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肯星顿花园 “隐士”建筑师的秘密花园(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22日 11:37 商务旅行杂志
伦敦肯星顿花园 “隐士”建筑师的秘密花园(图)
肯星顿花园
伦敦肯星顿花园 “隐士”建筑师的秘密花园(图)
Peter Zumthor

  伦敦,肯星顿花园,俯瞰修道院般的蛇形画廊,一只黑鸟在高处的树上唱得很欢,以至于我们很难听到建筑师Peter Zumthor的声音,他正在向媒体介绍这座黑色木料包裹的临时建筑—一年一度的蛇形画廊上月底刚刚落成。

  但这位瑞士建筑师似乎对这只鸟的打扰极为高兴,就像他告诉我们的那样:“这里应该成为大家的一个逃生出口,大自然都被压缩进入这个框里。”也许真是这样,建筑物外部的闹腾,让这座刚揭幕的秘密花园看起来格外像座大隐于市的庙宇。

  山村中的普里兹克建筑师

  这是第十一座蛇形画廊,她背后充满挑战。如何在伦敦市中心建起一座静谧的公共花园?况且开幕时间是在这座城市的旅游旺季?一年一度的《艺术报》游客调查显示,去年由法国建筑师Jean Nouvel设计的蛇形画廊是2010年全球最受游客欢迎建筑排行榜的第四名,一年中超过80万名游客来到肯星顿花园,这个数字完胜2000年的Zaha Hadid、2003年的Oscar Niemeyer和2008年的Frank Gehry。

  对于所有被委托的建筑师来说,蛇形画廊都必须是他们在英国的第一个建筑项目。从令人难忘的拥有强大的空间气场Vals温泉项目,到深深触动人心的位于科隆的柯伦巴艺术博物馆,瑞士人Peter Zumthor一直以追求完美而著称,为此他在同一时期只接一个项目。

  这位一度在瑞士的Chur valley村庄干活的普通木匠是一位“隐士”,大多数时间都在山村里,很少与媒体接触,也远离大众,既不声张自己的理论,也不会因为金钱或影响力之类来选择项目,却总能赋予作品独特的精神内涵。

  2009年,普利兹克奖的九人委员会曾经这样评价Zumthor:“他为他的每一件作品仔细地思量,找到了独特的建造方式。他发展了建筑伟大的整体性和永恒性—不为一时的潮流和狂热所侵蚀。只有当他感到和这个建筑物之间有着某种契合,他才会接受这个项目,这种使命感在当今的建筑界正在逐渐消逝。而一旦产生了这种使命感,他将全心投入,彻底检视在施工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以确保呈现出最完满的效果。”

  试想一座童年的花园

  这座黑色的蛇形画廊真的更像是一座拥有完美比例的农棚—你甚至可以轻易想象到鸡、牛和马聚集在周围的画面—只是在内部拥有一片挑空的花园和一圈供人休憩的、被漆成普鲁士蓝色的长凳。在这里,你被邀请进入,穿过幽黑的走廊,跟其他800000参观者一起,安静地围坐在中心花园四周,凝视由荷兰著名的园艺师Piet Oudolf设计种植的中央景观植物,和花园上方那片被黑色屋檐围合的夏日的天空,慢慢进入冥想世界。

  “在这里你可以很自由地出入,”Zumthor说,“没有什么显而易见或是深藏不露的空间含义。这是完全等你来的场所,等你来,没什么别的。”在他的资料描述中,Zumthor补充:“每当我试着想象一座建筑中的花园图像(image),她总是变成不可思议的神秘之地。我想到我曾经看过的那些花园,与其说是我相信我看到过,不如说是我渴望看到,被拥有简单墙体、柱子、门廊和外立面的建筑所环绕,建筑内部昏暗而私密,我想在这里停留很久。”

  Image(图像),这是Peter Zumthor谈论最多的词语,更是他强调的空间氛围体验性的源头。“当我思考建筑的时候,图像就在我头脑中出现,很多这些图像与我的训练和设计师工作相连。它们包含了我多年积累的关于建筑的专业知识,它们中一些与我童年有关,那时我体验建筑但不会去思考它。

  “像小时候踮脚打开门把手,进入阿姨的花园这样的记忆包含着我所知道的最深的建筑体验,它们是我作为建筑师在自己的作品中探索的建筑氛围和图像的资源库。”

  除了树上的黑鸟们,2011年蛇形画廊参观者们应该会被要求调低他们的音量,尽管Zumthor谜一般的作品可能已经让他们自动消音了。(作者/王瑾)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