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波罗的海魔幻国度(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10日 09:56 新京报
穿越波罗的海魔幻国度(组图)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
穿越波罗的海魔幻国度(组图)
当我进到桑拿间时,老约安递上一束带干枯树叶的桦树枝用来抽打身体。
穿越波罗的海魔幻国度(组图)
立陶宛小镇的波罗的海海港。
穿越波罗的海魔幻国度(组图)
塔林街头的餐厅服务员。
拉脱维亚路边废弃的轿车。拉脱维亚路边废弃的轿车。

  穿越波罗的海

  魔幻国度

  波罗的海这三个狭小到一天可以驱车走过的国家,语言却分属不同,且拥有截然不同的民族性格:爱沙尼亚受芬兰与德国文化影响深厚,质朴而严谨;立陶宛在历史上长期与波兰为伍,无论是食物还是做派,都更像波兰;而拉脱维亚更有前苏联的“痕迹”。开一辆车,在短短几天横穿纵贯地游走其中,想想都魔幻而让人兴奋。

  拉脱维亚

  租到没有GPS的车

  抵达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后,我们并没有着急地在机场提车,而是去古城闲逛——里加古城里那些狭窄的石板路实在不适合驾车。中央市场中琳琅满目的海鲜以及它的美女老板娘主人、美味的俄式肉饼;具有历史特色的斯大林式大楼;从高级酒店的顶层餐厅俯瞰东正教堂……除了这些,我还发现一个让人感到欣慰的地方,作为首都,这里几乎不堵车。

  几家国际连锁的大型租车公司门市都位于交通便利的地方。尽管柴油版帕萨特2.0旅行车劲头十足,但没有GPS这个事实还是让我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要知道,在订车时,网络那头可是信誓旦旦地告诉我:“放心吧,我们作为高端租车公司,每台车都配有GPS……”

  我们赶忙随机应变进入古城,忐忑地将车停在步行街尽头的禁停区,朋友飞奔着找书店,我则熄火打开机器盖子,面对出现在我跟前的巡逻警察装出一脸无奈的样子,直到朋友买了地图册出现。

  爱沙尼亚

  森林桑拿,洗洗吧?

  到访Rouge村绝对是最具爱沙尼亚风情的体验。Suurj·rve客栈的店主老约安是我在塔林新结识的当地朋友的父亲,推荐来这里也是她的主意。她不仅为我们指路,还打电话,通知开客栈的父亲开门迎客招待我们。

  一声简短的问候后,他第二句话便是:“洗洗吧?”见我一脸疑惑,老先生直接拉我到后院,一个小木屋前,童话般的小房子门口整齐堆着红松木,原来这里是桑拿房!在森林资源丰富的爱沙尼亚国度,桑拿的流行程度甚至超过芬兰。

  当我裹着浴巾进到桑拿间时,老约安递上一个铜温度计和一束带干枯树叶的桦树枝,然后甩手一瓢冷水浇到热石上。“哗”一声,一股水汽氤氲开来,眼前顿时模糊,随着气温上升,我开始抽打全身。当温度计指针直指100时,我破门而出,一个猛子跳到冰凉的湖水中……据说,这是地道的爱沙尼亚式桑拿,真正的冰火两重天。

  立陶宛

  海滩上藏着琥珀

  在一路向南前往立陶宛途中,窗外风中有种温热的湿润,这或许是因为波罗的海就在不远处。

  和两个邻国不同,立陶宛是传统农业国,到处可见肥沃平坦的黑色农田。

  我们前往库尔斯沙嘴国家公园,是一个半岛,一半属于立陶宛,另一半归俄罗斯。排队开车上船,熄火过河,再下来的时候,便是另一番景象。在这个70%是森林,人类居住面积仅占1.5%的地方,开行在仅有的羊肠小道上几乎看不到人烟,一边是内海,一边是原始森林。驾车碾过铺满斑驳树影的小路,偶尔甚至还能看到野鹿和野猪在林间出没。

  一路开行50公里,才到达稍微热闹些的小镇Nida。绕过海港的52米高大沙丘是整个半岛的精华所在。冷峻汹涌的波罗的海首次不被遮挡地出现在眼前。

  海滩上的人们并不是来晒太阳的,只有偶尔的人在默默散步,看起来像在低头寻找什么——哦,原来是琥珀。在洁白的贝壳和混浊的海沙之间偶尔会夹杂着小粒的琥珀。虽然颗粒小、纯度差,但偶尔看到也足以让人兴奋。波罗的海的海床下埋藏着大片远古森林的化石,而琥珀就是树脂的化石,它的重量比水轻,通常在一阵大风之后就会浮出水面,最后被海浪送到岸边。

  我也学着别人的样子努力寻找,但最终一无所获,只找到了一个不知什么时候被海水带来的漂流瓶,瓶里的字条上,用不知什么语言,写着无法看懂的文字。

  ■ 信息

  交通:从北京前往波罗的海三国,最快捷的方式是搭乘芬兰航空北京至赫尔辛基的航班,抵达后乘轮渡前往爱沙尼亚的塔林。你也可以乘坐土耳其航空航班抵达伊斯坦布尔,然后转机前往拉脱维亚的塔林;

  住宿:这三个国家都有大量物美价廉的B&B酒店和经济型旅馆,价格从30欧元到100欧元不等,你可以通过booking.com提前预订;

  饮食:由于地处寒冷地带,波罗的海三国以高热量的肉类为主要食物,主食则与欧洲其他地方一样,以小麦谷物为原料;

  驾车:持有中国驾照,在当地公证处做一份英文公证,随身携带驾照及原件,在租车时出示,便可以顺利租车。波罗的海三国都为左驾右行,全境不收取任何过桥过路费。

  货币与物价: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各自使用自己国家的货币,而爱沙尼亚已经加入欧元区,法定货币为欧元;无论使用什么货币,总体来说,除了油价略高以外,其他日常开支的吃住行费用都低于北京。

  ■ 在路上

  第一次吃罚单

  100欧元让我再不敢造次

  我们走在前往塔林的公路上,由于地广人稀,这里并没有想象中全封闭的高速公路,而是双向单车道公路,用“乡村公路”来形容再合适不过。笔直的公路延伸向远方,路上不见几辆车,偶尔需要超车的时候,需要猛轰油门借道逆行线。两边是大片的针叶落叶林,几乎看不到人,偶尔会经过一片小村庄……

  或许是景色太优美,我们有些忘乎所以,刚刚进入爱沙尼亚,便在一个交叉路口处遭遇“伏击”,被埋伏在岔路里交警的手持测速器逮个正着——限速90的路段,我开到了时速136。停车熄火、出示护照、驾驶证、翻译件,接受处罚,为图一时之快,我获得了一张一百欧元的罚单。

  吃了异国罚单后,我们时刻注意着路边的限速标志以及仪表盘上的时速表,再不敢造次,中规中矩地在夜晚降临时,来到爱沙尼亚首都塔林。

  第二次吃罚单

  我“请”了警察吃晚餐

  与爱沙尼亚相比,接下来驱车飞驰的拉脱维亚的景色乏善可陈,如果说有一抹亮点,那或许就是路边荒废的大工厂中那些冷峻到非常有艺术范儿的工业残骸,包括破旧的机器、报废的拉达轿车。

  两个人影和警灯闪烁的警车出现在接下来长长下坡路尽头。“幸好没有超速,否则又要被抓个正着。”我正庆幸,其中一个胖子挥手示意,让我们停车,并收走驾照,做了个点钱的手势,口中说着会得不多的几个英语单词之一:MONEY——虽然我们并没有超速。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以20欧元成交,换回了驾照,我们继续上路。

  抵达荒弃小城采西斯(当年因召开过波罗的海之路的会议而闻名世界),在唯一一家开业的餐厅享用大餐和啤酒时,再次与这二位相遇。当时他们也正在吃晚餐,并看到了我们。我走上前去,与他们碰了下手中的酒杯。我并不认为,这算作与他们举杯一笑泯恩仇——通过我的观察,他们的这餐正好要花费20欧。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