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性旅行:高端出游新概念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22日 10:33 21世纪经济报道

  核心提示:旅行好与精彩的区别在于,后者可让你见到平时无法见到的人,进入无法进入的地方。

  每次造访印度德里,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直奔月光集市。比起富人扎堆、纸醉金迷的新城区,我更喜欢旧德里的老街、人头攒动热香扑鼻的Karim’s餐厅、历经世纪沧桑仍不失其荣光的殖民时代建筑Oberoi Maidens、晚祷时分贾马清真寺前被惊起的白鸽……然而,在遇见纳维娜·嘉芙(Navina Jafa)之前,我从未意识到,自己的德里地图上一直存在着一块巨大的空白:先知之发(The Prophet’s Hair)。

  我曾不止一次拜访贾马清真寺,却从不知道隐藏在神殿大理石背后的秘密。我不知道嘉芙与看门人说了些什么,只知道神殿的大门正为我一人悄然开启。不知何时,看门人手中多了一只小巧的玻璃瓶,瓶中是一缕长约两英寸的发丝,隐隐透出暗红。这便是一直以来令我魂牵梦萦的“先知之发”,自从读了拉什迪的同名短篇小说之后,我曾无数次在脑海中描绘这一神秘的存在,却从未奢望与圣人的遗物进行零距离接触。

  这正是“智性导游”的魅力所在,尽管其“代言人”嘉芙从未认同过这一定义:“我只是个专门与文物打交道的演示者罢了,就像博物馆的策展人一样。”有那么一瞬间,我几乎要以为这番话是出于某种学究式的矫情,然而 事实是,嘉芙这样的“智性导游”已成为一种现象——越来越多的学科专家似乎在无意间与旅游业打起了交道。作为其中的代表人物,嘉芙不仅拥有印度皇家艺术协会成员、华盛顿史密森中心民俗生活和文化遗产研究所前富布赖特学者等诸多头衔,亦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古典舞蹈家、一位小有名气的小说家,更是一位举重若轻、游刃有余的表演者。用她的话来说,“一件静态的文物无法体现人类文明的精粹。对我来说,动态的、鲜活的特质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在德里共同度过的两个小时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如果说起初嘉芙对“先知之发”及其历史的鞭辟入里的分析看上去还像是一场“表演”的话,那么之后在逼仄的小巷中娓娓道 来的趣闻轶事令我蓦然间意识到,喧嚣而忙碌的老街在嘉芙的“深度阐释”下正焕发出一种全新的魅力。在重新发现旧德里的同时,我亦重新发现了这位笑容爽朗的女子——她之所以被奉为“智性导游”的代言人,并非仅是因其粉丝名单中包括基辛格、贝·布托等名流政要,更是因为她无可挑剔的敬业精神。“为了更好地了解对方,嘉芙会要求我们提供每一位客户的传记。”为我俩牵线的Remote Lands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凯瑟琳·希尔德(Catherine Heald)认为:“好与精彩之间的区别在于,后者可让你见到平时无法见到的人,进入平时无法进入的地方,每一项活动都是围绕你的兴趣展开,因为对方已从每一个可能的角度详细地解剖了你。你有机会看到‘先知之发’,我则有幸作为唯一的非穆斯林进入对外关闭的贾马清真寺内。”

  我以为对嘉芙而言,“智性导游”是一个恰如其分的名字,至少不会像希尔德的“超级导游”一样有自卖自夸之嫌,不过,嘉芙本人更愿意将自己定位为一位“研究领导者”;无独有偶,Context Travel公司亦将“学术旅游”作为最大卖点,其合作对象则被冠以“讲师”之名,这与他们的真实身份并无实质差别。据介绍,包括艺术史家、作家、建筑师和美食家在内的多位英语学者及教授将在世界各地13个城市中主持“步行研讨会”——就像我在河内邂逅的阮伊晃一样,这位越南美食家不仅会带领游客尝遍老区的经典小吃,还会翻出母亲的菜谱,亲自下厨以飨食客。的确,将模式化体验变成文化阐释的现场表演,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符合“高端旅行”的定义呢?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