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花之上,集体情感之城(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08日 10:41 21世纪经济报道

  虽然两天后就要举行一场盛大的庆典,不过我们初次进入哥本哈根嘉士伯区时,也许是傍晚的缘故,还未感受到太热烈的节庆气氛。

  为了纪念嘉士伯啤酒的创始人雅各布森先生诞辰200周年,9月初在哥本哈根,特别是城中的嘉士伯区举办了一系列的庆祝活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为这个已使用了超过160年的旧工业区拉开了新的序幕。

  2006 年,嘉士伯集团宣布他们的旧工业区正式“退役”,继而一个长达十余年的旧区改造计划也陆续展开。33万平方米的占地面积和十余年的时长即便对于一个经验丰富的地产开发商来说都会倍感压力,但嘉士伯的高层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却信心满满的告诉我们,他们不仅要将嘉士伯区成功改造成一个综合社区,并且要将最新的环保理念融入其中。

  重任委予小事务所

  嘉士伯区位于哥本哈根市中心,这也使得这个项目受到了当地人极大的关注。用一个当地企业的名称命名首都的中心区,在全世界也是非常少有的。“从我加入嘉士伯开始,就向同事打听过许多关于嘉士伯区的问题,比如说 它什么时候有所进展、我什么时候可以入住里面的公寓。”安铭芮(Anne-Marie Skov)女士是嘉士伯集团的企业传讯及社会责任高级副总裁 ,但她的疑问也代表了许多哥本哈根市民的心情。

  安铭芮告诉我们,虽然嘉士伯区看起来还未有多大变化,但前期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得相当细致了,“包括小到每一个街道的名称都定下来了。”我们随后在拿到的资料中也证实了这一点,从文字介绍和效果图上已经可以看出改造后嘉士伯区的面貌。

啤酒花之上的城市啤酒花之上的城市

  区内除了厂房还有一个精致的公园和不少绿化,以工业区来说规划着实颇具特色,但最出色的还是其中大量的工业建筑。这些本因功能需要而设计出来的非常规形态,在今天看来却成了具有历史感与美感的独特建筑物。就是这样一个很多建筑师都梦寐以求的旧建筑改造项目,最终被丹麦当地的一家名为Entasis的设计事务所拿下。嘉士伯在所提供的资料中也毫不避讳的用了“小型事务所”来形容Entasis。但就是这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本土事务所,却在设计竞标过程中击败了220家事务所赢得了这个项目。

  “竞标过程选用匿名评选制,所以我们在评选的时候并不知道每个建筑师事务所的名字,也不知道它们 是否有名气。经过客观评审,我们觉得这是最优化的。评选过后,我们才知道这是一家丹麦本地的,可能它在当时并不是很大的建筑师事务所。”嘉士伯区项目发展经理Jacob Andersen告诉我们选择本土事务所也绝非刻意,“当时的发标是面向全球范围的,最后的竞标结果,有超过73%的标书方案来自于丹麦之外,来自本土的只占少数。”

  排除了规模和国际影响力这些因素,能够打动嘉士伯的便只有实实在在的设计方案了。“这个竞标活动是透明公开且相互平衡的一个 过程。中标的方案提供了众多公共区域,可以让市民在嘉士伯区中写作、画画,和进行户外活动。这一点是很打动我们的。”Andersen说,“嘉士伯区中的广场设计成方便游人自由进出的、阳光充沛的空间。为达到这个目的,我们与一名擅长于把人和建筑物相融合的丹麦著名的建筑师共同合作,力图让这个区域的一切以人为本,而非以建筑为本。”

  小心翼翼的民主提案

  Entasis环保而且优化的设计方案虽然令人振奋,但嘉士伯区的进展确实有些缓慢。一方面由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致使嘉士伯区的建设面临着融资问题;另一方面,嘉士伯区所处地带对于哥本哈根,甚至对全国而言,都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方,也受到丹麦人的广泛重视。

  与其他国家相比,丹麦人尤其是哥本哈根人更为注重生态和居住环境的问题。反映出来的便是,即便是普通的哥本哈根市民对城市规划的建议也更具专业性和针对性。 Andersen告诉我们,哥本哈根人关注着重建,活化这一区域的可行性,很多人也对完成后的嘉士伯区表达出种种期待和想象,这在当时几乎全部的丹麦报纸中都能看到。

  “几乎每天都有人对方案提出意见。” Andersen说,“对此,我们也小心翼翼、郑重其事地向公众公布嘉士伯区的构思和建设进展。”

嘉士伯区嘉士伯区

  难能可贵的是,在公布方案之前,嘉士伯收集了一份很长的名单,“这些人都是想住在嘉士伯区的。我们最先已向他们了解过对这一区域的切身感受了。”不管名单上的人多年后是否真的会入住嘉士伯区,但从一开始,嘉士伯区的规划就体现了大众的情感与意见。“我们要做的,是保护这些难得的集体情感。”

  在这样的“群众监督”下,嘉士伯区将会建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区域。“我们在这个区域建造设计精良的建筑,并采用最好的技术以节省能源。同时,该区域亦采用丹麦常用的街区供热系统,减轻地区能源消耗。街区供热,不仅能提供暖气,也能为这一区域的热水供应提供热源。这样就令嘉士伯区尽可能少地向外界排放温室气体。”

  嘉士伯虽然一直参与各种城市文化项目,但毕竟首先还是一家啤酒公司,说到城市规划难免要被人质疑专业性问题。对此,嘉士伯的人告诉我们,他们在城区规划方面其实已经有超过20年的经验了。

  “我所在的部门其实也负责乐堡(Tuborg)区项目,这是一个在20多年前已被重建活化的区域。” Andersen介绍到,“在过去100年当中,有很多老酒厂因为各种原因,工业上的原因、产量上的原因,效益不够高或不能赚钱了,我们就把厂整个移到新的地方,工业区或者是更加优惠的地方。我们将乐堡兼并后,将它和嘉士伯放在一起,移去新的地方生产。但是乐堡之前的所在地是非常好的地段,在哥本哈根的北部,占地面积很大。我们将旧厂进行开发,那个地方开发到现在已经20年了,现在是非常现代化的一个高尚住宅区,还有商业等等。”

  “嘉士伯的CEO也在乐堡区购置了房产并住在那里”, 安铭芮马上补充道。

  为了证实乐堡区真的如嘉士伯人所说的这么成功,我们在采访之后立刻自行前往该区实地参观。

  在去程的出租车上,司机告诉我们,尽管乐堡区的房价非常昂贵,但销售情况却相当不错。“很多有钱人都喜欢住在那儿。”司机看到我们是亚洲面孔,也颇为疑惑的说:“不过你们去那里做什么?那边并不是观光区域,除了住在那里的人,当地人都很少去到乐堡区。”

集体情感之城集体情感之城

  在乐堡区转了一圈之后,我们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对于观光者和普通市民来说,乐堡区的吸引力确实比嘉士伯区弱不少。但作为高端住宅区,建筑的设计和质量、商住区域的规划都做得很到位。对于两区的不同之处,嘉士伯的人也坦言道:“这两个项目是独立的,完全来源于不同的理念。乐堡可能更加高端和商业化,而嘉士伯区则是以人为本的社区。乐堡项目可以说是加速、促成了嘉士伯区的开发和建设。没有这个项目的经验和启发,我们永远不会有嘉士伯区的这个项目。”

  这个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啤酒公司,嘉士伯正在创造着这个北欧城市的新历史。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