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溪地:水下十米 鳐鱼出没(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09日 11:24 南都周刊
大溪地:水下十米 鳐鱼出没(组图)
水上屋通常都有一块透明玻璃地板,可以边喝香槟,边看鲨鱼在脚下游过。
大溪地:水下十米 鳐鱼出没(组图)
从机场出来,要去什么酒店,直接上他们的接驳船就好了。
大溪地:水下十米 鳐鱼出没(组图)
椰林树影,水清沙幼,就是热带度假天堂的标志。
大溪地:水下十米 鳐鱼出没(组图)
与鳐鱼一起戏水,是此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活动。

  文、图_  丁丁

  作为大溪地的首府和第一大城市,帕皮提(Papeete)的地位和它在游客心中的分量似乎很不相称。绝大多数人都把这里当成中转站,匆匆转机或者换船,便直奔茉莉雅岛或者波拉波拉岛,即便不得已,也只是匆匆选个交通便利的地方住上一晚然后赶紧闪人,有人甚至连它的名字都记不全便离开了。

  99%来大溪地的人都是度蜜月的,特别是那一对对左手无名指刚套上戒指,一脸幸福的日本年轻人,据说这些年轻人通常都是刚办完婚礼,收到的礼金还没捂热就换成了到大溪地的机票,然后一头扎进小岛上高级酒店的水上屋,晒得一身富人黑后满意离开。作为1%的例外,我们这一班外人看似奇怪的游客与他们不同,作为记者,我并不急着去享受碧海蓝天和水上屋,在人多的地方了解一下本地风情似乎更必要,于是我决定在帕皮提待上两天。要知道,一旦投身那些小岛,观光客时常多过本地人。

  帕皮提不是驿站

  大溪地是一片在南太平洋上的法国海外领土,当地人说法语、吃法餐、保留着法式生活习惯与享乐精神。如果赶上周末,只要走上街头,便很容易感受到这份风情。

  周末的清晨,尚被时差困扰的我早早醒来,无所事事地吃完早餐出门闲逛,原以为,这个时段是属于老人的,但刚走上街头,我便看到了三五成群的年轻人。在距离码头不远处的一片空旷地带,3个古铜色黑色皮肤的年轻人,配合着一旁越野车音响中的音乐节拍手舞足蹈,发自内心的快乐通过他们的脸庞传递给我,充满感染力。我停下脚步,加入进来。交谈中得知,对于这些地道的波利尼西亚后裔,音乐和舞蹈几乎是他们基因的一部分,就像阳光、空气和水一样,是人生必需品。每逢周末闲暇,他们聚集一起,在音乐的陪伴下度过美好时光。我这边举着相机咔嚓咔嚓拍摄他们的舞姿,而天生表演欲强烈的哥几个则配合地摆出各种Pose,一边继续吟唱乐曲,摇摆舞动。音乐似乎渗透进当地人的每个细胞。他们黝黑的皮肤、带有浓厚民族色彩的配饰,与其拥有的陆虎“Discovery 4”及流行音乐形成鲜明对比,让人感觉到这是一个古老而充满活力的地方。

  白天时,位于市中心的集市是最热闹的地方,当地人趁着休息时来采购果蔬。集市里摆满各种海鲜、果蔬,当地人悠闲地逛着,像挑选艺术品一样精心地挑选海鲜菜品。而当他们心满意足地完成这一步骤后,有些人则径直走到咫尺之遥的游艇码头,发动自己的游艇,带上家人朋友扬帆出海。马达轰鸣,溅起串串白色水花。这个时候,我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买菜会如此仔细,原来这是为了接下来游艇上的海上大餐而安排的。游艇上的炙热阳光、泳装美女、美食香槟……虽然我遗憾地没有混到一个游艇主人的邀请,但即使想想那美艳的场景,也足够满足了。

  与鳐鱼共舞

  享受了两日帕皮提的闲适后,前往波拉波拉(Bora Bora)则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凡来大溪地的人,没有谁会对这个美丽的群岛视而不见。从帕皮提坐上飞机,不消1小时,便可以抵达波拉波拉。从下飞机的那一刻开始,世界上最好的大海和阳光便成了接下来几天的常规景物。

  与大多数机场不同,这里没有宽敞的大厅和门口排成队的出租车。行李几乎是被工作人员人搬肩扛运到一个狭小的角落,各自提了行李,大家便到门口去找接自己的船了。没错,机场以外没有一丝陆地,而交通工具也都是快艇,有的大而豪华,有的小巧精致,船旁一水站着穿花衬、笑容可掬的姑娘手持一把栀子花编的花环,作为礼物,它们将被套在每个客人的脖子上。船和这种殷切的服务分属于不同的酒店,住在哪里,上谁的船就是。

  脖子上挂着新鲜的花环,我上了游艇的二层甲板。蓝天白云下,海水呈现迷人的蓝色,低头看近处,则可以一直看到水下几十米。路途中,一座中间带尖、样子古怪的山峰始终是最抢眼的景物,这座名为奥特马努的双峰火山在当年喷发之后,便成了今天的这副模样。随着船接近酒店,一处处更为漂亮的泄湖出现在身旁,要知道,泄湖地貌是波拉波拉闻名世界的地貌风景,全球没有别的地方的泄湖可以与这里媲美。高级酒店通常会选在泄湖区建造,通常一个酒店占据一片海域或一个岛屿。在我看来,它们的样子大同小异:一条栈桥将整个酒店串起来,一边是大堂、餐厅等公共区域,另一边则是客房,客房都是独立水上屋,头顶覆盖着浓密的棕榈叶,底下被四根水泥柱扎在海水中。室内陈设除了波利尼西亚风格外,还都有透明玻璃地板,透过那块玻璃,我时常能看到小鲨鱼的身影。

  比起在房间中发呆、看鱼,我更喜欢接下来的安排——和鳐鱼一起游泳。

  当已经可以看到岛的时候,船老大停船熄火,然后一个鱼跃跳进清澈的水中,他先是撒了些食物,然后又一个猛子扎下去游上一阵子,就像变魔术一般,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竟然抱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鳐鱼,而在他周围,还有不少跟随而来的家伙。被抱起的鳐鱼先生(或女士)显然对他的恶作剧有些不满,忽闪着胸鳍挣扎着跳入水中,但并没有生气地走远,还在他周围绕来绕去,而他就像水族馆的驯兽师那样,和所有的鱼嬉戏,并指引着跳入水中的客人们与它们联欢。此时,我身边也有好几条这种体形庞大的家伙,我先试着触碰了一下其中一位的尾巴,见它反应不大,又用后背拱了拱另外一个,然后大着胆子双手轻轻握住更大的一只的双侧鳍,对方则有节奏地配合着忽扇忽扇地互动,看起来,我们就像跳舞一般。1分钟后,它想换舞伴了,稍一挣扎那滑溜溜的胸鳍,然后用嘴使劲啄了我一下后,快速离开。漂游在水中,还有众多鳐鱼在身边游来游去。此时,所有的人,都似乎只专注于眼下的这些水中精灵,至于之前的水上屋酒店或者接下来的海岛大餐,都暂时可以忽略了。

  行走者语

  从中国各城市到大溪地,目前尚未开通固定直航航线。最便捷的方式,是先前往日本东京,从那里换乘大溪地航空的航班前往大溪地,单程约需12小时。

  南太平洋法郎为大溪地流通货币,但欧元和美元在很多餐厅酒店都可以使用。由于大溪地大部分消费品全部仰仗进口,因此物价非常昂贵。

  大溪地地处南半球,因此季节与中国相反。但由于是热带国家,即便是在全年温度最低的时候,也只需穿单衣,所以这里全年都适合旅行。

  大溪地阳光强烈,无论任何时候前往,防晒霜和墨镜都是必备物品。防晒霜每天至少要搽上三次,才能保证不被紫外线晒伤。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大溪地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