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夏威夷岛:浴火而生(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08日 10:20 深圳特区报
实拍夏威夷岛:浴火而生(图)
实拍夏威夷岛
实拍夏威夷岛:浴火而生(图)
浴火而生
实拍夏威夷岛:浴火而生(图)
夏威夷岛

  直升飞机低吼一声从地上跃起,做了一个漂亮的甩尾然后带着我们径直朝西南飞去。随着高度的迅速拉升,舷窗外的景象有了明显的不同:绿色的丛林像毯子一样向远处铺陈,直到海岸为它裁剪弯弯曲曲的花边,点缀其间的各式房子传达出了一种田园风格的生活态度。

  我们这会儿是在夏威夷岛,一个仍旧活跃的火山岛。

  夏威夷岛?没错,各位看官注意了,通常大家说的夏威夷,其实是指夏威夷群岛或者夏威夷州,总共有八座主要的岛屿,而夏威夷岛是群岛中最大的一座,也是目前唯一持续喷发的活火山岛,由于面积比其它诸岛的总面积还大,因此也得了一个绰号“Big Island”。

  Hilo(希洛)在岛的西边,常年受太平洋暖湿气流的关照,丰沛的降雨给这一地区带来了茂密的植被和勃勃的生机。就在半天前,夏威夷火山国家公园的帅哥解说员才骄傲地向我们罗列过岛上丰富的物种。

  “我们快到了,”飞行员低沉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

  脚下,绿色的树林开始出现一道道被撕裂的口子,露出黑色的地表;越往前,树林被吞噬越多,有些已经成了被包围的孤岛;再远处则仅仅留下黑黝黝的地面,再无半点绿色。最远处,蔼蔼的白烟已经把山头包裹。

  飞行员告诉我们,脚下的景象就是上次火山大规模喷发造成的,时间在今年的3月,据说当时喷出了20多米高的熔岩和火山灰,炙热的熔岩涌出地表,顺着山势流向大海,用不可抗拒的力量焚毁一切敢于抵挡的东西:树林、道路、房屋,许多居民被迫撤离到安全的地方。说话间,我们看到一栋白色的房子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就像一叶扁舟漂浮在黑色的海面上,它是幸运的,较高的地势加上不是熔岩流经的主要区域让它躲过了灭顶之灾。

  很快,我们就到了Loa火山口上空,飞行员开始降低速度,围绕火山口盘旋,好让我们从各个角度仔细欣赏眼前的景象。

  火山口很大,正往外冒着白烟,完全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形,倒是旁边更精彩些。从火山口直到海边的坡地,应该是曾经熔岩肆意的地方,现在大多已经平息,凝固后形成的褶皱记录了熔岩流动的波纹,层层叠叠,密密麻麻。有些地方熔岩活动仍然比较剧烈,把喷发后熔岩凝固的岩石硬壳扯开一个口子,往外流淌着岩浆,红色的岩浆接触到空气冷却,先是变成了橘红色,然后慢慢黯淡成灰色,最终结成硬壳。正因为流动速度慢,才能最终形成一层层可见的固体的波纹。有些地方熔岩活动相对轻微,已无能量喷发,只能在地表的缝隙里往外一口口吐着白烟,为这片世界平添了一份孤寂。

  据说,即使在Hilo充沛降雨的滋润下,熔岩覆盖过的地方最快也要30年后才能生长出植物,喷发—沉寂—生长—再一次喷发,而夏威夷岛就是在这一次次的轮回中不断地扩大自己的“地盘”。之前,在地面的夏威夷火山国家公园,一幅示意图清晰地向游客们展示了夏威夷诸岛的形成过程,地壳能量聚集、火山喷发形成火山岛、地壳运动火山岛漂移、新能量聚集、再次喷发……大自然的努力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点点累积,当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已经是让人惊叹的杰作。

  我们返回Hilo,北上贴岸飞行,举目青翠,绿树成荫,山泉涔涔,瀑布飞悬,我们知道,这里也是一个曾经浴火而生的地方,海水阻挡了岩浆的脚步,并以海浪的冲刷板结成矗立的断崖,由太平洋雨水经年滋润而成的乐土。

  翻过Kea山往西,眼前的景象瞬间迥异起来:刚刚还丛林茂密的山坡上变成了青草茵茵牛群点点,一片牧野景色;越往海边飞草越少,最后直接变成了旷野荒漠,苍凉感油然而生。我们知道目的地到了,前方就是夏威夷岛西岸的Kona,由于Kea山和Loa山的阻挡,太平洋的水汽无法输送过来,直接造成了当地极为干旱的气候。当然了,大自然还是公平的,Kona虽然干旱,却也免受火山喷发的威胁,毕竟谁也不知道地球什么时候要耍一下脾气,何况当地还有一样名产——Kona咖啡。面朝大海叹咖啡,听听就小资得让人垂涎。

  后记

  走在路上的时间总是恨少,因为有太多的精彩没有捕捉,就拿夏威夷群岛来说,每一个都值得大家去探索,相信都会有让人惊喜的发现。值得庆幸的是,目前中国公民前往夏威夷旅游可以从上海直飞,每周二、周五有定期航班,空中飞行时间约9小时,比以往大大缩减,携程等旅游机构也推出了不少相关度假产品,以满足不同的需求。(天地)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