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y 夜探汉堡(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19日 10:15 南都周刊

  为汉堡的夜生活下定义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宗教保守人士认为它物欲横流,是一切城市罪恶的根源;而思想前卫的人却说,如果不去看看绳索大街的红灯区,然后找个酒吧喝一杯,就等于没到过汉堡!该相信谁?

一看到这些广告板、人形招牌,你就知道你已经进入汉堡的红灯区了。一看到这些广告板、人形招牌,你就知道你已经进入汉堡的红灯区了。

  文、图/丁丁

  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汉堡显然没有阿姆斯特丹的夜生活有名,每每提到红灯区,不知内情的人都会提及后者而很少能想到前者。但风月达人们则认为阿姆斯特丹只是让那些好奇游客过眼瘾的地方,汉堡的绳索大街(Reeperbahn),才是真正物美价廉的好去处。

  来到汉堡,我为了寻找廉价旅馆,误打误撞就住在了离绳索大街仅两个街区、步行5分钟便可到达的地方。近水楼台住着,如果不去探索发现一下,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出门左转,根本不用问路,找到人头攒动的地方抬头一看,路牌清晰地写着“Reeperbahn”,没错,这就是绳索大街。不过这里跟我想象不同,不是规划整齐的步行街,也不是七拐八绕的小路,而是一条车辆往来密集的城市干道。不过比中央车行道更拥挤的是两边的人行道,林立的店铺全都生意兴隆,行人多到常常堵住路。

  5cm口径

  天黑之前,这里大大小小的“Sex Shop”绝对是显眼的主角。常常有些“少见多怪”的人驻足议论,甚感咋舌。这些商店保守估计有数百家,论数量,绝对超过脱衣舞酒吧、成人俱乐部和色情电影院。这里有连锁品牌大卖场,它们占据整栋建筑,分类清晰、货品整齐:图书杂志、DVD、SM用具、情趣内衣,真人倒模充气玩偶,男用、女用、同志用……还有杂货小店,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整间屋子显然已经摆不下,所以还得有一个柜台摆在店门口,拥挤的橱窗里更是让人眼花缭乱……只要你年满18岁,不是保守人士,这些24小时营业的店铺随时欢迎你的光临。

  这条街的店铺里,有一家叫Condomerie的最为有名,并不是牌子老或商品全,而是其营销手段上有“狠”招。它临街的橱窗里某样商品前,总是有人驻足、窃窃私语,大部分人都会接着走开。为了一探究竟,我也凑上前去,看看到底有什么玄机。只见橱窗最上方,挂着一排各种造型的保险套,居中的那个口径大约有5厘米,蔫头耷脑地挂着,就在它的下方,有一张小小的卡片,上面用德文写着一行字:朋友,如果您的“那话儿”能够合适地戴上它,并且愿意拍照供我们留存。本店愿奉上100欧元作为酬劳。

  想必这项“促销信息”是吸引那么多人围观,以及这家店有名的原因。觉得有趣,我举相机便拍。此时,店老板走了出来,微笑着说:不必吃惊,这不是玩笑,在过去的几年,至少有4个人赢走了100块。你要当下一个吗?……这是我见过的最狠的逐客辞令,我收了相机落荒而逃时,听到从店里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

这家情趣商店最让游客感兴趣的,是橱窗里这个悬赏告示:朋友,如果您的“那话儿”能够合适地戴上它,并且愿意拍照供我们留存。本店愿奉上100欧元作为酬劳。  这家情趣商店最让游客感兴趣的,是橱窗里这个悬赏告示:朋友,如果您的“那话儿”能够合适地戴上它,并且愿意拍照供我们留存。本店愿奉上100欧元作为酬劳。

  一姐驾到

  离Condomerie不远处,是这条街上另一个著名的地方,Davidwache—此区警署就位于其中。看似凶险的绳索大街其实是汉堡最安全的地方,完全得益于它的存在。越是这种地方,越是警察关照最多的,所以无论黑道人士、小偷、恶棍还是酒鬼、暗娼,都会给足差爷面子,不在这里搞事。6层楼的Davidwache外表贴满碎瓷片,这个建筑至今已经快一百年历史,但看起来依然结实,样子典雅而怀旧,在这条声色犬马的街角出现,丝毫不显唐突。近200名警察每天一组组从这里出动,在附近巡逻。“看似危险的地方其实最为安全”,有了这个警察局,用这句话形容此地最为恰当。

  随着深入,绳索大街的本性逐渐凸显。与“Show girl”、“Night Club”、“Sex”等撩拨人心字眼同时出现的,是隔三差五可见、印有性感女郎的海报和夜店门口外霓虹灯上曲线毕露的女性曲线。虽然天刚黑,但这里已经迫不及待开始营业了,天鹅绒窗帘把门封个严实,任凭我如何好奇也休想从门口窥探究竟。干脆进去再说,我朝领位示意,这个穿黑西服、戴耳麦、体重足有一百公斤的彪形大汉才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帮我把门打开。

  顺着曲径通幽的走道往里走,当二道门打开的时候,音量巨大的音乐几乎将我顶出来。舞台下,几个角落的射灯不停地用红光扫射全场,每照亮一处,我都能看到一张张满是横肉的脸和举着的大杯啤酒;舞台上,舞娘们轮番上阵,穿着小得不能再小的性感内衣上台,一曲完毕,再光溜溜地下去。

  正看着,突然音乐戛然而止,灯光也变得诡异起来,舞台前方的客人一阵骚动,我循着射灯朝门口望去,只见一个高过180公分的金发女子在几个人的簇拥下—论长相气质,刚才的那些女郎跟她完全不是同一个级别—迈着夸张的T台步款款走来,闪亮的塑胶质感低胸短裙,面料少到不能再少,尽管室内光线已经暗到不能再暗,但她依然戴着巨大墨镜,唇红如血,香气扑鼻,模样夸张得好像从隔壁性商品店橱窗中走出的充气玩偶……当她上台,配合着乐曲扭动腰肢轻解罗衫时,周围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所有酒杯都被放下,人们似乎都带着一种仪式感在看这种被很多人认为“粗俗不堪”的表演。“她是整场的台柱,绳索大街的一姐,只在每周六,才在这里待一个小时。”旁边的伙计喷着酒气附耳告诉我。

 在汉堡红灯区的巨型海报上写着:我的小弟和爱丽丝。 在汉堡红灯区的巨型海报上写着:我的小弟和爱丽丝。
这些安全套形状的毛毛玩具,也是很受欢迎的纪念品。这些安全套形状的毛毛玩具,也是很受欢迎的纪念品。
 红灯区餐厅的招牌也非常热辣。 红灯区餐厅的招牌也非常热辣。

  高尚人士勿入

  如果在这里只是看看艳舞、喝喝花酒,你对绳索大街的认识绝对不是全面的。我鼓起勇气,进入一条与绳索大街平行的狭窄小径Herbert路。如果你是“保守而高尚的人士”,那请就此止步,也最好不要读下去。

  Herbert路是封闭的,一边被两堵红色高铁墙挡了个严实,墙两边各有一个折形门,只可步行入内,并且从外边看不到内部。门两边24小时都会各站一个彪形大汉,随时拒绝冒失闯来的18岁以下人士及女性进入—这里是真正的红灯区。

  虽然我不属于上述两类人,但或许还有些面嫩,被要求出示护照、验明正身后才被放行。这条路长不过几十米,但与外面的热闹有天壤之别,整个静悄悄的。两边门脸一个接一个,红色调的幽暗光线从落地窗上打下来,同时刺激人感官的还有暧昧迷离的音乐。每个橱窗里的灯光下,都至少有一名女性驻场,她们不同年龄、不同国籍,但都同样浓妆艳抹搔首弄姿,有的穿着半透明内衣,有的干脆赤裸上身两点全露。每当我走近,她们便眉眼横飞,扭动身子,肆无忌惮地做着诱惑动作,毫无顾忌地发起挑逗……

  尽管这里尺度大胆,挑战到底线,但无论是来消费,或只是来围观,有一点是必须遵守的,就是不能照相。如果有谁不懂规矩胆敢举起相机,轻者女郎脸色一沉,边骂边拉下窗帘,重者则直接冲出打手,抢相机揍人……为了不发生这种情形,我进门前就收严实了相机,不敢造次。

  虽然是红灯区,但放松下来,这里并没什么让人不安的地方。行事规则在我看来,并不多过路边的超市或酒吧。我边逛边同路经的橱窗女郎聊上几句。她们大多来自东欧国家,长得精致,英语流利,很多还算健谈。一圈下来,我收获不小,知道了价码:50欧元每人,每次20分钟,所有地方价格一致,不存在价格上的恶意竞争。生意好的姑娘一晚上会有十几二十个客人,钱25%作为税收交政府,剩下的钱用来交房租和罩场子的马仔,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净赚过万欧元……

  行走者语

  每个周六晚上是绳索大街最热闹的时刻,如果再赶上汉堡队在下午的德甲中主场获胜,那场面便更为壮观,穿汉堡球衣的大批球迷边走边唱,声音响亮整条大街。

  绳索大街不光有风月,也可以找到巨星足迹。绳索大街东侧不远处是昔日明星俱乐部(Star Club)的所在。甲壳虫乐队成名前,就是在这里演出的。1963年元旦的演出,也就是著名的“明星俱乐部专辑”,就诞生于此。

  地址:Grosse Freiheit路36号

  脱衣舞酒吧门票相对便宜,但很多进门后必须消费昂贵的酒水,在入场之前,最好先问清楚。为安全起见,一些黑暗的街道最好还是不要涉足。此外,醉汉总是喜欢将酒瓶就地摔碎,走路时需注意脚下的碎玻璃。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