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迪的惊世之作(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15日 10:26 三联生活周刊
高迪的惊世之作(组图)
神圣家族大教堂
高迪的惊世之作(组图)
神圣家族大教堂内部
高迪的惊世之作(组图)
高迪设计的奎尔纺织村小教堂
高迪的惊世之作(组图)
高迪设计的奎尔公园一角
巴约之家巴约之家

  作者:苗炜

  核心提示:在中世纪,人们可以用500年修建一座教堂,而只修建100多年的“神圣家族大教堂”还有得是时间,这是目前还在建造的“世界文化遗产”。

  从圣心大教堂俯瞰巴黎,或者从夏丘俯瞰布拉格,都相当漂亮,但从蒙锥克山上俯瞰巴塞罗那,发现它称不上漂亮。两项重大的国际盛事成就了蒙锥克山今日的风貌,1929年的世界博览会和1992年的奥运会,加泰罗尼亚宫的神奇喷泉在节日的夜晚发出叮咚之声,巴塞罗那依山傍海,城市看起来略显凌乱,神圣家族大教堂的钟塔总会进入你的视野。某一年的愚人节,有一条新闻说,中国建筑总公司承包了“神圣家族大教堂”的修建工作。这条玩笑蕴含的第一层意思是,我们盖房子的速度非常惊人,西班牙人用100多年都没盖好的教堂,我们能迅速完工;而它蕴含的第二层意思是,我们的城市里也有高迪式的惊世骇俗的作品。

  第一眼看到大教堂,我很难用好看或难看来形容,也很难说是震撼,它就像是教堂建筑中的迪斯尼乐园,或者是一群白色奶牛中出现的一头紫色奶牛,那印象非常特别。1882年开始动工的这座宏伟建筑,最初的设计师是德·维拉,1883年,高迪取代了维拉,继续这项工程的设计,从那时起,“圣家堂”的工程就一直陪伴高迪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当然知道,这项工程在他有生之年不可能完成,他也同样确信,会有无数人来到这座教堂。2010年,“圣家堂”终于内部封顶,教堂内能容纳8000人礼拜,这一年共有290万旅游者前来游览。按照高迪留下的设计模型,教堂目前还在施工之中,最乐观的估计是2026年将完工。在中世纪,人们可以用500年修建一座教堂,而只修建100多年的“神圣家族大教堂”还有得是时间,这是目前还在建造的“世界文化遗产”。1892年,高迪启动教堂耶稣诞生立面的建造工程,1925年11月,第一座钟塔完工,1926年高迪去世,1930年,位于耶稣诞生立面的四座钟楼才全部竣工,1990年,在耶稣受难立面入口处,由雕塑家何塞·玛丽亚·苏比拉茨安置了第一座耶稣受难的雕塑神像,1911年高迪说过:“即使牺牲掉整个建筑物,打破所有的拱顶,砍断每一根柱子,也要向人们展示耶稣受难的残酷场面。”

  如高迪所预料的一样,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客在教堂里仰望高耸的穹顶,拱顶上的彩色玻璃与拱顶相映照,正是光线通过密林深处的树叶而产生的那种光影效果,他们还可以想象,那座174米最高的钟楼落成时,这座教堂令人震撼的外观。目前这座教堂剩下的最主要的工程就是中间部分的塔楼。不论你是否喜欢,巴塞罗那和高迪这个伟大建筑师的名字紧密相连,很多旅游者到这里就是来看高迪的,他们花两天到三天的时间来观赏高迪留在这里的建筑,“圣家堂”是躲避不开的第一站,而后才是米拉之家、巴特约之家,当然还有古艾公园和古艾宫豪宅,这些曾经属于私人的房屋似乎更好地展现了高迪的童心、创造力、灵感来源,也更好地说明了一个现代主义建筑师和大资本家的关系。

  作为一个建筑师,高迪首先受到了古艾先生的赏识,他先为古艾先生的庄园设计了门房和马厩,这是两人之间的第一次合作,合作比较谨慎,门房和马厩都不是主人住的地方,接着高迪为古艾先生设计了“古艾宫”,这是一座豪宅,资本家主人要在这里举办音乐会和展览,而不仅是居住,主客厅面积80多平方米,挑高17米,连接周围的功能性房间,艺术评论家西罗特说,这座住宅的设计充满了象征意义,它那激情向上的气势犹如古艾先生本人,从阴暗、贫穷的地下层走向灿烂的财富照耀的屋顶。高迪更早的一个作品是为一个瓷砖商人设计的住宅,外立面当然会选用各种花色的瓷砖,接下来古艾先生成为他的庇护者,我们去看了古艾公园,这在当时是一个不成功的房地产项目,古艾先生希望在拉·萨罗特地区建造一座“城市花园”住宅区,更接近自然,远离工业城市,15公顷的土地中要建60座带花园的别墅,其中还有引水渠、广场、街道、围墙和门卫楼。如今这里最受欢迎的地方是广场上一长排蜿蜒曲线的座椅,游客们闲坐在那里,体会高迪的匠心。他依据地势构建引水渠、花草植物,但这个项目只有3栋别墅完工,古艾先生自己住一栋,他的律师住一栋,另一栋是样板房,从1906年起,高迪住进了这座样板房,现在这座房子是高迪纪念馆。参观时,我不断会想到北京城里的那些房地产开发商,出于某种恐惧,我们的富翁不愿意把自己的住所盖得太过夸张,但他们参与公共空间的建设,请来的建筑师都非常大胆,没错儿,我想的就是潘石屹先生和张欣女士,他们最近在望京和上海外滩的建筑都一如既往地惊人。我真希望大富翁能请建筑师先给自己盖住宅,如纺织业大亨巴约先生,发财之后请高迪修建的巴约之家,还有更著名的米拉之家。罗丝尔·塞吉蒙女士的第一任丈夫在美洲发了一笔横财,他死后,罗丝尔继承了一大笔遗产,跟巴塞罗那的商人雷·米拉先生再婚,这对富有的夫妇要在巴塞罗那中心的格拉西亚大街上建造一座自己的大楼。他们请来了声望最高、设计费最高的高迪,1906年到1912年,高迪建造了这栋大楼,也许不能算是完全完成,因为业主米拉先生对高迪的设计有相当大的意见,这种状况在巴约之家建造之时就已出现,那座同样位于格拉西亚大街附近的楼房一完成,市民就有诸多讥讽的言辞,现在巴约之家和米拉之家是最能让游客体会高迪构思的场所,成为巴塞罗那的象征物。巴约之家是由一富有家族捐献出来的,米拉之家是被加泰罗尼亚银行收购之后改建为博物馆的。在这两座大楼里,我们仿佛能回到19世纪下半叶那个绮丽风格的时代,资本家或者难听一点儿叫暴发户的想象力与高迪的创造力相互纠缠,呈现出的作品却紧凑、严谨、富有气概。

  不论我们在巴塞罗那看到多少高迪的房屋,注意到多少抛物线、三角形和球形,最后我们还是要回到神圣家族大教堂。只要它还在建造,人们就会继续谈论,好像高迪还是住在古艾公园的那间样板房里,每天都到大教堂来上班似的,好像他在自己的人生历程中,越来越沉浸在神的召唤之中,并通过大教堂这部巨作昭示人间,他那样强烈地把自己的美学留在这个城市,只要你到巴塞罗那,就不可能不去探望。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