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 新世界的古老传说(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23日 10:32 南都周刊

  作为“新世界七大自然奇景”的强劲竞争者,乌鲁鲁不仅凭那块世界上最大石头的颜色变幻吸引了一班拥趸,还靠着原住民的一身绝技让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大开眼界。

  文/图_丁丁

  与澳洲其他地方不同,北领地带着只属于它自己的鲜明特征。这一特征,从飞机还没有降落开始,便能让人深深地感受到。刚向下穿出云层的时候,目所能及处便是一片红色。“这是北领地的颜色。”旁边一位睡了一路的乘客此时慢慢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后,不紧不慢地说。经过小心翼翼地询问后得知,这位仁兄尽管肤色深邃,但并不是本地的原住民,而是来自悉尼的游客。“每年我都会利用假期到这里待上一阵子,或者自驾穿越那些荒蛮之地,或者无所事事地悠闲上几天。”他说每当见到那块“不停变色的红色石头”,他便会体会到一种来自内心的安宁。

  闲聊之际,飞机离地面的距离更加接近了,我也可以更为仔细地欣赏一下那片刚才被他不停赞美的红色大地。没错,由于土地中含有特殊的矿物质,形成了这里红色的地标特征。此时接近中午,强烈的阳光照在红色大地,以及那些适应干旱条件的、稀稀拉拉的倔强植物身上,广袤、苍凉、有些荒芜又有些不屈不挠,乌鲁鲁的大地给我一种特别的印象。

为全世界最大的单块巨石,三百多米高的艾尔斯岩算得上整个澳洲乃至南半球的地标性景观。为全世界最大的单块巨石,三百多米高的艾尔斯岩算得上整个澳洲乃至南半球的地标性景观。
然乌鲁鲁人烟稀少,但这里的酒店却豪华而现代化,附带高级西餐厅和游泳池的客房占据沙漠一角,很有世外桃源的味道。  然乌鲁鲁人烟稀少,但这里的酒店却豪华而现代化,附带高级西餐厅和游泳池的客房占据沙漠一角,很有世外桃源的味道。
飞行员盘旋着以最接近的高度盘旋在其周围时,我能清楚看到那长年累月被雨水和风侵蚀出的一道道沟壑,那是几亿年的自然杰作。  飞行员盘旋着以最接近的高度盘旋在其周围时,我能清楚看到那长年累月被雨水和风侵蚀出的一道道沟壑,那是几亿年的自然杰作。
一条粗粝而望不到头的柏油路前行,没多少工夫,巨石便出现在我们的左侧车窗外。一条粗粝而望不到头的柏油路前行,没多少工夫,巨石便出现在我们的左侧车窗外。

  盘旋在巨石上方

  北领地的中午绝对不适合室外活动,地表温度可以轻松突破五十摄氏度,只需在阳光下站一会儿,人就有种被烤干的绝望感。按理说,大部分游客会在此时乖乖地回到酒店房间中,倒换一下时差、补补飞机上损失的睡眠,直到黄昏时才开始出动。不过我们这些天生不安分的人并不这么想,如果能趁着人烟稀少,去看看与图片中不一样的艾尔斯岩(没错,那些美丽的风光片一水是在傍晚或清晨拍摄的)。要求一提出,贴心的导游二话没说,便为我们安排了适合此时的项目。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单块巨石,三百多米高的艾尔斯岩算得上整个澳洲乃至南半球的地标性景观,这个形成于距今四至六亿年前的庞然大物矗立在北领地广袤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大地的中部,是吸引人们来这里的重要原因。沿着一条粗砺而望不到头的柏油路前行,没多少工夫,巨石便出现在我们的左侧车窗外,原本以为到了这里是要停车的,我已经开始擦拭防晒霜、将帽子戴到头上,做好下车挨晒的准备,不想司机却加大油门呼啸而过。“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换个角度。”在路边出现一个小心袋鼠的公路牌时,导游故作神秘地只说了这么一句,等再次停车的时候,谜底揭晓。我们来到了一处机场,面前几架直升飞机正在起起落落,此时我才明白,他所说的“换个角度”,是要到天上去。

  跟随工作人员,我们来到了两米见方的停机坪跟前,几分钟后,随着一阵旋风,四人座小型直升飞机精准地停在了上面,穿着制服的帅气机师打开机舱,我迅速坐了上去,跟坐入一辆小排量房车的感觉别无二致。按照要求,我像模像样地戴上耳麦,锁好安全带。随着头顶震动的不断加大,螺旋桨越转越快,我们离开了地面。机师操纵面前仪表盘上复杂的各种按钮装置,手中有条不紊地控制着方向舵。他先是将飞机提升到一定高度,然后调整方向。此时,透过机窗,我看到红色巨石在远远的正前方,飞机径直朝那个方向全速前进,待到巨石越来越大,飞机开始提升高度,我们以最近距离且居高临下的态势俯瞰整个石头,此时光线下,艾尔斯岩被一团如雾般的冷蓝色调笼罩,透出一丝神秘感,而当飞行员盘旋着以最接近的高度盘旋在其周围时,我能清楚看到那长年累月被雨水和风侵蚀出的一道道沟壑,那是几亿年的自然杰作。

地处南半球的乌鲁鲁与中国气候相反,每年9月,这里开始进入春天,气候温和,最适合旅游观光。地处南半球的乌鲁鲁与中国气候相反,每年9月,这里开始进入春天,气候温和,最适合旅游观光。
地原住民族长在表演投掷竹枪,只见他左手扶住一根一米长的细竹竿控制好方向,右手握紧,身体略向后倾,竹竿在瞬间便出手,刹那间,20米开外,一根同样粗细的竹竿被击中,应声倒下。  地原住民族长在表演投掷竹枪,只见他左手扶住一根一米长的细竹竿控制好方向,右手握紧,身体略向后倾,竹竿在瞬间便出手,刹那间,20米开外,一根同样粗细的竹竿被击中,应声倒下。

  业务生疏的族长

  坐过直升飞机俯瞰后,我当然也不能免俗地在傍晚和清晨时分在所谓的最佳视野区欣赏了最美丽光线下的艾尔斯岩。前者像一场音乐会,大家早早便有序地聚集在一起,默默等待最佳光线的到来;后者则只属于意志力颇强的人——需要早早爬起不说,昼夜温差很大的乌鲁鲁,在清晨时分还是很冷的。

  相比这些早在意料之中的常规项目,当天才临时宣布插入的一次拜访活动让我更有兴趣,我们将拜访一个土生土长的原住民,听说他在这里地位颇高,是某一部落的族长。

  下午时分,当每个人的影子在红色的地面上越来越长的时候,我们到达了位于艾尔斯岩附近的地方。此时族长以及他的翻译兼跟班已经在一处可以遮蔽阳光的凉棚下等候我们了。“这里对于族落是个重要的地方,大家在这里聚餐、开会,其作用类似欧洲城市教堂前的广场。”导游为我们解释这块看起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的重要性。

  通过翻译将他的原住民语言翻译成英语,我们开始了沟通。族长先是向我们介绍了一番当地原住民的概况、历史、文化,譬如打哪里来、往哪里去、神秘的壁画如何形成、艾尔斯岩对他们的庇护等等之后,便跃跃欲试地站起来,打算给我们“露上一手”。根据惯例,族长是整个部落里业务能力最强的人,无论是头脑还是身手。因为在过去靠自然吃饭的年代,他要带领整个部落的人从打猎获取食物到触摸画册应对各种困难与危机。

  首先表演的项目是钻木取火。只见他盘腿坐在一处满是黑色炭状物的炉坑边拉开架势,用一根细短的木棍急速摩擦地下的半截干树干。随着速度不断加快,一缕青烟从摩擦部位慢慢升起,随后,烟雾渐渐增大,从高处向上氤氲开来。这时,我以为大功即将告成,但导游提醒说,这才是刚刚开始,难度高的还在后头。又过了几分钟,族长将还在冒着烟的、一撮黑色炭末小心翼翼地拢起,放在手中准备好的木絮中,并以嘴均匀吹气。按说到了这个时候,接下来就是引燃木絮,火苗升起。但果然如导游所说,火种并没有被吹起,相反,吹了两下便灭了,烟斗小了。族长耐心地继续重复上述动作,但反复三四次,每次都是在最后一步失败。如此场面不仅急坏了表演者,也让旁边目不转睛拍摄的电视台采访同仁很是头痛。看来这段素材只能删掉了,导演看了一下周围,看起来有些沮丧。

  或许是长期不再用到这项技术,业务因为荒废而有些生疏,但接下来的项目,族长却为自己挣回了面子。投掷竹枪,他赢得了满堂喝彩。一根一米长的细竹竿,拿在手里晃晃悠悠,扔出去不过十米便落了地。而同样的东西在他手里,却成了很有威力的“武器”,只见族长左手扶住竹竿前端控制好方向,右手握紧,身体略向后倾,竹竿在瞬间便出手,刹那间,20米开外,一根同样粗细的竹竿被击中,应声倒下。

  行走者语

  ●乌鲁鲁并不是一个城市,它距离北领地最近的城市爱丽斯泉市有四百多公里,但因为艾尔斯岩以及其所属国家公园每年游客众多,因此从悉尼、墨尔本等澳洲大城市每天都有航班抵达这里。从悉尼到乌鲁鲁的航班,单程约需2小时。

  ●虽然乌鲁鲁很少见到超过三层楼的房子,到处人烟稀少,路上经常能见到袋鼠、考拉等动物这里的酒店却豪华而现代化,附带高级西餐厅和游泳池的客房占据沙漠一角,很有世外桃源的味道。

  ●乌鲁鲁从2007年开始参选“新世界七大自然奇景”评选活动,曾一度挺进前10名。这一活动将在2011年11月10日截止,并正式公布入选名单。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