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布兹 “人民公社”寻找明天(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20日 11:12 商务旅行杂志
基布兹 “人民公社”寻找明天(组图)
当年的荒漠如今已经变成优美的花园。
基布兹 “人民公社”寻找明天(组图)
基布兹的幼儿园是免费的,孩子们正在上音乐课。
基布兹 “人民公社”寻找明天(组图)
Yohcy的游艺室布置得很漂亮。

  “现在基布兹里,青年人越来越少了,我们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了,是不打算离开的,不过年轻人就不同了,外面的世界诱惑很多。” Yohcy,6个孙辈的祖母,一边削着做儿童玩具用的木条,一边和我闲聊着,“以色列的基布兹这些年走下坡路,还是中国的经济发展得好。”

  以色列,提比利亚(Tiberias),我在这里的基布兹(Kibbutz)遇到了62岁的Yohcy,她经营着一家儿童游乐室,为基布兹的孩子们和游客提供服务。基布兹,希伯来语意为“集体定居点”,也有称为人民公社、集体农庄,从以色列建国前开始一直到现在,是以色列社会非常独特的一种现象,尤其是当今世界一个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公社消亡之后,以色列的基布兹可能是世界上现存唯一的公社模式了。

  提比利亚的这家基布兹名为Ein Gev Kibbutz,因为在著名的加利利湖边上,以旅游业为主,规模算比较大的了。整个基布兹有400-500人。我们中午在这里品尝了知名的“彼得烤鱼”, 味道非常不错。距离餐厅不远便是Yohcy的小店,当我进去的时候,她正在为木玩具上漆,这是一家专门为3岁以上的孩子准备,可以在这里拼插各种木头玩具的游乐室。以色列人对中国人非常友善, “中国人是好人,历史上你们曾经帮过我们,我很想去中国旅行,不过有点贵,所以我和我先生去年还是去了印度。” 也许因为是中午时间,没有什么客人,Yohcy显然愿意和我聊聊,“我就出生在这里,在这里上的学,认识了我先生,生了两个女儿,一辈子了,不打算离开了。”

  “您觉得基布兹的生活怎么样呢?”我颇感兴趣地问道。

  “从前很好的,大家同吃同住同劳动,人人平等,不讲条件,不要报酬,基布兹负担所有的教育和生活费用,不过后来就不同了,”她显然有些不太满意,“前些年很多基布兹因为缺乏竞争力,经营不善,一直亏损,而且年轻人也不满足平均分配制度,要求按劳取酬,于是我们也改革了,现在也有了经理来管理基布兹,不过经历不是本地人,是外聘的,前两年还去了中国,说要学习你们的经验,毕竟整个世界都在改变,基布兹也应该顺应潮流,像你们的改革就很成功,”看得出Yohcy虽然在基布兹生活了一辈子,但也认为基布兹这样的平均主义不再适合现阶段的以色列社会经济的发展了。

  Ein Gev基布兹的环境非常好,像个大花园,家家户户都是一栋栋一模一样的小房子,因为基布兹采用供给制,公社统一建房,采用同一标准,而一座二层水泥小楼在这中间格外显眼。我走了进去,发现里面是个幼儿园,孩子们正在老师的伴奏下唱歌,基布兹的成员从幼儿教育开始到上大学都由公社免费提供。

  旁边则是公共食堂,马奥(Maor),这个26岁的小伙子正拿着餐盘打算进去,我在食堂门口拦住了他,一聊之下,没想到马奥的祖上还和中国有些渊源,他的爷爷出生在哈尔滨,是一战后从俄罗斯流亡到中国的犹太人,而奶奶是拉脱维亚人,以色列建国后他们从中国返回以色列,就一直生活在这个基布兹了。

  “我和我的父母都出生在这里,不过之前的基布兹不是搞旅游,而是以畜牧业、农业生产为主,”马奥给我讲起这个基布兹的历史,他说的其实的是所有以色列基布兹早期的发展道路。基布兹的起源,颇具传奇和理想色彩。20世纪初期,当时还没有以色列这个国家,一批年轻人,从俄国、波兰等东欧国家过来开展犹太复国运动,然而最早过来的人们,看到的并不是《圣经》上所说的 “流着奶和蜜” 的地方,而是一片贫瘠的土地,忍受不了艰苦的人走了,少数人坚持了下来,由于深受社会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的感染,一心要建立一个崇尚劳动、艰苦奋斗的社会,基布兹这种形式的经济体应运而生。有资料记载,以色列第一个基布兹1909年建于加利利湖附近的德加尼亚。70多年过去了,如今,当年的荒漠已经成为绿洲,绿树成荫,花草繁茂,基布兹不仅为以色列人提供了大量的农产品,还为社会输送了大批精英,如今基布兹依然承担着广泛的社会职责:戍边卫国、训练士兵、吸收移民,可以说,没有基布兹,就没有以色列。

  “不过基布兹的生活太单调了,外面的世界诱惑很多,年轻人尤其难耐寂寞。像我现在的职业是马戏团的杂耍演员,一年只有两个月返回基布兹生活,其余时间在欧洲巡演,虽然挣得不多,但可以出去见见世面。”马奥这样告诉我,基布兹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自愿加入,自愿离开。

  当越来越多在基布兹出生长大的年轻人不再满足这里传统、单调、缺乏个性的生活方式,试图开始一种更加丰富多彩的生活,离开成为了趋势。然而,基布兹却迎来了一些外国面孔,同马奥道别后,在食堂里,我见到了韩国年轻人朴,他正在打扫卫生,这个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刚刚服完兵役,目前利用休学假期在这个基布兹做义工。

  “我已经来以色列5个月了,前三个月在另外一家基布兹,两个月前到的这里,很喜欢基布兹的生活,一来管吃管住,还有少量报酬,这样可以攒钱去旅行,二来还可以认识很多新朋友。我打算再干两个月就可以在以色列各地旅行了,还想去趟埃及。”也许现在的基布兹随着年轻人的离去,人手不够也成了问题,于是这些外国义工成为了很好的补充,Ein Gev基布兹里目前生活着40多个外国人,都住在集体宿舍。对于朴这样的外国人,基布兹也许是个短暂的落脚地,然而有的外国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前来基布兹工作,结果邂逅了另一半,于是便永远留了下来,这样的事情也不鲜见。

  基布兹并非完全不适合现代社会的需求,对于城市日益高涨的生活成本,虽然从收入上说,城里人比基布兹成员挣得多,但从人均住房面积、人均花园面积、居住社区综合配套设施上,如游泳池、少年儿童娱乐场运动场等上讲,基布兹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当然基布兹的变革是历史的必然,这个 “人民公社”会走向何方呢?

  作者:陈婷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