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厘岛上的侏罗纪怪兽(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17日 10:02 商务旅行杂志
巴厘岛上的侏罗纪怪兽(图)
巴厘岛上的侏罗纪怪兽
巴厘岛上的侏罗纪怪兽(图)
科莫多龙
巴厘岛上的侏罗纪怪兽(图)
一条大科莫多龙趴在河边

  核心提示:怪兽派爱好者会为科莫多龙着迷。这种濒临灭绝的巨蜥简直就是哥斯拉的原型,它们体型巨大,轻易可以长到3米长。

  对于潜水员而言,科莫多三个字意味着变幻莫测的洋流,以及因此吸引来的大鱼和鱼群。但对于那些充满好奇心和探索精神的人而言,除了海底世界以外,科莫多意味着侏罗纪公园,意味着一种让人生畏,甚至会让某些人因而产生反感的动物──科莫多龙。

  科莫多是因为岛上的原住民科莫多巨龙才开始为世人所认识。事实上科莫多是印尼南部的一大片海域,如今印尼政府把其列为海洋公园以保护动植物。科莫多海洋公园包括科莫多(komodo)、班塔(banta)和林匝(rinca)三个小岛和附近海域。这一带也被称为“世界的肚脐”,是太平洋和印度洋交汇点,也是两个地壳板块交界处,这个地区的动植物有些是其他地方少有的,或者是在其他地区已经灭绝的。

  自然,怪兽派爱好者会为科莫多龙着迷。这种濒临灭绝的巨蜥简直就是哥斯拉的原型,它们体型巨大,成年龙轻易可以长到3米长,135公斤,活到100岁,是目前有记载的最大的巨蜥。在小说里,它们经常以战争巨兽的形象出现,连陆战无敌的“比蒙巨兽”都不是它的对手,当然,也出现在各种网游形象里。

  这种战斗性的巨兽不但体型巨大,而且性情凶残,臭气熏天,是地球上最没有人情味──或者说,最没有“龙情味”的动物。对它们来说,儿子被爸爸吃掉,爸爸被哥哥吃掉,哥哥被阿姨吃掉,阿姨被妈妈吃掉这种事情,只是日常生活里的常态。所以在怪兽爱好者眼里,光是讨论:“森蚺(巨蟒)VS科莫多龙到底哪个更厉害”这样的话题就能让他们兴奋起来。

  我们从巴厘岛出发,飞到科莫多。登上一艘传统的木桅帆船,经过15小时航行才到达科莫多国家公园。扬帆大船有点威风凛凛的意思。水手们有时候爬上桅杆去发呆,黝黑紧实的身体在视线里变成小小一点,直射的阳光在他们微微发汗的身体上反射出来,是属于印度洋的光芒。

  每日的生活是潜水,晒太阳,吃饭,复又潜水,晒太阳,吃饭……某日午饭之后,正是昏昏欲睡。太阳把甲板烤得生烫,有同伴在甲板上大叫起来:“看,看,看,看!”大家一拥而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远处的小岛上看,几只体型硕大的蜥蜴正在摇摇摆摆地走到水边,各自撕咬一只大螃蟹。

  这就是传说中的科莫多龙吗?我们赶紧叫来船长与大副。他们看了一眼,慢悠悠地说:“啊,中午了,它们开始活泼了。”科莫多龙是冷血动物,要晒好久太阳才能让血液热起来,获得活动能力。“它们有时候会潜到水下去找东西吃,你们潜水的时候可不要遇到哦。哈哈哈。”几个水手一边整理装备一边吓唬我们,“上次有一个潜水员在水底看到它们,几乎被咬断一只胳膊呢。”天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远远看着它们撕咬螃蟹的样子,我相信它们可不是善类。

  又在海上漂了两日,水底并没有它们的踪迹──毕竟不是主要在水下活动的动物。某日清早,打算坐小船登陆小岛,进入科莫多国家森林保护公园。这里是现存的三个还有科莫多龙活动踪迹的地方,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也在这里进行科学研究。这个岛以前长期没有人烟,印尼政府用以流放犯人。后来传出消息说岛上有让人恐惧的巨龙,却一直没有人相信。直到1911年,一位美国飞行员拍到了它们的照片。四年之后,印尼政府才把这种稀有的动物当国宝保护起来。世人一直到1931年版的电影《金刚》才在影片里见到这种巨兽的模样。

  上岛,走过一条木栈道和两边茂密的红树林,就来到了这个被龙统治的小岛上。两边有不少猴子,很自得地在边上吃着果子。它们同样是科莫多龙的猎物,后来在岛上看到可怖的猴子骷髅头,还以为是科莫多龙的杰作,然而向导轻松地告诉我们说:“哪里哪里,若是被龙吃掉,哪里还有骨头剩下来?”听罢再回头看看猴子骷髅里两只黑洞洞的眼睛,寒气直冒。

  看龙要清早去。当龙的血液还没有吸收 足够的热量,还是呆呆的模样,比较不容易遭到攻击。虽说是清晨,但气温已经相当高。手里拿着一只大木头叉子的向导说,他们住在岛上,跟科莫多龙搏斗的次数已经太多太多了,身上也是伤痕无数。即便是拥有这样丰富的战斗经验,也不敢轻易正面与它们起冲突,“它们根本就热爱攻击。虽说不见得特别爱攻击人,但是只 要它愿意,你连跑都跑不过它。”

  沿着小径走,远远看到一条大科莫多龙趴在树边的阳光底下,一动不动,但是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我们赶紧把头低下,眼观鼻鼻观心地离开。

  走到公园看护人的小屋附近是个歇脚点。空地里散落着三五小屋,都是吊脚楼,防的就是科莫多龙入屋。但即便如此,它们有时候还是从楼梯上爬进去,叫主人家吓上一大跳。

  正是早餐时间,厨房里飘出诱人的香气。厨房小屋外的空地上集合了20多条科莫多龙,全部仰头盯着厨房。嘴巴里的舌头伸进伸出。这是它们的味觉器官,同样是它们的嗅觉器官。虽说它们根本不介意吃腐肉,可是厨房里新鲜食物的香气同样吸引它们—毕竟它们有一个橡皮囊一样的肠胃,一顿吃进肚子里的食物可以几乎相等于自己的体重,还有什么好挑食的呢。据说还有科学家曾亲眼目睹一条体重不超过50千克的雌巨蜥,竟然在17分钟内吃完了一头31千克重的野猪。当然,事后也得花接近一周的时间来消化。

  厨房是它们最热爱的地方,所以也是最容易看到它们的地方。多是雄性,但是却相安无事。然而这种相安无事非常脆弱,偶尔能看到某条巨兽不小心过分靠近另外一条,那条被侵犯到的便迅速跳转起来,和对方进行几秒钟短暂的厮打。毕竟是早上,这种厮杀并不剧烈。可如果在下午,聚集在这里的科莫多龙会少很多,因为随着身体机能的恢复,也更容易被激怒,激烈的厮打一触即发,各自都知道尽量躲着比较好。有人形容两头雌性的大科莫多龙打架的时候如“优美的芭蕾”—多别出心裁的审美啊。但它们面对自己人的时候的确更爱扭打,而不亮出牙齿或者爪子,只有在面对落败者的时候,才亮出利刃取其性命,更多的是羞辱对方的意思。

  穿过厨房就进入茂密的丛林。这个季节河床干涸,很容易就看到它们的巢穴。穴里都是空的,虽然才过孵化季节不久,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洞穴里有“宝宝龙”的踪迹。手上有一条长疤的向导说,科莫多龙一被孵化出来就要赶紧跑到树上去待着,以防自己被饥饿的父母吃 掉。要仗着自己年幼身轻还能爬树,在树上过至少两年,体格强健了,也爬不动树了,才到地上和成年的长辈们抢地盘。真是悲惨的童年。

  偶尔会见到一具臭气熏天的尸体,连肉都开始腐烂,苍蝇和小虫围着到处乱飞。众人一起掩住口鼻,皱眉看着狼藉的杀戮现场。这便是科莫多龙的杰作。长久以来,科莫多龙因为吃腐肉的关系,可怕的利齿上简直变成一个细菌培育场。而且它们还会分泌一种可怕的毒液,能让被咬到的动物肌肉腐烂,迅速瘫痪或者衰竭死亡。曾经看到一个纪录片,主持人拿了两块生肉,其中一块让科莫多龙咬一口,另外一块自己咬了一口──结果半天之后,人咬过的生肉光鲜如初,怪兽咬过的已经腐烂变黑。

  接近早上10点,茂密的森林里已经开始闷热。四周出现的科莫多龙也开始比较活泼,冲我们吐舌头的频率大幅度增高,同时它们的数量也开始增加。一脸悠闲的向导脸上开始出现非常警惕的表情。“大家往回走吧。”他拨拉着草丛说。一众人跌跌撞撞地一路疾行离岛。

  在印尼的三个科莫多龙的栖息地现在是它们在这世界上仅存的乐土。过去被屠杀取皮的日子已经过去了,现在人类不再与它们为敌。这些年来,科莫多龙的数量维持在3000条左右,在这些和陆地远离的小岛上,日复一日上演它们的侏罗纪故事。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