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撒丁岛的白帆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08日 10:54 第一财经日报

  核心提示:与世隔绝、环境清幽的帆船度假胜地撒丁岛,一直深受王室与名流青睐。

  从罗马去撒丁岛的飞机上,看到撒丁岛湛蓝的海湾上白帆点点,与机翼下翩翩白云相映成趣。于是,我幻想着能否从这八千米高空披云挂帆直下沧海。要是能的话,那该是一幅多么动人的画面!

  事实上,在我到达沛纳海2011古典帆船挑战赛第四站基地罗汤多港(Porto Rotondo)的翌日,我就见到了“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真实场面。

  撒丁岛是地中海中仅次于西西里岛的第二大岛,就像镶嵌在亚平宁靴子上一块质朴而清澈的美玉。撒丁岛拥有1800公里的海岸线,而斯梅拉尔达海岸(Costa Smeralda)是撒丁岛连绵最长的海岸,其中又数罗汤多港尤为雄伟。视线尽头,一座长方形的岛礁犹如一艘巍然高耸的航母突兀在眼前,隔绝了天地,翩翩船帆在这块岛礁的背景下就像舞台上出神入化的芭蕾天鹅。

  罗汤多港是撒丁尼亚著名的游艇和帆船港湾,这一带的海湾停泊着无数世界亿万富翁的私人游艇和帆船。沛纳海2011古典帆船挑战赛就在此地举行。

  气势磅礴的奢华运动

  有人说,以帆船运动的方式征服大海,是最为荣耀辉煌的一种方式。在波涛汹涌中扬帆远航、迎风斗浪,也恰是帆船运动的精神所在。

  古典帆船运动,是依靠自然风力作用于船帆上,并由人通过调节船帆的升降、角度等驾驶船只前进的一项集竞技、娱乐、观赏、探险于一体的运动。最早作为娱乐活动的帆船起源于16至17世纪的荷兰。当时荷兰有一种被称为“Jaght”(荷兰语,意为狩猎船)的船,通常被用作征税和传令的交通船。1662年,英王举办了一次英国与荷兰之间的帆船比赛,比赛路线是从格林威治到格来乌散德再到格林威治,英国派三前帆艇“金吉尔”号参赛,荷兰派后主桅艇“什护拉”号参赛。

  可见,古典帆船运动最初就是一项贵族运动,挪威国王奥拉夫五世、希腊前国王康斯坦丁都曾获得过奥运会帆船比赛的冠军,更别说西班牙几乎倾巢出动参加帆船比赛的王室了。若干年后的今天,古典帆船运动依然贵气不减,尤其是今天的西方、欧洲、美洲及大洋洲,这项运动越来越被权贵化了。

  看看谁在玩帆船,看看他们在帆船上砸了多少钱,看看有哪些大牌在赞助帆船赛,我们就可以大概地知道这项运动的血液里还流淌着几分贵族血统。拉里·埃里森、艾伦·保罗、 默多克、伯德瑞利……宝马、普拉达、路易·威登、沃尔沃、劳力士、沛纳海等等……其实,这里是商人的另一个战场,他们有足够的资本,有更多的争斗天性,也有这个必要将自己企业的硕大Logo印在船帆上甚至奖杯上。

  现代古典帆船运动的兴起可回溯到上世纪70年代,当时采用古典材料,依照传统标准制造的古典帆船日渐吸引了帆船迷的兴趣,引发了对古典帆船运动的狂热风潮,众多船主开始热衷于搜寻、收购和修复各种古老帆船,一些经长期修复后的古典帆船,因在比赛中赢得佳绩,再度进入观众视野。古典帆船赛事亦随着游艇业、帆船业的发展不断成长和日益蓬勃。时至今日,古典帆船赛事已经成为一种盛大的集会,也是帆船运动中一个举足轻重的类别。

  英雄与大海的较量总是充满传奇色彩,沛纳海古典帆船挑战赛就是一种带有传奇经历的比赛。

  沛纳海古典帆船挑战赛是一个蜚声国际、专为古典和经典帆船而设的巡回赛事,自2005年起至今已举办五届,由地中海国际委员会(CIM)鼎力支持,并由意大利古典帆船协会(AIVE)和法国古典帆船协会(AFYT)联合主办。今年的赛事从4月至9月举行,包括地中海区的三场赛事和四场海外赛事,有350艘古典帆船参加比赛,船队成员超过1500人,分别参与15项不同赛事。

  在穿越了绵延历史的记忆中,古典帆船承载了时空变迁的魅力和精髓。船只没有了碳纤维材料和一大批高科技设备,所有的组件都是被当年手工艺者高超技艺组合在一起的木头与布帆,一切归于古朴,帆船运动的魅力也来自于此。

  当我们亲临海面,在南意大利的热烈阳光直射下,看着船员为它付出勇气,他们的身影唤起我们对古代水手、海上英雄当年开拓和探险的英雄主义精神的回忆和崇敬。当他们在茫茫海上升起风帆,在波涛汹涌中转舵,与大自然搏斗,就犹如海明威小说中所写:“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我的航行究竟结果如何,但作为一个不被击败的人,你看那太阳总是要落下去的,但是明天——太阳照常升起!”这种探险精神和自我挑战的英雄主义气概,在今天显得更加意义深远。

  领略温婉与激情

  即将离开罗汤多港之前,我们一直想更多地领略一翻撒丁尼亚温婉的激情,为我们开车的司机很热心,利用我们休息的空隙开车陪着我们沿斯梅拉尔达海岸(Costa Smeralda)兜风。“Smeralda”在意大利语中是绿宝石的意思,所以斯梅拉尔达海岸又称绿宝石海岸。

  位于意大利西部的撒丁岛,拥有独特的意大利文化,同时也是欧洲最具古老文明的地区之一。公元前227年,撒丁岛成为古罗马帝国的一个省,两百多年后,这里被汪达尔人占领。到了14世纪,撒丁岛又成为爱比利亚(今西班牙)的一部分,在被其统治的四百年间,撒丁岛吸取了大量的西班牙文化,这也是为什么撒丁岛是西班牙国王非常喜爱的帆船度假地了。至此,我们也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帆船、游艇俱乐部、协会以及他们发起的比赛都设在撒丁岛海湾了。

  在东方人看来,撒丁岛的知名度远没有西西里岛或意大利其他景点名声响亮,然而在欧美地区,它却是皇室政要和明星趋之若鹜的度假及蜜月胜地。撒丁岛的黄金旅游季节一般在夏季的7、8月份,此前和此后,海水都因稍嫌寒冷而影响嬉戏和冲浪的乐趣。

  这里的纯净之美,如果没有亲眼目睹是无法想象的。撒丁岛1800公里的海岸线是她最具魅力的财富和动人之处,山坡与灌木、砾岩与礁石、阳光与沙滩、海水与浪涛,海岸线上所有的风景都围绕着大海上或近或远、满帆或落桅、船队或孤影、急驰或优哉的船帆展开。而日出和日落、云卷和云舒、暴风或阴雨则是这个巨大舞台最扣人心弦的背景。

  在距奥尔比亚海湾不远的地方,我们看到了从意大利大陆过来的渡船到港,正是午后太阳偏西的时候,在阳光的折射下海面上 波光粼粼,那个小海湾里的沙滩也若隐若现,长长的沙滩一半在阴影中一半在阳光下,海的远处还有三两艘似乎已经定格的帆船。一幅色彩强烈结构绝佳的风景油画陡然呈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沿着撒丁岛东北部的海岸跑了大约50多公里,斯梅拉尔达海岸据说是地中海最为原生态的一段海岸线,也是最为幽静的一段海岸线。每年夏天,许多电影明星、名模、花花公子、王公贵族、阿拉伯的酋长和俄罗斯的垄断寡头都把游艇开到这里。聚集到这里的狗仔队拍到了皮尔斯· 布鲁斯南、朱莉娅·罗伯茨和多纳泰拉·范思哲。

  司机告诉我们,没有富裕的卡里姆阿迦汗四世(Prince Karim Aga Khan IV),就没有斯梅拉尔达海岸。1958年,他的游艇为了躲避风暴来到这里的一处小海湾,因而偶然发现了这个空旷海岸的魅力。他用4年的时间组建了一个财团,买下沿海岸近50平方公里的土地,建立起一个拥有别墅、游艇码头以及奢华酒店的度假胜地。这听起来像是对原始海岸线进行破坏的一种行动,不过,在过去这种事情很常见。

  斯梅拉尔达海岸曾经是可持续旅游开发的典范。从只使用传统建筑材料的建筑设计到埋在地下的电缆,所有方面都受到严格的控制。其实,这并非全部是出于充满远见的生态意识,它也是出于投资人自身利益的需要。财团中那些有钱的合伙人也想来这里度假,他们希望这里跟当初发现时一样漂亮:由粉红和灰色的花岗岩、刺梨和杜松、带有湾头滩的隐秘小海湾所构成的荒野海岸。他们要的是一处景色壮观的世外桃源。

  随着起伏的公路蜿蜒前行,我们绕过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海湾,一边是大海,一边是群山,海边吹来的风被群山挡了回来,带着撒丁岛特有的甜涩而清香的味道扑打着我们。我们似乎在呼吸着整个撒丁岛。

  撒丁岛的风很特别,尤其对帆船和航海者来说。在整个炎热的夏季,这里都刮着凉爽的风,冬天则是更为凛冽的大风,而且风势一年到头都反复无常、琢磨不定。你如果能从空中俯视科西嘉岛和撒丁岛之间的博尼法乔海峡(Bocche di Bonifacio),海峡最窄的地方不足11公里宽,其中点缀着一些小岛和礁石,其实这里是一个特别的风道,从这里航行通过的帆船,必须是经验最丰富的水手才能躲避风的威胁,而水手又偏偏是善于挑战这种威胁的。于是,每年7、8、9几个月里,这里都会举办各种参赛人数众多的帆船比赛。司机告诉我们:“当西风从你背后吹过来,或者西南风从右舷船尾方向吹过来,这些都是航海者的职业生涯中最令人兴奋的航行经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