主使用的教堂。最终,约翰废黜了埃里克,自己成为瑞典国王约翰三世。

  专为波兰公主所设的教堂就在图尔库城堡内,这是一间面积不大但却十分敞亮的房间,高高的拱形顶彰显出神圣气质,大量精美的雕塑陈置其间,和数百年前公主在此祈祷的时候别无二致。

  图尔库城堡内还有多处监狱,埃里克也被关押在这里。埃里克的牢房看上去像一间单人标准间:一张大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外加衣物箱,墙壁上还挂着埃里克身 穿贵族服装的画像。牢房里有一扇铁栏小窗,阳光透过栏杆照射进来,似乎在诉说这位在位仅8年的国王的坎坷命运。铁窗前的木质台面上有个明显的凹洞,据说, 这是由于埃里克每天用手撑着奋力张望住在对面山坡上的妻子所致。昔日国王就在这间小屋中孤独地度过了余生。

  当然,古城堡内也有颇多低调但 却蕴含贵族身份的标志,比如走道间有一扇长宽皆不到1米的小木门常年被锁住,木门下还铺有坚实的台阶,相信人们一定猜不到数百年前这里是关熊的笼子,因为当时的贵族爱好看兽类表演。而古堡内还随处可见高耸陡峭的石砖楼梯,昏暗而严谨地排列着,事实上,这些楼梯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

  瑞典的14个国王都曾把图尔库城堡作为王宫。17世纪初,城堡被大火烧毁,此后很久未得到彻底修复。19世纪,这里被辟为监狱。二战中,城堡又遭到轰炸而被严重破坏。到1992年,古堡完成了整体修缮。为了展示城堡整体景观,其内部展厅摆放了逼真的图尔库城堡模型。城堡工作人员自豪地介绍说,这个模型是用4万多块乐高玩具拼装制作而成的。

  芬兰的国家圣祠

  中世纪时,如果说政治斗争是贵族生活的一部分,那么宗教生活则占用了平民百姓大部分时间。在图尔库,同样有着700多年历史的古迹是图尔库大教堂。这里是芬兰的路德派教堂之母,与东正教教堂的金碧辉煌不同,路德派教堂质朴简单,线条简洁明朗。

  教堂的主楼是一座101米的尖顶塔楼,这不仅是图尔库大教堂的标志,也是图尔库城市的标志。教堂以白色系为主,配合两边对称的高顶显得极为纯净和神圣。耳边传来管风琴演奏的圣乐,平静而庄严,似乎穿越时空而来。

  大教堂的历史要回溯到13世纪,随着图尔库逐渐成为芬兰的贸易中心,芬兰主教的管辖区也逐渐迁移到了城中部。13世纪末,一座崭新的石质教堂在原先木质教堂的基础上拔地而起。最初建成的图尔库大教堂规模并不大,不过在中世纪教堂扩建的潮流中,到14世纪,图尔库大教堂增加了一个唱诗席,唱诗席处加建了哥特式石柱。15世纪,沿着教堂正厅的南面和北面增加了附属礼拜堂和可供各类圣徒进行祭拜的圣坛,到中世纪末,祭坛总数达到42个,拱形屋顶也在15世纪晚期被 抬高到了现在的24米。

  值得一提的是图尔库大教堂内的绘画艺术,墙壁和屋顶由芬兰画家艾克曼(R.W.Ekman)以浪漫主义的风格装饰 完成,壁画展现了主教亨利用泉水为芬兰第一批基督教徒进行洗礼的场面,另外还描绘了改革家迈克尔·阿格里科拉(Michael Agricola)向国王赠送《新约》的第一个芬兰语译本。

  与圣坛相对的大厅另一端是一组庞大的管风琴,这种巧妙的排列组合让人们乍看上去还以为是一件雕塑艺术品。

  正是因为图尔库大教堂的崇高地位,故而其还有一个特殊使命——一些具有身份的人被安葬在这里,这里也变相成为了芬兰历史名人纪念馆,中世纪的数位主教就被安葬在这里。教堂正厅的两面则安葬了几位17世纪的军事指挥官,这其中还包括芬兰历史上最著名的骑兵统帅——Torsten Stalhandske。

  但导游一定会向游客介绍一个棺柩,这个用栅栏隔离开的棺柩并不显得太大,也并非奢华耀目,深色庄重的棺柩上放置了鲜花。棺柩中长眠的正是埃里克十四世的王后 ——卡琳·蒙斯多特,她是埃里克十四世最后一任夫人,在芬兰度过了晚年,并于1613年被安葬在了图尔库大教堂。参观完埃里克国王监狱后,驻足此地确也理所当然。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