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马德望的“竹车”来了(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09日 10:35 南方人物周刊
竹火车 新浪配图:图片自清明春雨的博客竹车 新浪配图:图片自清明春雨的博客
对面来了车,要搬开让道。对面来了车,要搬开让道。新浪配图:图片自清明春雨的博客

  文/达达ZEN

  要不是出发前看到美国《国家地理》上一张热带丛林中火车轨道上穿行的“竹车”照片,我是不会特意支出两天时间,从暹粒(Siem reap)赶往马德望(Battambang)的。

  图片中,虾须般的铁轨消失在丛林深处,一辆竹板车架于轨道的轴轮之上,孩子们坐在车板上欢歌笑语,几个异国人站在旁边乐不可支——飞奔在火车轨道的自制竹车,在亚洲也绝无仅有吧?在暹粒的最后一天,我通过客栈预订了第二天前往马德望的车票。

  一大早,双层空调大巴晃晃悠悠地从暹粒南部的车站朝西南方向驶去,四周全是本地人。按照以往在东南亚旅行的经验,去往再偏僻的地方,也会出现几个背包的老外,我开始怀疑起目的地的精彩程度来。

  驾驶员头顶的电视正在播放配了当地语言的港片。拳打脚踢之间,熟悉的港产明星变得疏离又诡异,有些高亢的柬语和画面无论如何也无法黏贴。窗外,柬国的乡村超乎想象的齐整与干净,大片的稻田、散落的人家和醒目的桄榔树轮番出现。桄榔的生长方式很特别:没有树皮,树干越长越高却不见长粗。能入药、酿酒、当建材,用途广泛。若有机会走近看,会发现很多树干都布满弹坑,是这个国家长期战争的痕迹。脚下的这块土地,富饶无比,却难得安宁。

  “这里是柬埔寨的第二大城市,有优美的沿河风光和保存最为完好的法式殖民建筑,它一度是这个国家最富裕的省份,出产该国最好的稻米、最香的橘子和最甜的椰子。”《孤独星球》对马德望如此描述。在高棉语里,“马德望”意为“国王丢失的棍杖”。

  大巴在位于市中心的车站停了下来。所谓车站,只是一个售票窗口、4张水磨石长凳而已,连停车场都不见踪影。我拿上行李直奔预订的客栈,在这个只有5条主要街道的城市找到背包客聚集的“皇家客栈”并非困难的事情。客栈里没有豪华唬人的装饰,大厅里全是各种实用信息:从杂技演出门票到单车及小摩托出租的广告,应有尽有。

  爬到酒店顶层的咖啡馆,马德望全景一览无遗:无数两层小楼漫无边际地散布开来,几乎每座小楼都拥有阳台和木制百叶窗,屋顶酱红色的瓦楞在阳光的映射下直刺双目。电信塔和绵长的天线从房顶延伸出来,配上三两朵白云便组成一片奇异的海洋,这正是马德望的魅力所在——20世纪初期,高棉与法式风格混搭的建筑,像老电影一样美仑美奂。

  稍作休整,我租了一辆摩托车便开始了马德望的旅程:直奔主题,寻访竹车。

  竹车的始发站O Dambong位于镇子南部火车站不远处。穿过时钟停摆的古旧车站,一个废弃的火车头和一个了无生气的居民区就能到达。当地人显然已经习惯了来此冒险的各国游客,发展出一条成熟的线路,由此出发驶向O sra Lav,收费10美金。

  竹车,又称Norry,由一个长约3米的铁质框架、几块竹子制成的长条竹板、4个小滑轮、一个固定在竹板尾部的发动机组成。可别小看这简陋的组合,它可以承载10人或者重达3吨的物品。和游客们的大惊小怪相比,当地人只是把它当成简单的交通工具,也不知道从何时起是谁做了如此大胆又实用的发明。

  我跳上竹板,旁边的乘客包括一名小男孩、一位裹着头巾的当地妇女、一箱鸡蛋、一包稻米和一位年轻的“列车长”。装完货,竹车便开动了。它比游乐园里设计最精巧的过山车还要有趣得多:前方的铁轨淹没在热带丛林的植被里,两边的植被扑面而来,铁轨节点的每次撞击都会直接导入身体。当竹车遇到隆隆驶来的火车,“列车长”会提醒你不要担心。“柬埔寨的火车并不能高速行驶,它们只能徐徐前进。竹车‘列车长’知道火车时刻表,而且隔老远就能听见火车发出的汽笛声,有足够的时间停下来将竹车拆卸。”旅行作家丹尼尔•鲁宾逊(Daniel Robinson)在他关于竹车的博客文章里这样写道。如果反向行驶的两辆竹车相遇怎么办?“很简单,将一辆车‘解体’,放在铁轨边,这样另外一辆车就可以轻松通过了。解体的规则是,谁载的人少就拆谁的。”

  半小时后,竹车终于在O sra Lav停了下来。“你还好吗?”“列车长”问。我擦了把汗,回以一个面色惨白的微笑,忐忑一路的心脏此刻终于回归正常。据说,马德望通往金边的铁路如期改造完成后,竹车将被当地政府禁运。如果你也想体验一把,那得抓紧时间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